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乡关(夏浓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日暮乡关(夏浓一组)

已有 3301 次阅读2020-6-16 10:11


《月半弯》
 
淡到深处
还是淡
轻轻一勾
月的环
 
盈到满时
亏是满
清风来拂
相见欢

青黛浅泛
远灯残
脚步蹒跚
再把盏
 
欲到浓时
浓还淡
天空一痕
月半弯

 


《他们笑》
 
他们笑
你的诗怎么这么浅
我说浅好啊
明月温柔映水田
 
他们笑
你的肚怎么这么圆
我说圆好啊
月下阿福看着天

他们笑
你总有写不完的碎片
我说碎片好啊
化作彩蝶萦心间
 
他们笑
你总有散不去的痴绵
我说是啊  
没有利剪断尘缘


《清晨见一丛小花》
 
曾想仗剑天涯
找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如今深夜喝酒
碎一地的玻璃渣
 
曾想放飞天马
驰骋永不回头的年华
如今清晨启程
地铁里沉默无话

是吧
土地上仍有小花
它们会凋零
仍努力舞成图画
 
是吧
生命中仍有梦想
一步步前行
再远终也能抵达


《如晤》
 
清风如晤
打开车窗
便是感觉
脉脉的关注
 
丽阳如晤
放开视线
便是邀约
光影的起舞

白云如晤
张开怀抱
便是回到
摇篮的舒服
 
雪峰如晤
默默追随
便是关于
白头的祝福


《沙枣树儿香》

 

正午的阳光很猛,沙枣树晒出了沁人的清香。

突发奇想,此时最适合在沙枣树下铺张床,就此睡去,梦里一定有枣香弥漫,多彩澄光。

沙枣树也叫作桂香柳,是沙漠的守护者,因开花香味与江南桂花相似,故被誉为“飘香沙漠的桂花”。

遍寻文海,却是一位不知名的诗人赞得最贴切:金花银叶片,端午十里香。有心利民众,无缘奉君王。

遥想金秋十月,经霜杀后的沙枣树枝头,会挂满一串串红红的沙枣。听老人们讲起,过去吃的东西少,到了日子,家家户户男女老少擎杆提筐,拉车走出村庄。

只听见“啪啪”的杆落声和“噼里啪啦”的沙枣落地声在林子里不停回响,捡一颗入口,霜杀后的沙枣,少了之前的酸涩而多了一分甜香,沙枣树任由人们不断的抽打,为饥饿的人们,将果实默默地奉上。

真是好一句“有心利民众,无缘奉君王”,我想得痴了,继续园中踱步,一眼瞥见一丛极为娇艳的花,第一反应是假花,忍不住探手去掐,竟是真花,竟是想当然的,上了自己的当。

待到暮纱泛起,太阳总算柔和下来,远处山线迤逦,近处塔吊犹忙,鸽群染着流韵,追逐着最后一缕橙黄。

我还在想着那句“有心利民众,无缘奉君王”,不觉又走回沙枣树下,轻轻地,轻轻地将它们摇晃。


《邹大夫的方子》

 

亲历一个乡村卫生院的门诊情形。

医院不大,还挺干净,只有一个医生,姓邹,五十岁左右,白大褂略旧却很整洁,头发一丝不苟。别说,还真有几分我家大佬东的沉稳劲头。

注意到他手上的笔不是普通的签字笔,是一杆华美的钢笔,笔帽笔身都已被磨得溜光圆润。

桌上没有电脑,却有一个硕大的算盘。

一屋子的人,既按号也不按号,不时有人挤上前,叫一声邹大大,甚至是邹爷爷,抢了位置就坐下。更有人乘着邹大夫一抬头,马上凑上去吐出舌头,或者探出手腕,闹哄哄叫着给看看,给看看。

