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外八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骄阳(外八篇)

已有 4622 次阅读2020-6-22 15:16


《骄阳》
 
大太阳把大地灼烤
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是如子弹般
掠过的飞鸟

那辆车在探头探脑
年轻保安过来敬礼
先生 请让出门口车道
司机不理 还把车窗往上摇
 
又过来一个年长的保安
 一指不远处的树荫角
先生您瞧
停那块阴凉地儿多好

司机驱车离开
还不忘摇下车窗笑了笑
嗯   语言的力量
就是这么妙



《一抹红霞》
 
一抹红霞
隐没黛青纱
风语缱绻
执着向天涯

一抹红霞
缭绕入枝桠
声息渐悄
化作解语花
 
一抹红霞
缄默接云塔
口罩憋闷
人不给堆扎

一抹红霞
牵引你我他
真善与美
同舟共年华




《夏日心图》

可以也应当,多去古诗词里徜徉,感受祖先的智慧和力量。

今天读晚唐高骈的《山亭夏日》: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既是“阴浓”,不独状树之繁茂,且又暗示烈日炎炎,日烈,“树阴”才能“浓”。

楼台倒影到池塘,“入”字用得极好:晴空骄阳,水之清澈,跃然纸上。

微风徐来,碧波粼粼。用“水晶帘动”来比喻,美妙而逼真,整个水面犹如水晶做成的帘子,风吹波荡,楼台倒影随之晃动。

且是先看见池水波动,然后才感觉到起风。景动知风,进而心为之一漾,让千年后的我们,亦为之动容。

最后一句,更是为幽静的景致,增添了鲜艳的色彩,融合了视觉嗅觉和想象,充满了醉人的芬芳。

事实上高骈是武将,出生于禁军世家,为唐宪宗时期名将、南平郡王高崇文之孙。

咸通六年(865年),他率军破峰州蛮。次年,进兵收复交趾,出任首任静海军节度使。任内修筑大罗城,奠定了现代越南首都河内的基础。后历任天平、西川、荆南、镇海、淮南等五镇节度使,可谓战功赫赫。

做只鹰吧,俯瞰祖先雄图韬略,抑或做猛虎,俯身典籍,细嗅蔷薇。




《暮云四题》
 
云开鳞次
锦鲤跃天池
传说待书
穹庐作画纸

云腾不止
凤凰长展翅
夙愿急偿
转朝亦恨迟
 
云烧热炽
丹炉戏天师
把盏欲留
烈焰灼酒卮

云散矜持
漫天落花枝
今夜庭前
点滴谁心知




《山桃花与信天游》

李修文写他自己的经历,早春时分,躲在大山里写剧本。

那个地方年轻人大多远走高飞,为数不多的中年人里,好几个都是在外打工时患了重病才回来等死的人。

他住的那一口窑洞,满墙透风,窗户几近朽烂,到了夜晚,甚至会有实在挨不住寒冷的狐狸奔下山来,从窗户外腾空跃入,跳到他的身边。

北风大作,“倒春寒”明白无误地来临,雪粒子纷纷砸入窑洞,他避无可避,渐渐地,就生出一股巨大的悔意。是啊,为什么此时会身在此地?不写这剧本就一定会饿死吗?稍做思虑之后,他决心就此离开。

是我熟悉并喜爱的“李修文笔触”,很多年前读过他一本《滴泪痣》:一只画眉,一丛石竹,一朵烟花,它们,都 是有来生的吗?短暂光阴如白驹过隙,今天晚上,我又来到了这里,走了远路,坐了汽 车,又换了通宵火车,终于来到了这里,被 烟火照亮得如同白昼的新宿御苑。在我耳边,有烟花升上夜空后清脆的爆炸声,有孩子兴奋的跺脚声……

