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窗放入大江来(新年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开窗放入大江来(新年一组)

已有 827 次阅读2020-1-20 11:25


《雪的世界》
          
雪姑娘比往年更慷慨一些
特别是昨夜
恨不得覆盖
整个世界
 
电动车扑闪着眼睫
努力将模糊的界线识别
行人小心翼翼赶路
心中不忘剔透的相约
  
茸茸的积雪
在枝头微微跳跃
它们有很多情愫
陪老树追忆每一片黄叶
 
万家灯火明明灭灭
饭香相伴漫向地铁
多想长椅上坐坐
不舍与无限晶莹告别




《呓语》
          
飞蔚蓝天际
做盈盈欲诉一片羽
翔清澈浅底
做嗖嗖灵动一尾鱼
 
躺接云座椅
看断断续续一出戏
行温暖冬季
看红红火火一市集
  
我放逐记忆
每一片树叶都有我的足迹
我放飞思绪
轻声应和处处的花香鸟语
 
我有点迷路
心田弥漫温润的迷离
我不舍睡去
枕着这座城市的脉搏呼吸




《数峰青》

忙碌完几天,突然停了下来,象遭遇停电的直播盛典。

又还不能返京,对着电视机打着瞌睡,好几次迷糊过去,活脱脱一个退休老干部。

腾一下起来,站到窗前,看窗外,微微摇晃的光线,有点象江边。一架架飞机在天幕出现,又渐渐去远,楼群静默,夕阳一点点泛起,一点点痴绵。
 
一句诗跳了出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特别熟悉的句子,但除了这十个字,别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还是问度娘吧,作者是钱起,不是印象中的某个大咖。此人早年多次落第,直到29岁时终于超水平发挥了一次,写下这首《省试湘灵鼓瑟》: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
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
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
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
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湘灵是舜帝的一名妃子,舜帝死后她殉情而死,诗写的是在湘水边经常能听到湘灵的乐声,但诗人不直接写乐声的动听,而是以河神、旅人、金石、舜帝、白芷等人与物听曲后的反映来侧面描写。

河神冯夷听完不自觉地翩翩起舞,楚地的旅人不忍卒听,再坚硬的金石听了也无限伤情,苍梧山上的舜帝听了感激涕零,就连江边的小白花也为它吐露芳馨。

接下来“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是乐声随着流水飘到了湘江,随着悲风过了洞庭。迎风驭水,化无形的曲声为有形。

最后两句就是我脑海刚才跳出来的,真是神来之笔,我们跟着诗人来到了洞庭,希望能寻到曲声的源头,见一见江上的湘灵。但这小子却让全曲突然停止,曲终人不见,江上只有点点青峰耸立。