众人也不恼,温和地咧着嘴,相互开着各式的玩笑,邹大夫更是一直脸如止水。而手脚不停,时而凝神把脉,时而探身去看突然吐出来的舌头,还不时扯一两嗓子,回应屋外的问话。

到实在乱了,他轻轻一咳嗽,神了,屋内所有人顿时静下来。而后按号,再而后,重新一点点,一点点喧闹。

嗯,很快看明白,算盘是用来计价的,开了方子,邹大夫自己噼里啪啦打几下,价钱就出来了,收款却是与时俱进,拿了方子的人,拿手机对桌上的付款码一扫,便是完事。
 
还让我惊讶的是他身旁,墙一般的柜子,堆满了装订好的旧方子。偶尔也见他,把完脉,沉思许久,起身去翻旧方子,众人都特别安静地等着。

仿佛连穿堂欲过的风也在等,悄悄的,就落在了,泛黄的旧方子上。


《如意花海》

 

说是要到九点才适合前往,如意花海,夜光下才会盛开。

事实上在这个季节,这里的夜,正是九点才来,而夜凉依然如水,还并未绽放太多品种的花朵,要到金秋,这里才真正汇成,数千亩的花海。

沐着凉风,似乎更适合怀古,静一静,仿佛就能听到迪迪的马蹄。那是十九岁的霍去病,出陇西,踏祁连,直捣匈奴王庭。
          
当然是有奔马灯座作为呼应,神气地,与少数民族服饰的玩偶,遥遥对拽。
 
古色的灯,象是挑起了远山的青黛。还是要有水的,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弯,镜子般卧着,是天女的妆台。

两列小火车,一列承接古韵,一列,开向未来。

眺明月,明月是醉了吧,青草烘托,小径徘徊,小城在不远处,已是慵懒的指尖。

轻弹,轻轻地弹,弹起风涌云聚、天地为开。弹动历史的心跳,共舞这旋转了千年的,流光溢彩。


《雨中曲》

 

一雨成寒,不是凉,是真正的寒,路上竟有人又穿上了羽绒服。

而我还是短袖,风象尖利的鸟嘴,在裸露的手臂上轻啄,又象有无数贪婪的小虫,向着身心的深处,细细啮咬。

这才发现,很多叶子都是金黄的,仿佛是向寒风报到,又仿佛,只是因了冷雨一夜的灌浇。
          
芨芨草?还是别的什么,沙地里招摇。寒风算什么,它已经历过多少,极致的煎熬。
 
想到美团王兴对记者说的那句: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

嗨,难得的休假,就不要考虑“战争”了。

米粒般花蕊,寒风中娇俏,黄红枝叶掩映,看水边,蜿蜒探远的小道。

还伴孤独的琴手,集雨丝落入琴键。人间乱了季节,天地,共音符舞蹈。


《凉州词》

 

读首边塞诗吧,唐代王翰的《凉州曲》: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一开篇,诗人就笔蘸浓墨,突然间拉开帷幕,不仅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且诗中有乐,乐中有诗,在人们的眼前展现出五光十色、琳琅满目、酒香四溢的盛大场面。

第二句古来素有争议,传统说法是正在大家准备畅饮之时,乐队也奏起了琵琶,但是最后一个“催”字却让后人众口不一,有人说是催出发,可和后两句似乎难以贯通。有人解释为:催尽管催,喝还是照喝,这也不切合将士们的精神状态。

事实上,如果熟悉唐朝音乐,就会明白,“欲饮琵琶马上催”,是指“琵琶”、“马上”两种不同乐调,诗中“马上”,是“马上乐”之略,主要为“鼓角横吹”,与琵琶为代表的“马下乐”二者形成强烈对比。所以此句是说:将士们正欲欣赏琵琶奏出的悠扬乐调,以就痛饮,突然远处传来金鼓钲钲、号角齐鸣的马上军乐,这是在声声召唤:壮士们,准备出征了!

