云儿变了风格(外十一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云儿变了风格(外十一篇)

已有 3035 次阅读2020-8-25 09:17


《雨后花》
 
院子里最后一茬
月季花
细雨拂鬓
轻轻打

还有叫不上名的
象喇叭
倒悬欲滴
水年华
 
花与雨  云天挂
都是知己吧
我要一个一个
讨好它

一起坐犹湿的桌椅
一起贴斑驳的墙画
一起成为风景
咦  雨还在下




《山线》
 
这么清晰的山线
象有妙笔
寥寥几下
勾出盈舞翩跹

这么清晰的山线
是否也就看到
山中神仙
探足轻点
 
这么清晰的山线
也送来了
季节的消息
秋水若剪

这么清晰的山线
让心也清明
站一小会啊
待清风拂面




《陪着我》
 
坐在路边花基等车
夕阳在陪着
我们悄悄的
什么也不说

躺在车座上听老歌
夕阳在陪着
卢冠廷细声低诉
音符是淹没我的河
 
恍惚中仿佛睡着了
夕阳在陪着
光影也是河
汹涌所有喜怒哀乐

恍惚中就是睡着了
夕阳在陪着
车窗外灼烧
还是什么也不说




《打量》
 
乍一看昨天发的斜阳
乱线把画面切割得慌张
细细展望
却是别有味道的景象

问一声塔顶的尖梁
你可读懂了天地苍茫
驻足看会
云端似有答案与琼浆
 
笑一笑探身而出的花苞
你可感受早秋的微凉
你说不在乎
执意要在沁凉之中盛放

抱一抱藤椅之中的小熊
你如何保持憨憨的模样
你说很简单
就是一直用心  把世间打量





《和阳光有关的事》
 
透过树影
灌满金池
草地上流转
和阳光有关的事

远天渐红
点燃疏枝
和阳光有关的事
有唱给自己的诗
 
楼群静默
洇透画纸
和阳光有关的事
码自己才懂的字

暮纱渐笼
尖塔矜持
弯月也是和阳光有关的事
继续温暖着窗子




《坡公待友》

周末读诗词,还是读坡公吧。有人说我是坡公的铁粉,嗯嗯,就是的,苏铁粉,苏铁丝,挺好!

今天读他的《赠刘景文》: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这是1090年(元祐五年),坡公正在杭州任知州,知州这个官在宋朝还比较复杂,有点象军分区政委,又有点象朝廷派驻地方的监察官。

刘季孙(字景文)时任两浙兵马都监,驻杭州,兵马都监是地方军事官,两人交往甚深。

又是简单到一读就懂的诗句,寥寥几个字,荷尽菊残,风骨更显,花的特征和神采,跃然纸上。

而后说,一年中最好的光景,你一定要记住啊,那就是橙子金黄、橘子青绿的秋末冬初的时节。

为什么最好呢?因为此时虽然萧瑟冷落,但也硕果累累。坡公这样写,是用来比喻人到壮年,虽已青春流逝,但也是人生成熟、大有作为的黄金阶段。

这些字句,自然而然地把对刘氏的称颂,不着痕迹地糅合在对秋末初冬景物的描写中。是飘扬这个老友,有这和最美好时节一样的品格和节操。

了无一字论品行,肃然起敬入人心。          

事实上除了这篇,两人互动的诗文很多,在一篇《喜刘景文至》中,坡公直接写道:天明小儿更传呼,髯刘已到城南隅。直呼刘季孙为“髯刘”,相当于叫他“刘大胡子”,足见两人的亲密无间。

更难得的是坡公不仅写赞美诗,还切实把刘景文当国士,向朝廷写过《乞擢用刘季孙状》,予以举荐。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我亦是行人》

