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约好的(外十一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一定是约好的(外十一篇)

已有 1552 次阅读2020-6-30 16:02


《夏夜的风》
 
夏夜的风
是冰凉小手
在汗流的额头
抓一把就走

夏夜的风
是小偷
偷偷藏起了
枝叶织的愁
 
夏风在巡楼
执意掀重帘
掀帘后
闪躲的眼眸

夏风在等候
等三更雨
等庭前
点滴更漏



《还是写风》

 
还是写风
炎炎夏日下
一剪柳枝的
生动

还是写风
一地翻卷中
碎叶倾城的
从容
 
风吹开水乡的
乌篷
荷叶田田
把心愿与温润深种

风把街道吹得
很空
盈盈欲语
盈满对生命的热爱与尊重




《断想》
 
门前无江
当然也就泊不了
东吴的
万里船

西岭无雪
当然也就融不去
晨窗的
昏灯暖
 
一只麻雀
嗯  不是黄鹂
也不是白鹭
打着转

嗯  不见子美
已过千年
我在诗中
心境宽


《问》
 
秋风画扇的那天
纳兰有点倦
揉揉眼
小火车在转圈

钱塘涌潮的时间
智深坐不远
今日方知我是我
沧海又桑田
 
大佬东还在笑
何时你才能真分辨
是粗是细
究竟更爱哪一面

其实今天还该问屈原
古今多少英雄漫书卷
做自己
一蓑烟雨归少年


《风入楼》
 
大雨欲来
风入楼
半闭云帘
语还休

满地狼藉
舞乱绸
孩童惊恐
身发抖
 
一泓吹皱
心沙丘
半百自嘲
无路走

待学屈原
家国厚
还向刀丛
觅削愁


《雨后清晨》
 
清晨空气有点凉
丝般晓风
绕厅堂
依稀水乡

剔透水滴叶底藏
隐约高楼
通天上
一片空茫
 
七月流火
八月飞觞
九月授衣
六月仍未央

雨后清晨
草根香
流离日月
当平常


《又见月一弯》
 
又见月一弯
小窗不关
厨房饭香
催人还

又见月一弯
墨枝来探
暮色轻泛
红霞残
 
又见月一弯
路灯相看
情深不语
守身畔

又见月一弯
弯亦圆满
岁月静好
天地宽




《清晨葵花与密州出猎》

 想起很多年前,和老师聊过关于温情文字的话题。

我在她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很多闪光的话语和美丽的片段,可惜她都没有展开,实在是可惜了她深厚的美学和哲学底蕴。

我恳请老师多给一些时间去浇灌,老师说,人生好多难过的时候,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心一点点刚硬起来,不敢再善感多情了。          

这样回复老师:人生是有很多难过的时候,同样的原因,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回应,写对我来说,也是在跟自己对话,告诉自己,不管多艰难多难过,人生并没有真的那么坏,因为还有文字,音乐和爱。          

还聊到善。善而自保,要么足够强大,要么就得有足够的忍耐力。

自己显然还没有获得这样的“足够”,所以还需要文字,需要音乐,去唤醒内心的爱,去将尘世间的种种厌倦,努力抚平。

而二十多年前的师大校园,嗯,那是人生第一个,真正美好的时段。二十岁的刘勇和同学,蹦跳着去政法系古老的办公楼找老师,他们迎着阳光,踏过斑驳的树影。

那时的他们,就象清晨的葵花,喜悦,干净。

去联想密州出猎,有点无厘头,但也不是莫名,相关的是年龄。我觉得人,特别是男人,四十岁是人生第二个真正美好的时段。有了足够的人生阅历,又还未失豪情。若注意锻炼,身体也应该还过得去。密州出猎,就是四十岁的“老夫”,密州知州苏轼,最豪迈的作品。

这首词写于宋神宗熙宁八年,其时密州大旱,东坡前往常山祈雨,归途中和同事会猎,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词作: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开篇即不凡,一个“狂”字贯穿始终,接着四句,写出猎的雄壮场景:左手牵着猎狗,右臂架着猎鹰,随从武士全都锦帽貂裘,英气逼人。

接着感叹,为了报答全城民众们的盛情,俺老夫会像当年的孙权射虎一样,大显身手。

“老夫”,时年其实刚四十,虽历尽颠沛苦辛,壮志从来未停。
 
“酒酣胸胆尚开张”,是豪气借酒更浓,可谓达到了极点。虽道“鬓微霜”,更是突出“又何妨”,仍希望能够像汉朝的魏尚一样,有“冯唐”来对自己委以重任。到那时,自己定能“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这首词,东坡自己也十分自豪,他曾自评:“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

是哩,隔着千年,我也唯愿抵掌顿足而歌之!而葵花已老,甚至四十也早已成过去。走个后门呗,带着老师及东坡的熏陶教诲,愿一直,五十、六十、七十,都淳朴而有力量,历尽沧桑而依然,喜悦干净。



《挽留落日》
 
西窗用什么
挽留落日
厨房烹菜香
还是万家温情事

楼台用什么
挽留落日
微雨就酝酿
还是落花般矜持
 
眼眸用什么
挽留落日
秋水淌期许
还是眼神燃树枝

心房用什么
挽留落日
怦然归静默
流年昏晓的日子




《烟火模样》

阳光瀑布般洒下,小鸟在树丛,在耳畔叽叽喳喳。
 
感谢一个海南的兄弟,他说喜欢昨天那首诗,读进了心里。
 
真正进到他心里的,是落日吧。
 
我也一遍遍,脑海回放曾经在海南,目睹海上落日的过程。
 
椰树笔挺,剑指苍穹,削出华丽的轮廓。日影由炽转淡,又自日心,腾起暗红的焰。

背林,面海。

那焰自日心蔓延,迅速灼红远天,灼醒平静的海。疼了?怒了?海面波光陆离,象悲喜不定的脸。点点银光渐暗、渐敛,终于聚成一条狭长红黑的缰绳。

一端是落日,另一端,是征程。

往前一步是黄昏;
退后一步是人生。

是啊,近了,那素白的帆,自远礁,自光影,驶向落日,驶向黄昏。是啊,恍惚了,这椰林的暮色,这一刹的张望和驻足,终于和日落,和海,迷离交融。
 
毕竟是时间远了。文字是过去的,脑海里的影像,远没有这么丰富清晰。回到昨天的小诗吧。

其实还致敬了两个诗人。

一个是陆游,开头和结尾,化用了他的自题联:万卷古今消永昼,一窗昏晓送流年,
 
另一个是晏几道,借了他《醉后楼台深锁》的意境: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还有饭菜香,前天那首也写到厨房,珂兄说:相守斜阳下,烹香破月窗。我说:烹香追月,好句!

真是好句,香气竟能破窗而出,是多好,多浓烈的,人间烟火模样。
 
 
《梦话》
 
院子里的月季
开出了第二茬
好象小了
开得有点羞答答

石狮子还是伴着花
它们很耐心
从朝露到晚霞
从秋冬到春夏
 
花喜鹊不见啦
听不到叫喳喳
再找不见
它神气的长尾巴

还在奔涌的
是流水和年华
还在叶底晶莹的
我的小诗和梦话




《一定是约好的》
 
一定是约好的
“刷”一下
所有路灯
一起把眼睛睁大

一定是约好的
夜色是一整块纱
轻轻
就拥住了灯花
 
一定是约好的
清风拂动跳舞的叶
柔柔
就落下了枝桠

一定是约好的
所有心门都开了闸
万家灯火
温暖逝水年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