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腰肥(春满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绿腰肥(春满一组)

已有 932 次阅读2020-3-22 11:44


《清冽的清晨》

街上几乎没有人。脚步声敲击在心坎上,有些寂寥,也有些深沉。

还是更爱清晨的柳枝,清洌的晨风,拂过红墙,拂过我的脸,轻轻拥着,它们妙曼的腰身。

清冽,真是喜欢这个词。

曾有同来自南方的同事说到,还是更向往北方的季节物事,包括料峭春寒中的草木。

就用了这词回他:这季节的北方,见新绿,而萧瑟犹存,是一种清冽的感觉。南方花繁叶茂,正当时候,又的确开得闹了点。

物随心动,都只是心态。而怎样的灵魂,才配得上称清冽?首先可以排除我这样的大胖子,不是以貌取人,连嘴都管不住,又怎能保持思想的清澈高远?清澈、清冽,都是高而远的吧。

所幸还有不算太差的视力,请允许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我,保留对清冽遥不可及,又永不舍弃的追逐。

又想到帆哥赠我的一句:雪消门外千山绿,就透着清冽和喜悦。

清冽而喜悦,当是人生很好的境界!




《吃货暖男》

阿达说,吃货暖男的肉体里,住着诗人清冽的灵魂!
 
好吧,我接受前半句。

阳光很好,天很蓝,枝头犹秃。越冬的石榴有点蔫,却似也做着,美食的梦。

聊聊老北京的送餐。老北京饭馆送餐分“送盒子”和“送锅子”,盒子也分成两种,一种比较高档:金漆花纹,瓣形木托,当中一瓣如花心。还有普通的食盒:规制跟高档的差不多,但涂饰只是普遍的黑漆或红漆。

两种食盒的“内容”当然不同,高档的,放一些著名的熟食字号如天福号、普云楼、天盛号的酱肉、香肠、小肚、酱肝等等,普通的则放一些家常炒菜什么的。

老北京的惯例,立春和二月二这两天要吃春饼,羊角葱和甜面酱自己准备外,一般都会叫盒子,因为盒内熟肉类全,便于卷饼,如果不叫盒子而是自己买多种熟肉自己切丝,折腾半天,也不比叫盒子省多少钱。

除了盒子,还有锅子。老北京人冬季在家吃火锅,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自己制备的白肉锅子,另一种则是提前半天就到盒子铺去叫的铺肉锅子。

到了用餐时间,盒子铺的伙计会把切成大薄片的自制熟肉填满火锅,送“锅”上门,吃这种火锅,在加水烧炭前必须先把锅子里的肉取出三分之二,不然水一开,里面的肉必然会溢出来,吃的时候再随时将事先取出的肉逐渐涮在火锅里,味道非常鲜美。

甭管盒子还是锅子,结账的方式都是送时不收费的,取时再将款项算清交付。

熟食之外,生食也有送货上门的,尤其是肉铺。老北京的肉铺经营者多为山东人,他们热情、实在、勤劳,很快就能跟附近的居民熟识,交上买卖,定期送肉上门,而且别有一番细心之处。

彼时很多北京人家养猫和狗,肉铺就会将肝的尖叶给养猫的人家做猫食,把剔肉时专门留下的一些带着肉的骨头给养狗的人家,且在送肉时一并带过去。

嗯,要聊出口水了。蛰居一个多月,同事可怜我老吃饭堂,叫好外卖时,总会给我也叫上一份。

现在的外卖盒饭,从内容到包装,包括保温,都极其细致到位,真好,回忆,视线,情谊,都是暖的。




《三月》

陈应松写三月:三月,一个娇嫩的词,像豆腐一样嫩,生怕被冬天抢走。三月走着,走着,变成了一个宽阔的、令人景仰的字眼。 

他这样写:鸟在窃喜,叫声宽厚稳沉。 所有的庄稼和植物都像潮水一样暴涨起来。这是一个节骨眼,一个路口。阳光一天一天艳丽,天气一天一天通人情,像狗一样好使唤。天空一天一天高且蓝,终于,油菜花成为了大地的新宠。 远远望去,整个村庄浮在油菜花海里,仿佛泡在蜜里一样。

而我们,一个个三月,一天天的,是在做着些什么呢。
 
捋捋图,捋捋,我的三月。

天高云淡,和我相依偎的楼,斜角够上苍穹,画面尽头,斜屋顶上小小的窗户,里面温暖的小房间,这段时间属于我。

还是最喜欢暮烟渐合,橙光在一点点收,又总舍不得。愈西沉,光韵愈浓。还有浓得象要点着了的时刻,这不管不顾,夕阳的执着。

北海公园的红墙,阳光晒暖了石头,迎春花开得正盛,是应了陈应松的字眼,做一个欣喜的行者。

老丁屋里的花也盛,隔着窗玻璃,和阳光拍和,叶子很厚,轻轻摩挲,象听到有孩子,嘎嘎地乐。

嗯,红屋顶,象童话里的画册,枯枝又踮脚探向蓝天,蓝天安静如瀚海,不起微波。

还是阳光,寂寥与辉煌,塔尖和我,相互安静看着,又轻轻哼起,三月的歌。






《倾杯近》

正在楼道里快步走,收到大佬东信息,他说终于约定一个久未见面的兄弟周末喝酒。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开心,之前一直为这个兄弟担心,现在终于快能见到了,大佬东感慨,该见见了。