继续读坡公,不敢说通读,起码可以多读。读一次,添一次粉。

这是公元1091年(元祐六年),钱勰(字穆父)辗转为官,途经杭州,54岁的苏轼为57岁的钱穆父送别,写下了这首词。

当时他们仕途都不顺,算难兄难弟。坡公自己也很快就将离开杭州继续奔波,写这首词是安慰好友,也是劝慰自己,《临江仙·送钱穆父》: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京城一别,咱哥俩已是三年未见。此处略需解释,古代钻木取火,四季换用不同木材,称为“改火”,这里是用来指年度的更替。

哥你总是远涉天涯,辗转在人世间。咱分别虽久,可情谊弥坚,相见欢笑,犹如春日之和煦。更为可喜的我们都能以道自守,保持耿介风节。这里化用白居易《赠元稹》诗句,即“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

心中惆怅,哥你连夜就要扬帆出发。送行之时云色微茫,月光淡淡。嗨,咱们不要端着酒杯愁眉不展了,人生就是座旅店,你我都只是匆匆过客。来来来,再满上!

钱勰也是个妙人,是吴越武肃王六世孙。他任如皋县令时,恰逢当地爆发蝗虫引起旱灾,而泰兴县令却欺骗郡长官说当地没有蝗虫。不久,蝗虫成灾,郡长官责问,泰兴县官说县里本来没有蝗虫,大概是从如皋飞来的。还下公文给如皋要求捕捉蝗虫,不能让它危害邻近地区。钱勰拿到公文,在对方公文的末了写了首诗回复:蝗虫本是天灾,即非县令不才。既自敝邑飞去,却请贵县押来。

这俩三观相同,经历相似,想来当夜,是喝得酣畅淋漓的。

还值得推敲的是末句的“逆旅”,很多人认为是指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处处都是逆境。我觉得这样理解,还是太小看坡公了,“逆旅”在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指的就是旅舍。

当年曹操的《冬十月》就有:钱镈停置,农收积场,逆旅整设,以通贾商。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中也曾写道“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苏轼在这里化用此句后,再加上了“我亦是行人”,更接地气,也更深入人心。

是吧,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间的过客,又何必计较眼前聚散,江南江北?若能得失两忘、万物齐一,自然就是每时每刻,都能翱翔于天地了。


《没有它快》
 
想定格夜雨欲来
青色如浪涌动的天
没有它快
天空转眼变了脸

想捧住如期而至
倾盆如注下的容颜
没有它快
碎瓣凋零伴雨点
 
想静守跌宕起伏
空阶滴答后的云烟
没有它快
夜风低述着痴绵

没有它快
太多指缝漏过的瞬间
没有它快
管什么夜未央  灯未眠


《记录一次散场》
 
记录一次散场
天幕升起营帐
各色景象
各色的妆

山线没有离伤
呼应秋云跌宕
各展神采
各炫各强
 
广告塔也没有离伤
其实我比它先来这个地方
它不在意谁的离去
它的脚下还将熙攘

是否我也不该再费思量
并不是就此流浪
生命总在迁徙
所幸总有心乡





《秋影弄云》
 
飞鸽弄云
逐晨光泛青
羽翼裁出
广阔风景

柳枝弄云
用墨笔千钧
偏转写意
长练一盈
 
檐顶弄云
借秦汉的韵
脊梁要挺
无论古今

秋影弄云
托鹊桥的名
真心最暖
最贵真情






《秋了》
 
老师深夜留言
秋了?
我知道南国
还掀扑面热浪

微笑着回答
秋了
夜晚空气
已有沁肤水凉
 
南北都有
秋云扬
南北都弥漫
岁月的芬芳

此刻晨光已降
南方夜虫也已收嗓
一别经年
可还记得我的模样




《云儿变了风格》
 
云儿变了风格
轻轻地描
淡淡地绘
长长地扯

碧树在想计策
想秃了枝
想得时而蹙眉
时而偷偷地乐
 
高楼在羡慕飞车
我站久了
站累了
甚至羡慕路上的辙

我没有改变风格
我没有羡慕车辙
我只是忍不住写
不知道因为什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