继续看李修文写山桃花,逃离的路上,他看到雪粒子像携带着微弱的光,照亮了身旁西坡上一片还未开放的山桃花。
 
冒着山体滑坡,他去关注一朵花的遭遇,突然看到更多的花,一朵一朵,一簇一簇,像是领受了召唤,更像是最后一次确认自己的命运,呼啦啦全都开了。

他决定回去窑洞,继续坚守。这时一阵“信天游”在天际响起,义士一般,持刀刺破了最后的夜幕。雪粒子好像也被吓住了,戛然而止,任由那歌声继续撕心裂肺地在山间与所有的房前屋后游走。那甚至不是歌声,而是每个人都必须拜服的命运——只要它来了,你就走不掉。李修文的鼻子一酸,干脆发足狂奔,跑向了命运。

唱歌的是瞎子老六,唱了十多首,自始至终,都是在绕着石磨盘打转着唱。李修文问为何一步都不离开,老六竟然一阵神伤,终了说,这些“信天游”,其实是唱给一个死去的故人。

过会老六又说,还没有满世界卖唱的时候,唯一的活路,就是终日里和故人一起,在这晒场上给人拉磨。那故人,寻常的“信天游”都不爱听,就只爱听些男女酸曲。每当自己唱起男女酸曲,那故人便像是喝多了酒一般,全身是力气。

随后,老六跟李修文告别,虽说一见如故,但恐怕再难有相见之期,只因为,打今日起,便又要去黄河两岸卖唱了。
          
李修文终究还是未能忍住好奇心,问老六:那个故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信得过,只要我还在村里,隔三岔五,也许能够买上些纸钱、香烛,去坟头稍做祭奠,这样可好?

老六稍稍有些詫异,下意识地仰面,喉结涌动了一阵,然后,笑着摇头:那个故人,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骡子。停了停,又笑着说:一头骡子,哪里有什么坟呢?可是,在这世上啊,除了它,我实在是没有别的故人了


《仰望与灌溉》
 
我在消毒水的包围圈
仰望蓝天
没有云彩
蓝天是一张安静的脸

我感受夏风的轻抚面
凝视楼间
碧树迎我
飞叶是一把驱魔的剑
 
我把倔强不屈灌入笔尖
狂写书卷
路在脚下
懦弱从来不进我的字典

我把从容淡定种进心田
花香蔓延
命在手中
心灵的力量永不会改变




《心题四笺》
 
心有明镜一面
映着汉瓦秦垣
唐宋诗酒
还有硕叶书笺

心有小溪蜿蜒
淌过蔡琴渡口
齐秦水岸
溪畔飞霞如练
 
心有乔木一片
适合攀高望远
黑土落日
更看大漠孤烟

心有芬芳花田
愿望疯狂蔓延
夏风似剪
裁出锦绣华年




《夏至的父亲节》

烈日下老树迎来了夏至,树下的孩子,突然对树皮表达了极大的兴趣。
 
他蹦着嚷着,要父亲去扯树皮。父亲拗不过孩子,小心翼翼地扯下一小块一小块的树皮,递给孩子。

孩子雀跃着,一次次抢过,跑到烈日下,拼他神秘而宏伟的大图。

父亲劝孩子到树荫下玩,小孩不听。父亲就迎着烈日,站在孩子身旁,让孩子在自己的影子下面玩耍。

老树安静地看着,安静地,也象一个父亲。

我便在树下,想我的父亲。 虽然父亲节不应该在朋友圈里,但隔着两千公里,我没有更多的办法,就让我在这里,絮叨地,多说几句。

细去一想,其实自己写得最多,发表得最多的文字,还是关于父亲。可能是因为父亲从小对我在文字方面有要求,他没能能给我更多的指导,我也未能读到他多少文字,他们那一代人,为了自己和家庭的生存,实在是耗费了太多的气力。

但父亲教给了我写字的方法,无它,唯手熟尔。他引导我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写日记,几乎每天都能坚持,写到大学,密密麻麻,二十几大本。事实上至今还在写,这种深入骨髓的喜欢与坚守,源自父亲。

父亲还鼓励我加入中学的文学社,指导老师是他的老友,给予我很多的鼓励。文学社的内部刊物叫《晨星文艺》,几乎每一期的头条都是我,也不知是不是父亲当年厚着脸皮的央求和授意。