是吧,湘灵早就与湘江之水,与江边青峰融为一体,处处都有她的曲声和倩影,又处处,无迹可寻。

哈,诗读完了,似乎也不能再恍惚与慵懒了,再去工作吧,要积极些,再积极些。

在路上,继续前行。


《南国即景》
          
70楼
俯瞰
流光溢彩
红黄蓝
 
古榕
耳畔
小鸟叽喳
叫尤欢
  
水面
微澜
粉莲游鱼
静相探
 
灼烧
日斑
琉瓦小径
花正繁




《睡在云端》
          
睡在云端
一切都在变缓
呼吸 动作 话语
还有时光的船
 
睡在云端
一切都在旋转
日夜 穹顶 前尘
还有琉璃的钻
  
睡在云端
一切都在探看
青鸟 蓬山 百花
还有东风的冠
 
睡在云端
一切都在流传
屏幕 灯火 红光
还有万家悲欢


《日影淡淡》
          
日影淡淡
是冬天
在新年的犄角
旋了个弯
 
日影淡淡
是冰雪
在老树的根畔
设了个摊
  
日影淡淡
是新春
在楼群的发鬓
吊了光环
 
日影淡淡
是晓风
催柔软的枯枝
凌霜怒绽


《年味》
          
年味浓了起来
鸽子人行道上散开
象饮了小酒
摇摇晃晃有点嗨
 
年味浓了起来
热汽高层楼顶成霭
是踏了韵律
恣恣柔柔在摇摆
  
年味浓了起来
玩偶商店门口善睐
是流转顾盼
满大楼的张灯结彩
 
年味浓了起来
仍在张张票根期待
是驿动的心
沧桑回望四十八载




《残雪和朝阳》
          
有些事物
一旦相遇就格外漂亮
比如
残雪和朝阳
 
朝阳初升
还在楼间躲藏
残雪长存
是将美好的句子酝酿
  
是哩
它们才是诗人
一句句 都在唇上
一寸寸 都是诗行
 
是哩
它们没有悲伤
一秒秒 都在相守
一天天 都向春光




《洗天》
          
积雪不会上天
但它放飞了
涤洗天幕的
心愿
 
寒风受托
天地间盘旋
顺带清冽
我混沌的脸
  
折射光线
风车漫卷
灯笼更衬
深蓝无边
 
最是枯枝啊
柔舞翩跹
向阳开处
春蕾乍现




《枝月故事》
          
枝月相望
似近还远

浓情一腔
 
枝月相藏
欲说还休

心绪一荡
  
清风来拂
晨曦流淌
尖塔欲迎
破晓澄光
 
世间万物
心明眼亮
枝月故事
一慰柔肠


《三仰》

早上出门,晨雾蒙蒙,晨曦在云里透着,象深藏了许多爱恨。

又有枝月故事的续集,多了云,舒展,恬淡,而深沉。

却想到三仰峰。这座武夷山的最高峰,三仰皆昂首向东,高者为大仰,次者为中仰,再其次为小仰,故名。

仰望三峰,宛如巨石三片,斜插碧霄,又如旌旗招展,骏马凌空。

真正让三仰峰闻名于世的却不是景,事实上它只有七百多米,让世人真正景仰的,是茶。

武夷岩骨花香,岩岩有茶,非岩不茶。然唯有正岩茶,茶汤在口中毫无涩感,茶汤咽下,喉咙刺激舒爽,口腔、腹腔都出现一种往上顶的强劲力道,口感甚至称得上震撼。

最好的形容词是这个:八面威风。

三仰峰不高,但它是正岩中的正岩,不怒自威。

还会想到很多,大自然永远是我们的老师,教我们深情,教我们仰望,引导我们,从容前行。


《时刻》
          
这不是
月圆时刻
光韵依然
驭风成河
 
这不是
花开时刻
蓓蕾欲绽
夜幕难遮
  
这不是
团聚时刻
万家灯火
厨香来和
 
这不是
咏叹时刻
踏雪迎霜
又唱征歌




《暮歌》
          
不知这曲暮歌
该由谁主唱
高塔
还是斜阳
 
不知这袭暮纱
要飘向何方
人间
还是天堂
  
我也铁鸟相仿
装上自由的翅膀
我也放马由缰
随灯火飞扬
 
我只是在车里打盹
噙住了棉花糖
我只是睡在云端
仿佛没有了重量




《平凡的人》

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当然,我们自己就是凡人啊,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所以心意相通。

他使劲拍门,我猫眼一看,不认识,就喊:没快递!

他回了句,继续拍,我没听清楚,提高声音:我没快递,您送错了!

他也提高声音:不是快递,您家电表坏了!

这才反应过来。最近太忙,一直没顾上买电,这种电表是低于一定度数就会自动断电的,已经临界了,我刚才匆忙跑去柜员机买了电。

按以往,都是一买成电,电表就会显示,但这次没有,打了咨询电话,告诉我一个小时内变度数都正常,我就没再继续留意。

那这师傅是怎么知道,怎么来的呢?我带着疑惑打开了门,师傅正在忙着拆电表,厚厚的大衣上还挂着冰渣子。

师傅辛苦了!我说:您怎么知道我家表坏了?

师傅一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胡子上也有冰渣,一抖一抖地亮,他说你一买电,我的设备就会显示,你家金额没过去,就是出故障了。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小机器:我这还有一个pos机,能刷过去就没事,刷几次都没戏,准就是你家表坏了呗!

说着晃晃硕大的脑袋:瞧我今儿这夜班值的,跑好几个地方了,饭都没吃一口!

我有些过意不去,也有些疑虑,想着一会不会给我要高价吧,就说,问询的说一小时内没过去都不要紧呢。

扯啊,师傅又晃晃脑袋:她们那反应慢,维修单子是还没开出来哩,我不就看您这马上到最低度数了,怕断电了吓着您嘛!

