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正宜(外十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小满正宜(外十篇)

已有 2443 次阅读2020-5-24 11:59


《画》
 
是向天宫
讨喜乐
轻轻研墨
时间河
 
是在枝桠
藏弹射
悄悄打开
音乐盒
 
勾几笔细叶
滴翠难舍
燃一炉朱丹
酒热当喝
 
还挂尖尖顶
岁月如歌
还沐飞飞檐
光阴成册





《夏》
 
夏的影
斑驳上墙
花犹在
留人细赏
 
夏的云
拥楼如翅膀
不声张
静看我忙
 
夏的声
心底叮当
拾音符
闲时做霓裳
 
夏的心
定气守清凉
大步行
莫再费思量




《那一束光》

看到一个故事,用自己的笔触,给他重写了一遍:

那天,他从昆明乘火车去一个小城参加会议,列车要穿过家乡的村庄。家离铁路并不远,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百米。

当他打电话告诉母亲要坐火车路过村里时。母亲很是高兴。他说,可惜村里没有站,不然可以回家看看。

母亲还是象平常那样说,我身体好好的不用挂念,打个电话就行了啊!

但是,车过村庄,母子相距几百米却不能相见,终究是一个大大的遗憾。于是他说妈,要不火车快到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你去村里的铁路口等我,我在7号车厢的门口,会向你招手,咱俩就能见一面了。

母亲很高兴,一口答应了下来。

近些年火车多次提速,那个路口虽然还在,但已被栅栏隔断,现在只剩下几米宽的道口。火车通过那个道口需要多长时间呢?估计就是一闪而过吧。

一过县城,他就给母亲打电话让她去道口等着。此时一明一暗,车里车外仿佛两个世界。他把脸贴在7号车门的玻璃上,努力寻找熟悉的山川轮廓。

窗外模糊一片,夜色包裹着车厢,他计算着时间与路程,却总不能看见熟悉的村庄,只看见远远的公路上有车流的灯光,黑夜中流光溢彩。
 
“施家屯收费站”白色大字突然出现,他心里一阵酸楚,“施家屯”已是隔壁村庄,火车刚在1分钟前已驶过家里所在的路口。

兴奋激动转眼成失望落寞,他颓然打电话告诉母亲:妈,天太黑了,我还没等看见你,火车就已经到了施家屯了。母亲也说,刚才有趟火车经过,太快了,没有看见你。我想应该就这趟火车,知道你坐在上面,就行了。

他为自己的粗心愧疚不已,家乡的一草一木,再熟悉不过,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他不甘心,对母亲说,要不明晚我返回时,在最近的曲靖站下?站上有到村里的汽车,半个小时就到家了。

母亲慌忙阻止,语气固执而又坚定,仿佛儿子如果这样做,都是因为她的过错引起的。他没有办法,告诉母亲,那明晚还是在这个路口,到时候他会站在最后一个车厢的车门旁,使劲地招手。

一定的,这回一定可以看见对方。

翌日返程,他早早地走到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旁。黑夜的火车如一条光带在铁轨上漂移,伏在玻璃上他把眼睛使劲睁大,可还是很难看清车窗外的任何景物。

这时候,又看见了“施家屯”这几个字。车内外温差大,窗户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他慌忙用手掌擦拭玻璃,用双手罩住眼眶,以遮挡车内的亮光,在微弱的光线下仔细搜寻外面的一景一物。终于,他能看见车灯照出几米远模糊的路面轮廓,还看见了如萤火样的村庄里的昏黄灯光。

就在一个路口,他突然看见有束电筒光在黑暗中照着火车!刚要摇手呼喊,火车却又过了!

他赶忙掏出电话,颤抖着告诉母亲:“妈,我看见你在路口了。”

母亲在电话里说:“我也看见你了。”

两句话说完,车外,又再没有了村庄。


《小满正宜》
 
青葱欲滴
小满正宜
如镜思绪
水面藏涟漪
 
倒影依稀
小满正宜
如剑将舞
刚柔巧相击
 
五月未央
小满正宜
夏风已起
并肩看荼靡
 
人间际遇
小满正宜
红尘喧嚣
恬然听牧笛




《看戏》
 
天将酒醉扯衣
盔甲长戟
竟散作
漫空飞羽
 
老君惊慌躲避
白发长须
踢翻了
炭炉泻地
 
驻足看戏
看腾跃千骑
看风卷旖旎
看流霞万里
 
自然神迹
叹造化精奇
叹目光短长
叹人之云泥




《七块红烧肉》

喜欢上了改写,故事是别人的,笔触是自己的。

主要是简写,通常篇幅只有原故事的五分之一不到,拎出其中最打动我的部分,去掉枝蔓,有的地方还会用自己喜欢的字句重写。

也不完全是删减,会重复一些细节,甚至换一个角度再凸出来,嗯,这就有了大佬东一直说的,有了类似营造梦境的感觉。
 
今天重写这样一个故事:

他十三岁那年,正月十三,天下着蒙蒙细雨,母亲挑着担子送他去外地读书。担子很重,有被子,有母亲备下的很多东西。又一路泥泞,母亲不能放下歇肩,只能以换肩的方式来放松疼痛的肩膀。他想替母亲,但母亲怎么都不肯。