后来开始在报刊上发表,父亲执着于收集每一篇,剪贴在他的本子里。再后来越来越电子化,很多发表出去的文字,已经懒得去索要纸质版,父亲却依然执着,他说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才真正有份量。
 
烈日似乎更炽,我仍在树下怀想。我去想,应该用哪个细节,去结束这一篇夏至树下的絮叨,嗯,就三杯鸡。

这曾经是我最喜欢的菜肴,伴随我度过幸福的学生时光。那时候父亲负责一个单位的筹建,经常到我们学校所在的省城出差。不管多忙,他每次都一定抽空和我吃顿饭,而三杯鸡,必定是保留节目。

筹建要做的事,要疏通的关系很多,父亲每每要很晚,才带着一脸的倦容出现。点了满桌的菜,他经常一口也不吃,顾自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在烟雾缭绕中安详地看着我豹子般地吞啮。

父亲是寡言的,甚至于面对自己的孩子。

是吧,其实言语和文字,很多时候都那么苍白。我还在树下怀想,夏至,老树安静,也象一个老父亲。




《两位小保姆和大樟树》

刘醒龙写两位小保姆的故事,故事很简单,开头和结尾,我都很喜欢

开头这样写,似乎跟故事没有关系:小时候住在山里,每当黄昏来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吸引,我就会出神地望着远处山腰上的那棵大樟树。传说黄昏是一天当中灵魂开始出没的时候,月光落地,清风入夜,这些都是它的背景。

嗯,跟故事没关系,却仿佛让故事弥漫了大樟树的香气。

两个小保姆,早来的那位女孩,初中毕业。朋友们特地介绍说,她家离大樟树只有两里路。嗯,这里又一次提到大樟树。

女孩说她之所以出来,是想挣钱给父亲治病,父亲患了食道癌。女孩拿到第一份工资后就委托主人家替她存起来,连一分钱都舍不得花。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女孩突然说,她要去汉口中山大道的某个地方买能治食道癌的药。女孩要买的那种灵芝做成的药,媒体上已不止一次披露,其治癌的功效是假的。主人家费尽心机地将披露相关情况的文章找出来,但女孩不管。从汉口回来后,她一分钟都不肯等待,当即就要去车站。她说:“我要给我的父亲送药回去。”

几年后的某一天,在东湖边的咖啡馆里,刘醒龙忽然听到邻座的人轻声提及自己为父亲买了女孩之前买的那药。那人说,药的确是假的,可是父亲都病成那个样子了,做儿子的还能做什么哩!听话声十分深情,但从面容上看十分平静,就像长在几里外的大樟树,风暴来袭,也吹不动一片叶子。嗯,又是大樟树。又一次。

之后来家的第二个女孩,心地十分善良,女儿和妻子十分满意,过年时,还专门开车送她到离家最近的小路口。说好,过完年她就回来,并且将回程的车票钱都给了她。但一直等她到正月底,仍没有任何音讯。

难得全家都很满意的女孩不辞而别,对主人家来说是一个小小的打击,决定不再请小保姆了。这样又过了半年之后才听说,女孩非常想再来,却没有钱搭车,连同主人家给的返程车票钱,她都给了母亲,一半用作长期卧病不起的父亲的医疗费,一半用作年后弟弟上学时的报名费。得到消息的时候,女孩已再次来到武汉,跟着同村的人一起在长江二桥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做零工。

几年之后,家人还在提起这个女孩,想不通长江二桥离家如此近,她到武汉后,即便不来打个招呼,怎么就不肯来个电话呢?或许,是那张返程车票梗在中间,成了打不通的大岭关山。

到结尾了,这是最让我喜欢的,千言万语,又戛然而止:灵魂出现在我们身边,并非总是伴随命运的起承转合。有时候,它宁可成为一张车票,或者干脆就是一包借灵芝之名的药。

没有再提大樟树,但它在,香气弥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