后两句是写筵席上的畅饮和劝酒,《唐诗三百首》编者孙洙的批语是:“作旷达语,倍觉悲痛。”孙洙不愧知音之士,八个字批语,准确道出了此诗意蕴。清代施补华进一步说:“作悲伤语读便浅,作谐谑语读便妙”。

是啊,它不是在宣扬战争的可怕,也不是表现对戎马生涯的厌恶,更不是对生命不保的哀叹。听,阵阵欢语,激越乐声;看,你斟我酌,神采飞扬!咦,是有人想放杯了吧,嘴里嘟囔着醉了要醉了。这时只见座中跳出一个虬须汉子,高叫:怕什么,醉就醉吧,就是醉卧沙场,看谁敢笑咱们?!

是啊,生死都早已置之度外,又怎怕酒醉出丑?可见这两句真不是什么悲伤之情,它虽有几分“谐谑”,却也为尽情酣醉找到了最佳的理由,表现出了豪放、开朗、兴奋的感情,更是一腔视死如归的热血和勇气。

这是一个欢乐的盛宴,决不是一两个人在那儿浅斟低酌。再拥抱也许会冷,再相见也许来生,这是一群勇士的告别狂欢。

于是又想到当地一种著名的小吃:炒炮,名字就如有电光乍亮。

问小二:此名怎讲?
答曰,就缘其形,把面条掐成两三厘米长,个个如同兴高采烈的炮仗。

强!就要这般模样!
酒,海碗来,牛肉排骨,论斤上!
 
不管再沐几度晓月,再浸几年书香,仍愿拼这斑驳油桌的一醉,怒向西风烈烈,寸断肝肠。

再抬望,天地旷达,明晃的太阳如一只天眼,静拂繁枝硕叶,静瞰古老疆场,尽览,人间喜伤。


《应天长》
 
暴晒的草场
弥漫阳光的清香
我躺进草丛
聆听汁液流淌
 
迤逦的山岗
仿佛连接到洪荒
我攀上山巅
张臂共风翱翔

炫彩的云裳
盈舞象踮足天窗
我凝立楼旁
感受阴晴无常
 
城市的夜光
流转于喷泉池上
我走进丛林
接受群兽鼓掌


《日暮乡关》
 
和家乡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残阳西风
母亲说家里最近老下雨
就仿佛滴穿了苍穹
 
和远方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千山万重
旅人说路牌会一直延伸
就仿佛永不醒来的梦

和图画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残线树丛
每棵树都酝酿自己的情话
就如烟霭中的柔情涌动
 
和故事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浓情万种
柴静说她会打开野夫微博沉默
就当静寂中温暖的陪同


《半面妆》
 
《半面妆》
爱乐团多年前的唱响
唱人扶醉 月依墙
唱发带雪 秋夜已凉

这里的夏夜 也带秋夜伤
看一棵树 半荣半枯
懒随夜风自疏狂
也是半面妆

半面妆
一边凝黛  一边乌云长
且随信马去由缰
排档秧歌  第次耀广场
 
半面妆
一边水光  一边霓虹亮
最是人间烟火
再不必分清  哪个是真相


《总在人间》
 
飞越千里也飞越千年
飞不出山线
飞不出天际
总在人间
 
诡谲不定转霞光万点
转不过尘缘
转不过思念
总是相连

塔吊甩远
勾住落日不变
叫红尘
再不必沧海桑田
 
双眸望倦
锁住乱云飞卷
求苍天
守一副不老心颜


《你当温和,却有力量》

 

《兄弟连》的温特斯,历史上确有其人:迪克·温特斯,1918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县附近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

1941
8月,他在富兰克林和马歇尔学院获科学和经济学学士学位后志愿从军,成为101空降师5062E连伞降小分队(即“兄弟连”)的首批成员。

他于诺曼底登陆之日起成为E连的第三任连长,凭借其出色的指挥才能和英勇无畏的表现立下赫赫战功,迅速被提升为少校,其强大的人格魅力更是赢得官兵们的一致爱戴。

温特斯手下一名叫做弗洛伊德·塔尔伯特的士兵,曾在医院的病床上写信给温特斯,以表达对他的尊敬,这样写道:“您受人敬爱,任何曾在您手下服役的士兵都不会忘记您。我愿意跟随您一同进入地狱”

