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外三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心田(外三篇)

已有 1345 次阅读2020-3-26 16:37


《心田》
 
一雨骤寒
我去问
瑟瑟发抖的芽
是否还如期开花

一枝轻打
我仰望
如水墨的印
流转哪派手法
 
一幕潇洒
我抖落
历史的霜尘
听窗外飞舞风沙
  
一望干涸
我牵挂
敞开情怀浇灌
可能换来心间芳华




《乱炖》

读古诗词比较痛快的感觉是联想,啤酒炸鸡,铁马冰河,也象怒河春醒,一个个浪头,向心头奔袭。

天气已经转热,正午阳光,深拥着满世界的鹅黄嫩绿。

却想韦应物那几句: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那时多好,经常欢聚痛饮,扶醉而回。如今岁月蹉跎,萧疏两鬓。为何不归去?

惟托秋山景。归去来兮。

又想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十年,只是虚指,怎知不是二十年,三十年?

敬往事一杯酒,愿无岁月可回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又去想岑参,他也写离别,写欢聚: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琵琶一曲肠堪断,风萧萧兮夜漫漫。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别来三五春。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一弯明月,爬上城头,继续升高,静瞰凉州。凉州方圆七里的十万人家啊,一半都会弹琵琶。嘿,哪天来个万人合奏?

咦,从城中的琵琶声,过渡到夜宴上的琵琶声了,风声一直在助威,壮士,可也有水一样的乡愁?

今晚来喝酒的,都是咱河西幕府中的故人,嗨,老高,把酒干了,别赖!

凉州舍前,已见秋草,时间不等人的啦!话说后世,有个叫北岛的小子,写过“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东风恶,欢情薄,我们可不这样,豪气干云的我们,才不要听梦碎!旌旗招展,沙场令催,舍我等其谁?

咦老岑,后世的事你也晓得呀?他北岛,我还南屿哩! 哈,一切皆有可能!来个高潮吧,怎么老高,拎壶冲啊?!

斗酒相逢须醉倒,一生大笑能几回。何不归去。




《情意结》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北京的柳,已开到了极致。嗯,不是花,也衬这个“开”字。再有阳光和春风的摩挲,扬之热烈,欲漾又止。

去想那下句: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这应该是《诗经》里最好的句子,征夫久战归乡,出门时还是春天,杨树柳树在微风中依依飘扬,如今已是雨雪交加的冬天。

这一年,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多少次挣扎于死亡的边缘……都不重要了吧?只要杨柳依依中相送的人还在,只要,那盏等待的灯火还在。          

那是一个内心世界何等丰盈的时代,交通和通讯的极度不发达,却把人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终能留下,这传颂千古的诗篇。    

到中午光影愈盛,跃上飞檐,攀上梢头,枝桠犹秃,是做着繁茂的梦。

红墙下,红粉粉的枝,等不得了,光韵如幻,已顾不得矜持。

又到夕阳,拥抱高墙,也深拥小巷,北京,北京,这场景,是于我的情意结。

又去想到柴静当年对星爷的专访,题目竟是《旁观者—周星驰》 ,先一怔,随即在心里说:真好,正是我最想用在他身上的题目。  

那时候星爷华发已满头,他说,不想染,也不想让人看见,于是用帽子盖住。 整个访谈,他谨慎而专注,象一个生怕说错什么话的孩子。

甚至在第一次采访结束后二十天,他联系柴静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柴静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能够原封不动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  

当采访将近结束,柴静问他为什么又要用起多年前那句“一万年”,他说,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柴静说: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他神情一凛,说:对,你有这样感觉吗?柴静说,对。 他牵动嘴角,掠过一丝浅笑:谢谢你啊,谢谢。 他的眼神,寂寥如清晨的星光。  

不仅我心有戚戚吧,沈嘉柯写《论周星驰及爱与死》,题记也让人心头一颤:凉薄之人并非无情,只是心中微弱的火,只够温暖他自己。  ”

我不是凉薄之人,却也仿佛学了至尊宝,夕阳中回头,对这小巷高墙,对尘世,淡然一瞥。






《北京,北京》

这本是昨天的题目,走着写着就变了。

有兄弟笑:一个急转弯便奔星爷去了…哥,追不上吖。

哈,走着,迪迪马蹄,谁是归人,谁是过客?

二十二年前,初到北京的深宵,疯狂撕扯头发的风,尽敞的车窗,飞驰的面包车。硕大的广场,如旷野般寂静。 七月夜凉,真是水般的清澈。

迪迪马蹄,经年不停。那时从广州到北京,条件最好的那趟车,是在凌晨一点半抵京。几乎每周都要去接一两次。每每站在凌晨的月台,看着灯光刺透夜幕,列车由远而近,揉揉惺忪的眼睛,内心没有哀怨,是又战胜自己,又完成一次任务的欢欣。

年月如歌。
 
又想那年,宝哥哥分享北京50个秘境景点,说来惭愧,在京几十年,里面的绝大多数景点都没去过。但又绝大多数都能在粗浅的文化积累中找到鳞爪,值得玩味。 

于是谋划着,从记忆及史料开始,去寻求自己与这些秘境的某些契合。

迪迪马蹄,是否也就有了告别的意味?准拟花开人共卮,开时人去时。

相继写了《沧桑中,我焕然一新》 ,《秘境北京之天宁寺塔雪讯》,《北京秘境之玲珑世界》等,迪迪马蹄,却能有多少,踏马看花的从容。

谁又真能,牢牢抓住时间车马的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