我也咧嘴乐了乐,心里还惦记着费用的事,不知道怎么接话。这时候师傅已经利利索索地完成了工作,开始收拾。

我还是疑虑,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师傅已经收好了东西,对我又乐一下,便走出去按电梯。

我跟上去,搓着手,有点吞吐:这,这就走了?师傅呲出大白牙:您还想留我吃饭不成?

说完,抬手关了电梯门,电梯轰隆隆响着,下去了。我闹了个大红脸,心里却顿时暖起来,下意识哼出了那句: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


《西岭》
          
窗含西岭
子美说
岷山的雪
千秋都那么执着
 
西岭有么
山哥问
遥望西岭的人
今天心境如何
  
西岭在呢
我说
当玻璃凝满水珠
朝阳遥和
 
西岭在呢
又有一个声音在说
当眼眸穿越烟波
夕阳轻歌


《滋养》

昨天的清晨和夕阳,今天的夜灯,美景就象温泉,把人心滋养。

更滋养心灵的还是友情,新朋老友,携手共迈前路,让真心真诚,一点点深酿。

又想今天下午的片段。

抽空去健身房,听着法语版的《大鱼》,听不懂歌词,却美得让人叹息,让人惆怅。

有点恍惚,在过道差点与人相撞。

又是一个健硕的小伙子,我赶紧往一旁闪躲,他也躲,竟是跟我同一方向。

随即我们又一起调整,却还是同一方向,赶紧再晃,在差点就撞上的刹那,滴溜溜一转,站定,各自扶住了墙。

正担心暴风骤雨般的怒斥,小伙咧嘴一笑,竟如春风绽放。

我也笑,说了句:咱俩都是假动作!

小伙又笑,侧身让我过,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

嗯,真好,真希望所有的相遇都是这样,真诚、轻松,不急不慌。



《雕刻时光》

都市的各个角落,每天发生各种的事情。

阳光在普照,万千光影,在抚慰楼的棱角,抚慰人心。

更多的,还是琐事吧,比如今天。

我按电梯,等着梯子到,“叮”一声,梯门打开,里面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我护住梯门,冲他们示意:一楼到了!

他们笑笑,没有动,我有点纳闷,但不好问,便自己进梯,去按三楼,我们办公室在后楼,我要到三楼再从连廊走过去。

见我按三楼,小孩一声叹息:哎呀,还是上不去!老人摸摸她的头,柔声说:乖,别着急!

顿时明白,这一老一少肯定是没带房卡,七楼以上的客房,要刷卡才能上楼,估计他们是等着我刷卡坐“顺风梯”,我却让他们失望了。

我按住电梯,对老人说:您去前台叫她们来刷一下卡吧。

老人揽住小孩的头,柔声细语地说:没事,不着急,先送您上去。

小孩撅着嘴,我冲她笑:不好意思小朋友,叔叔也没卡。老人冲我摆摆手,从从容容,小孩歪头吐舌头,给了我一个小鬼脸。

嗯,真好,气定神闲,从从容容,一言一笑一驻足,温润地,雕刻了时光。




《开窗放入大江来》

大寒,归家的、旅游的人流畅酣,还在坚守的人们,看一眼风景,多少看出了意兴阑珊。

读首意境开阔的诗呗?《宿甘露僧舍》:

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

作者曾公亮,北宋的一位文官,却难得深谙兵法,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全才。

甘露寺,在江苏镇江北固山上。寺建于唐文宗大和年间,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重建。下临长江,当时江阔十余里。相传建寺时露水适降,因而得名。

开篇就是惊人之语。“枕中云气”、“床底松声”都是诗人的想象,睡在床上的诗人,从枕中弥漫的湿气感受长江浩瀚,就像睡在了江水两岸的千山万峰。而风吹松声,又似从床底悲壮涌出,醒在梦里,似幻还真。

第三句,由近即远,被江水滔滔扰了清梦的诗人索性起床赏景。“要看银山拍天浪”,却再次写虚,用银山形容波浪的壮观。

“开窗放入大江来”,此句妙极,长江挟风劫雷,奔腾而来!“放入”,本是再平常不过的词,但“开窗”不是看到大江,而是“放入大江”,全诗顿活,仿佛可以把玩巨浪,撼人心魄。


大千世界,原来都是鼓掌之间,人的心胸最大,浩瀚无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