他是全连少数几个烟酒不沾的人,听不到他说粗口,当士兵们谈着如何去驻地外找女人的时候他会红着脸走开,羞于参加这类讨论。E连的士兵们刚开始也觉得温特斯腼腆的像个清教徒,并以此取笑他。

尽管拥有勋章,拥有战功卓著的从军记录,温特斯本人从不承认自己是英雄,“我不是个英雄,但我在一个英雄连队服役。”

不过温特斯在战斗中的表现则完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完全征服了士兵们。他率领他们,照顾他们,面对严峻的形势为全连做出决定,承担责任,并在行动时做出表率,无论军官、士官还是士兵都对温特斯心悦诚服。有的士兵回忆说:“我似乎觉得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一切都在温特斯的控制下。”

印象最深的是剧中,在诺曼底登陆后,E连沿着一条约有100米笔直的道路首先发起攻击。当距离道路尽头还有50米距离时,德军的机枪开火了。E连迅速跳进两侧沟里躲避子弹,全然没有了“优秀连队”的气势和做派,温特斯却一改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端着M-1步枪冲了上去。

他不断地咆哮着:“开始进攻”,拖拽着躲在沟里士兵的衣领;“快冲,前面的弟兄被压制了”,他站在道路的中央不断挥动手臂,子弹就在他身旁擦过。E连的官兵们对温特斯的反应感到惊愕的同时,开始交替掩护的向前冲,夺得了胜利。
 
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当温特斯他们空降荷兰,热烈欢迎的当地群众中,却不断有人追逐一些女人,辱骂踢打,剪头发。因为这些女人曾屈从于德国人。

这些耀武扬威追打女人的人们好强大啊,凶悍得象一群战神。然而当德军占领时,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的,也是他们。


《温和的力量》

 

早上地铁里写的这篇,简直就是对下午事情的预警。

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事,我着急要把一个大箱子送回家,但小区保安拦住了我:你的车没证,要去物业开放行条。

我说我有出入证啊,保安说人有车没有,必须去开放行条。我说是不是拿了出入证去物业就能开?保安说是。
          
我顿时火了: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这样除了显示你们的权威,有增加任何防疫效果吗?
 
保安说那我没办法,我只是执行规定。我声音更大了:昨天我的车怎么没证没条,解释几句就进去了?

保安摊摊手:昨天你遇到的不是我。

我的火腾一下冒起来:那我,我盯着你,别让我看到你放一辆无证无条的车进去!

保安也火了,脖子一硬:盯啊,你盯啊。我不理他,绕过他,朝物业小跑步过去。

非常顺利就开了放行条,我诅咒着这条脱裤子放屁的规定,赶紧往回跑。

这时候我已经冷静了下来,早上那句话脑海里跳出来:你当温和,却有力量。
          
顿时脸上热辣辣的,我这是怎么了?对一个严格执行上级规定的保安凶什么?
 
回到门口,保安还是气鼓鼓地盯着,我把放行条递给他,努力让自己笑得亲切一些:兄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着急了,都是我的错!

保安愣了一下,随即挠挠头,似乎不知道怎么接我的话,只是傻乎乎地冲我笑了一下。

我也傻乎乎地对他又笑一下,赶紧跑了开去。


《小确幸》
 
路远情长
咸鸭蛋一箱
翻山越岭
沉甸于手上
 
熟悉车厢
老田鼠返岗
认准方向
前行从不慌

米粒花黄
盈舞沐晨阳
枯叶来承
也着新衣裳
 
烟波渺茫
欣喜见归航
人生苦短
初心永不忘


《日常》

 

在重要岗位的兄弟,前些天刚消停下来,就开始每天变着花样给老婆孩子做早餐,然后圈里发实物图片,还有孩子心满意足的笑脸。我给他评论:笑得奶爸心都醉了,他也笑,憨憨的。