临到学校要过河,顺着山道走下去,穿过田野,到狭长河道时,乘渡船而过。

人站在船上,手抓着粗绳,把船悠到对岸。那是个穿蓑戴笠的女人。她不要钱,只是看着他和母亲发出一连串的叹息,目送他们走进学校。

他住进了宿舍。母亲帮他铺好被子,一边铺,一边流泪。被子湿了半边,母亲不断叮嘱,出太阳了要拿被子去晒。

你一定别忘了。母亲穿好雨衣,又再说一遍,而后走进细雨之中。远方,山色已经苍茫。

第三天,母亲又赶来送东西,来的时候,他快上下午课了,便匆匆去食堂为她打饭。打了半斤饭两个菜,一个炸酱,一个红烧肉。花了七块多钱。
你一定要吃掉,我要上课了。他对母亲说。

下课的时候,母亲已经走了。饭盒里,炸酱没动,十块红烧肉还剩七块,整整齐齐地挨着。酱红色的浓汁,隐隐的油光,肥厚的肉块儿。

为母亲吃掉了三块红烧肉,他开心得流泪。那时候,他一周只有五块钱的伙食费。那是他在学校第一次吃红烧肉,也是最后一次。

又一天黄昏,他到河埂上背课文,遇到了上次撑船的那个女子。她看着他说,那天你妈妈回去时,胶靴里都是水。我让她坐着,帮她使劲儿拽,半天才拽下来。我收不住势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不轻。靴子拽下来,也把你妈的眼泪和哭声拽了出来。她是哭着走回去的。

撑船女子深深地看着他,又说,你妈那天给我带了三块红烧肉,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红烧肉。


《宁夏》
 
不凉不热
柳条风
昨夜雨洗
韵脚敲碧空
 
不淡不浓
云显踪
心事托付
山水又一程

不明不暗
影帘栊
斜光入户
凭栏话相逢
 
不悲不喜
芭蕉种
早晚潇潇
同听亦从容


《花未眠》
 
第一波
已经偃旗息鼓
剩下的在坚持
等待季节的臣服
 
第一眼
塔尖心中有数
邀多少流霞作伴
聚一轮炽烈丹炉

第一步
犹豫之后迈出
两万还没达到
为何不解答题目
 
第一算
繁花还是日出
现在有点踉跄
踉跄中更有归路






《花溅泪》

第一波偃旗息鼓,写的是月季。还有开得盛的,更多已蔫了娇容,望残红满地。
 
珂兄说,炉寂丹结成泡,踉跄不知归处。我说,花影凌乱扶疏,夜深懒寻高烛。

是吧,只恐夜深花睡去,花也是怕我们都睡去的吧。留一扇亮灯的窗,多陪它们一小会。

嗯,就是费电。

晨起又去看它们,雨滴犹在叶上不舍离去,憔花之畔,已有新的花苞,冉冉待起。

同事说,再来一波就没有这么多了,自然规律。

我说也挺好,花开花谢,云卷云舒。
 
日子,就这般过去。





《盈一朵云》
 
盈一朵云
盈入云鬓
微风咬着耳朵
声音很轻
 
藏一朵云
藏进尖顶
屋檐踏上拍子
舞动身影

烧一朵云
烧红其心
谁人蓄了心事
欲诉无凭
 
望一朵云
望倦眼睛
关山如何飞度
怠了浓情





《家园》  

那年,那个选秀歌手,塔斯肯,谭飞说他是未获转身的胜利者,用这样的话来赞美他:
 
后面那首哈萨克民歌更让我感动,我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声音和画面的无缝嫁接,有草原有牧场有蓝天有白云有女孩有悠远有辽阔,这样的意境最能传递音乐在表达上的魔力。

我也特别喜欢塔斯肯辽远微凉的嗓音,如深秋的风,在白桦林的树梢回荡,他的眼神,朝着故乡的方向,怀想、凝望。

没想竟在这样的早晨,在“学习强国”,又与他遇上。《云上草原》,如此优美,如此忧伤:

你的影子牵动我 思念的目光
我多想变成一缕 七彩霞光
照亮你的黑夜 飘在你的身旁

又想那年,老家的报纸,用了我一篇小文,名字也是《家园》。
 
写零碎的思绪和话语,写胜似亲人的兄弟,写动力火车。
 
当年听他们的《忠孝东路走九遍》,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凉和痛:这城市满地的纸屑 /风一刮像你的妩媚。而今听《艾琳娜》:艾琳娜 /我回来啦 /你的心是我的家 
 
用了这样的话: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穿过陌生人潮搜寻,艾琳娜呀,可知我心,多牵挂。而明天,明天,山长水阔,又见朝霞。
 
为什么会用家园这个名字?浓翠欲滴的新叶,洒着清晨的阳光,探向红檐,探向灰墙。

蓝天如瀚海,深拥一切流离,不安与慌张。塔斯肯的歌声又唱起,耳畔心上,不绝回响。
 
是了,地理概念的故土,再遥远也能抵达。心灵的家园,又该怎样赶路,才能踏着夕阳,归乡。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