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尽洛城花(外八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看尽洛城花(外八篇)

热度 1已有 292 次阅读2020-5-17 14:17


《夜的盛宴》
 
翻墨瀚海
泼洒油彩
夜的蔓纱
透抹白
 
高楼谁在
长路谁快
夜的心事
你莫猜
 
一桥跨隘
一灯炫开
夜的盛宴
邀谁来
  
烦扰尽去
悲伤尽埋
夜的情怀
最豪迈






《初夏日常》
 
开始变晒
柳叶蔫得厉害
依然象刀
要把岁月剪裁
 
高温袭来
天色不改
日子被裁成
忙碌的小块
 
揣进口袋
劲步仍迈
我还约了坡公
聆听他的传奇和气概
  
林语堂说坡公
只是暂借人间徘徊
我跟不上
也求身心丰盈的安排




《混剪2》

由《太平洋战争》追到了《兄弟连》,看得慢了,许是开始审美疲劳,许是日子开始变忙碌,如同今日小诗所写,裁成了忙碌的小块。
 
却是装不进口袋,带不走,夕阳的情怀。夕阳说,剔透的,象糖化的树挂。虬劲的,散万千枝桠。

暗夜的战火,黯然而坚毅的身影,他淡淡地说:我们是伞兵,中尉,本来就该被包围的。

雨中凌铁枝而出的花朵,檐上草,张望,光影如河,岁月的风车。

我换上去开会的服装,发现衣服瘦了。

《风味人间》,却是倒回看到第一季的。

大厅里安静的电视屏幕,倒影院中绚烂的花朵,它们谁在看着谁。在想着诉说点,什么。
 
文案,还是文案,是看着红了,一江瑟瑟:

相濡于滋味,相忘于江湖,每一个制造和享用美食的人,无不历经江湖夜雨,期待桃李春风。







《睹物杂思》
 
在值班的房间
已经给刮胡刀
充过了
三次电
 
疫情带给每个人
工作与生活的改变
不知不觉
又不由分辩
 
我还发现
刀刃其实都可以拆开
用细密网罩固定
才有了极高速下的劲舞翩跹
  
人也应该删繁就简
顺应时势投身集体
就能呈出
美妙而实用的酷炫




《即景》
 
皮蛋在粥碗
盈盈相看
邀了柳风细扫
醉后江南
 
落瓣覆根畔
娇嫩零散
归了沃土紧拥
迷离两岸
 
乌云又盘桓
云梯谁攀
褪了石榴残壳
新出藤蔓
  
花团锦簇满
轩窗绚烂
粘了游子目光
模糊悲欢





《只恐夜深花睡去》
 
没有东风袅袅
没有明月崇光
我不是坡公
你们也不是海棠
 
没有明月转廊
没有香雾空茫
秉了高烛
照半羞迷离红妆
 
有潮汕牛丸
有椰子鸡汤
三几好友
共此家宴排场
  
有春风荡漾
有花影扶墙
不愿睡去
石狮也抬爪鼓掌




《梦中》
 
梦中也有球赛
当然也不愿失败
拼个汗流浃背
依稀当年气概
 
梦中也有亭台
也有窗花曳摆
向秋池借一把剪子
剪断那相思的灾
 
梦中也有炫彩
光影赛惊涛澎湃
很想拍下照片
手机却掏不出来
  
梦中又有离开
梦见您鬓发斑白
刚想抬手就醒了
静夜如浩渺大海





《炫彩》
 
是幻彩
我举手
谁要把
孩提深埋
 
深埋什么
玻璃珠
纺织娘
还是东方不败
 
夜幕似海
想起曾经的
得失悲喜
童真不在
 
院子里肥猫窜开
提醒我再小心
安静些
等远天泛白






《看尽洛城花》

留守推官是个很小的官,大概只有九品,做些繁琐的幕僚之事。

任西京(洛阳)留守推官的三年,却是欧阳修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

此后大起大落,多次被贬官,面对“山城二月未见花”的凄凉景象,想到自己曾有在洛阳生活的经历,曾见过洛阳姹紫嫣红的牡丹花开,就感到非常欣慰而不觉其苦,反而劝慰朋友:“曾为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我们的斜杠青年欧阳修,他是在说:我们看过洛阳的牡丹花开,那么不管身处何地,遭受什么样的打击磨难,也统统不值得一提。

洛阳小官欧阳修,是遇到了好上司:吴越忠懿王钱俶之子、西京留守钱惟演。钱惟演简直是把欧阳修,梅尧臣,尹洙这些青年才俊“供”起来养着。

他不但很少让他们承担琐碎的行政事务,还公然支持他们吃喝玩乐。有一次,欧阳修和年轻的同僚到嵩山游玩,傍晚下起了雪。

恰此时,钱惟演的使者赶到了,竟是带来优秀的厨子和歌妓,传钱惟演的话说:“府里没什么事,你们不用急着回来,好好地在嵩山赏雪吧。”

欧阳修尤其喜欢洛阳牡丹,但第一年来洛阳时已是晚春,偏这一年牡丹花开得早,他跑遍名园也没见到盛开的牡丹。第二年牡丹花开时好友邀他出游,第三年春妻子病故,无心赏花,第四年春牡丹尚未花开,他三年的留守推官已任期届满……
  
或许正是这样的遗憾,更催生了对美的渴求,于是他开始遍访民间花圃、花农,了解牡丹的栽培历史、种植技术、品种、花期及赏花习俗,搜集洛阳牡丹的各种资料。写下了流传百代的《洛阳牡丹记》。对,您没看错,我国现存的历史上第一部牡丹专著,是文学家欧阳修编纂的。
  
1034年,27岁的欧阳修升官了,回京去做馆阁校勘,参与编修《崇文总目》。临行,写了这首《玉楼春》: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真是喜欢结尾,愁肠寸结,却于结处扬起豪情。兄弟啊,此时只需要把满城牡丹看尽,你我携手同游,这样才会少些滞重的伤感,淡然无憾地与归去的春风辞别。

然而“洛城花”却毕竟有“尽”,“春风”也毕竟要“别”,因此在豪宕之中又实在隐含了沉重的悲慨。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盛赞,谓其“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所以尤高”。

而明日,明日又隔天涯啊,27岁的赴京新官欧阳修,干了此樽,纵马出发吧。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