今天又起一组美轮美奂的美食和笑脸,配的话却是:又不知何时才能再给你们做早饭!常态化显得如此奢侈……

邻居老太太,在院子里带着两个孩子,大一点的骑着自行车,小的滑着滑板,都非常欢实。老太太一边顾着大的,一边追着小的,急出一脸的汗。

国家一有事就是我家的事,老太太好不容易坐下来,喘着气说:这不,一个电话,就俩都上岗了,几天几夜回不来。
          
老太太的儿子儿媳都在社区工作,疫情突发,都在一线连续作战,照顾孩子的重担,只能全丢给了老人家。
 
门口的保安和志愿者也都已经严肃起来,再难见说笑,一个一个的,认真检查出入证和测量体温。我刚才不小心把口罩弄脏了,随手就丢垃圾桶了,想出去门口买个药就回来,志愿者认真提醒我:同志下次请一定要带上口罩,为人为己。我赶紧认真地点头。

是啊,病毒如此顽固和狡猾,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但既然来了,就来吧。

狭路相逢,勇者胜!


《如果你知道》
 
如果云知道
万千柔软羽毛
拥住了
多少心焦
 
如果风知道
战士驭风出征
妻儿泪
如盈浮桥

如果路知道
前路海角迢迢
坚持走
使命必到
 
如果你知道
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
是为了父老乡亲更好


《人似秋鸿》


到黄州两年后,苏轼写下这首七律,《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
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

乌台诗案的惊涛骇浪已成往事,诗人的困境却无法摆脱。所幸他很会自找乐趣:“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后又自寻精神寄托,手抄《金刚经》,又筑南堂,开垦东坡,东坡的名头就是由此而来。

郡守徐猷对他很庇护,他与渔樵相处,并很快有了诗酒唱和的新“朋友圈”,诗题中的“潘、郭二生”,即在黄州朝夕相处的潘丙、郭遘。

前一年正月二十日,苏轼去岐亭访陈慥,潘丙、郭遘和另一位新交的朋友古道耕相送至女王城,作过一首七律。一年过去了,又是正月二十日。想起一年前的这一天,潘、古、郭三人伴送出城所感到的春意,诗人心境荡漾。

风还是东风,跟去年一样,为春之信使,但为什么今年一点都感觉不到呢?恐怕是“东风未肯入东门”吧。至于为什么“未肯入”,不说了,罢了。还是走马,还是去找寻“去岁村”。 
  
接下来忽出警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纪昀曾评价说:“三、四(句)深警。”,至于为何“深警”,人如何似了秋鸿,事如何了若春梦,虚还是实,痴想还是感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江城黄州,有味道醇厚的美酒,有笑意温和的父老乡亲,是可以以此为乐,甚至要以此为归宿了。

所以,诗的最后说:“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这里用了一个典故,说的是宋玉因同情屈原,作《招魂》讽谏楚怀王,希望他悔悟,召还屈原。苏轼这里是在告慰故人:我在黄州过得很好,已和这里的朋友们约定每年寻春畅游,不必再为朝廷召我还京多操心了。

从坡公在黄州的诗词文赋和种种活动看,结尾这两句,不是牢骚,不是反语,是一种真情实感。苏轼在黄州寄情诗书山水,寄情新交故友,尤其是切望惠及百姓,他在最失意最痛苦之时,总在努力使自己和大家都得到安慰,都生活得愉快些,这是他度过一切灾难的精神力量。

历史的车轮翻滚到了今天,秋未至,春已远,“人似秋鸿,事如春梦”,仍如是吧。

但岂能让坡公听我们千年后的叹息?!我痴望着夕阳与暮云,决定用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那段话,去与坡公呼应:
 
在顺境中学到信心,在逆境中学到忍耐,从琐碎中学到细致,从巨变中学到镇定。力量由此而生,由此而长。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