我继续快步走,脑海里却浮出两个故事,一个是斩华雄。

讨卓大军的两员上将,均是一回合就被董将中排名第四的华雄弑于马下。关羽杯酒斩华雄,当他把华雄的人头往众人脚下一丢,曹操手中的酒还是温的。

事后曹操对曹仁说:你知道那天我最震惊的是什么?曹仁摇头。曹操说:是刘备的眼睛。当关羽丢下华雄的人头,群情沸腾,刘备继续端坐,眼皮都没眨一下。

第二个故事也是刘备。

他闲居许昌,装低调每日在花园种菜。忽一日被曹操叫去喝酒。饮至半酣,骤降暴雨。遂借天上云雨,纵论天下英雄。曹先手指刘后自指: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刘备闻言一惊,手中所执匙箸落地,时雷声大作,他慢悠悠捡起来: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想着这些让人血脉贲张又会心一笑的情节,我又跟大佬东说:当浮一大白!

大佬东朗朗的笑声仿佛隔远传来:浮好点哦,过期老酒!


《符号》
 
这个断了线又绑上
在桌面静躺的口罩
是特定背景下
渺小而深刻的符号

“闯祸”的师傅小高
拿着推子憋不住笑
张罗着给我换新
我说把腿绑上就好
 
戴着口罩理发
是特殊时期逼出的绝招
而凡事都能笑对
是人生最珍贵的法宝
  
看啊  柳枝更绿新芽劲冒
乐观的心帆不惧惊涛
要把所有细节收藏
让温暖的记忆陪我到老




《绿腰肥》

今天有阳光,白花花一片。可惜也有霾,春分,便象眯了惺忪的眼。

会想,还不如有雨,可以读徐铉: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 他是想说,春雨复苏,杨柳扶岸,但世间万物的热情,还得慢慢酝酿,细细栽培。 而春分过后的清明,便将在外流浪的亲人,纷纷招回。 

最早是因为喜欢李煜,进而关注到了这个随后主降宋的南唐公务员。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说他变节没骨气?当年奉命使宋,也曾意气风发,言辞犀利,说得赵匡胤无言以对,拔剑吼出那句著名的流氓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赞他诗书有情怀?毕竟是降了,甚至还有李煜被赐死也是因他告密的说法。他自己后来也遭人算计,贬到苦寒之地,未得善终。 无论是个人的命运,还是时代的风云,都充满无限的偶然和变数。

回到他那首春分诗,后两句是: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这个时令在北国有点偏晚,气候的回暖也慢于南方。要知这个时候,南方早已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嗯,绿腰肥,把春分写得象是个顽皮的孩子。它召来春风,吹,使劲吹,吹不开也使劲。它唤来春雨,洗,轻轻洗,洗出了欢喜。

它说我们来玩游戏,“春分到,蛋儿俏”,去选一个光滑匀称、没有冷藏或煮熟过的鸡蛋,在桌上大头朝下竖起来,一定要轻手轻脚喔,这个游戏我已和你们玩了4000年。你们的专家煞有介事地介绍,今天是时间的平衡,是白天和夜晚的平衡,所以蛋站立的稳定性最好。不就是玩嘛,你说好笑不好笑?!

还有粘雀子嘴,今天每家都要吃汤圆,还要把不用包心的汤圆十多个或二三十个煮好,用细竹叉扦着置于室外田郊。是要把雀儿们的嘴都粘住哩,你们好坏哟,这样来给我的雀子朋友们设套。

还有什么?偏向晚,绿腰肥。柳岸风斜,玉兰花俏,是该好好活动活动,我这老肥腰。


《快》
 
花喜鹊飞得快
柔枝袭来
我的镜头
追不上它尾巴的摇摆

玉兰花开得快
春风剪裁
我的心头
舍不得未及细赏的凋败
 
音乐元素更迭快
那个叫太一的小孩
完全不懂他唱什么
可也觉得是挺帅
  
这个世界变化快
我的脚板长泡又破开
还是行走与追赶
不要欠下时光的债





《只是想》
 
只是想
存下照片
关于夕阳
已重复了太多语言

只是想
遥寄心笺
关于树枝
勾勒水墨般的曲线
 
只是想
随影翩跹
关于暮色
交溶在了火球里面
  
只是想
丰润心田
关于情怀
随了凝眸千载不变





《春满》

春早不再料峭,公园开始热闹。

虽然都还戴着口罩,眼波已温润流转,烦闷渐消。

蓓蕾藏起羞臊,花开得不管不顾,玉兰缀了飞檐,杏枝撩了黄瓦,不甘寂寞的柳条,轻踏碧涛。

红墙矜持,白塔迢迢。

解绳,不系轻舟,哒哒追着游人的心跳。

春满人间。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