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赴白苹洲(冬深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夜赴白苹洲(冬深一组)

热度 1已有 3006 次阅读2019-12-11 14:46


《夜赴白苹洲》

去不了远方,可以多读诗,有空多去健身房。

夜是海,汗珠凝成桨。枯枝剔透,仰望灯光。即抵远方,且共诗行。

今天读他,温庭筠,《梦江南·千万恨》: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千头万绪之恨,随远行人到了天涯。苍山悬月,不知我心中别话。水面飞花,花瓣飘落眼前。远空碧云,曳曳斜挂。

下阙写沙洲,是千古经典,后人多有仿效。席慕容写《悲喜剧》:当千帆过尽你翩然来临 /斜晖中你的笑容那样真实 /又那样地不可置信 /白洲啊白洲 /我只剩下一颗悲喜不分的心

东坡的《卜算子》,也有类似的意境: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还会想小刚的歌: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是呼应千年前的遥望,细听歌词: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菲 /有花儿伴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不徘徊

于此流金岁月、白云苍狗,演怎样的悲喜剧,寻哪里的,白苹洲?


《最后的告别》
          
和秋天
作最后的告别
秋天赠我予
华美的落叶
 
和秋天
作最后的告别
山坡铺厚毯
裹足如棉鞋
 
和秋天
作最后的告别
垂柳告诉我
长青的秘诀
 
和秋天
作最后的告别
秋阳燃树枝
永不会熄灭


《寒风》

寒风刺骨,所喜还与阳光相逢。

它们是锋利的小刀,狠狠往裸露的脸颊剐,是冰冷的小鱼,嗖嗖往裤管袖管里钻。

天蓝得纯粹,因温度低,使得天空象极了一整块完整的寒玉,那丝丝缕缕的云,是宝匣里柔柔润润的天鹅绒。

旗帜撕扯了一夜,仍在呼和风的喉咙。

玻璃幕墙的光,谁与争锋,耀眼暖心,冰寒世界里,最是它,让人从容。




《透明夜色》

此情此景,又想到那句特别老的歌词,来自程琳:

透明的夜色里/是谁该来送我?

其实夜色又怎么会透明?更多只是一种想象和憧憬。

但再细看,远天的橙亮,把夜色抻得薄如蝉翼,多看几眼,隐约的,就真的象透明了。

万千窗户,星星点点。

夜风也来凑趣,吹红了尾灯,吹空了街道。

隐约有声音响起:让经历丰富,让灵魂轻盈。

果真,这就是人生的真谛?




《相遇》
          
每一片叶子
都将睡去
枝头上的它们
仍抖擞着残躯
 
每一棵秃枝
依然旖旎
阳光涂抹它们
更焕发出生趣
 
每一片蓝天
拥抱心绪
同望更远长路
从不惧怕崎岖
 
每一个日子
都当记取
与闪亮的光点
含笑欣然相遇




《我们》

又见潘老师,心里温润而感动,相识三十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聊得最多的还是文字。

关于文字的功效。我们都是爱文如命的人,上次就说到写不是任务,不需要坚持,是习惯和享受。今天潘老师说她退休多年,今年终于不再编教材了,还每天写日记。

我说您是难得的“三多”之人,读了这么多书,走了这么多路,任教这么多年,不多写一些著作,实在太可惜了!

潘老师说我也觉得要多写,但似乎一直在等,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沉静和开始。我笑,就不要太有仪式感了,我们都在热切期待。

而后我又重提,文字于我是药,熨烫我的心绪;是留给灵魂的糖,供给我源源不断的斗志和能量。让我担忧的,从来不是如何开始,而是如何控制写的欲望。说完自己不好意思吐吐舌头:当然您那是著作,我这充其量是小品文。

关于突破。 我说虽然每次都是我手写我眼写我心,但写得多了,难免会重复或重叠,不知道怎样突破。

阅读!大量阅读!潘老师斩钉截铁地说:读多了,自然就有了新的空间,新的内容和角度。

就是看山不是山了么?我喃喃应了一句,心里豁然开朗。
 
潘老师有些调皮地笑了笑,对我比划了一下拳头:你不要为突破而突破,比如你不能为力量而力量,就如掌中的沙,抓得越紧,流失得越快。你就去阅读和积累,该有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全有了!

关于温度和美感,我给潘老师看了写快递小哥那篇,说虽然特别浅显,但很多人说从琐碎中读到了美好,在寒风中感受到了温暖。

潘老师说这就很好啊,我自己就特别留意并且乐意跟这样的兄弟交流。比如站在寒风中的门卫,大多数人视而不见,刷门卡就走,而我特别愿意跟他们聊两句,问候一声,因为他们不是机器,不是电线杆,是活生生的人。

嗯,真好,我说:也正由此,我们才成了真实、温暖而美好的我们。


《夜韵》
          
我在想
用什么词语赞美你
当乐章
为你徐徐奏起
 
我在想
用什么曲调呼和你
当彩灯
为你披上舞衣
 
二十华载啊
我们筚路蓝缕
用智慧和努力
将风云荡涤
 
二十华载啊
我们劈荆斩棘
终于可以从容微笑
看夜色  薄如蝉翼


《晴冬》

中午只要有空,照例出来走路。

又是大风刮出来的好天气,今天的蓝天,如水洗过之后,又渗入了淡淡的白。

仿佛初融的蓝色的湖面,仍带着白雪不舍的驻留。

碎叶贪婪地在阳光中呼吸,它们去探蓝天,去咬飞檐,似在叽叽喳喳,诉说对尘世的依恋。

我走着,不时停下来,举起镜头。

突然身后传来几个年轻的声音,很洪亮,其中一个在说他刚到北京的经历。

他说:我是前年冬天到的北京,身上就带着几百块钱,那时我刚出来社会,北京一个人都不认识。我下了火车就想,不知道今晚能去哪住,宾馆住不起,总不能去住公园吧!

而后他的声音欢快起来:我懒得想,决定先去一直向往的后海看看,刚好看到一个酒吧在招人,写着包吃住,我当时就想,就这里了!

他的伙伴大笑:原来就是这个包吃住把你勾住了!他也大笑:吃住多重要啊! 

我在后面慢悠悠走着、拍着,本无意听人家的说话,但年轻飞扬的声音,实在太有穿透力,只听小伙又说:酒吧工作还是挺有意思的,丰富多彩,待遇还不错,但我想自己还这么年轻,我要学东西啊,所以我就到了现在这里!

我远远看着这几个西装革履,人摸人样的小伙,不禁抿嘴笑了笑,嗯,真好。

我抬头,漫天满眼的阳光。




《夜机》
          
是带着北方的寒意
这灯火中仍觉萧瑟的飞机
抖一抖机翼
它在轰鸣声中落地
 
南国的温暖
没能温润我的耳鼻
它们需要时间去熟悉
穿山越水的两千公里
 
机舱里的幻彩
长进脑海成了记忆
牌楼上的彩灯
抚摸额头将我慰籍
 
浓叶间又见腾空的机器
是归家还是新的流离
我在凝望中整理眼眸
立向这中宵的凄迷



《踏韵》
          
蕉叶来扶
红花满树
抬眼
云卷舒
 
风起琳琅
动听清楚
乐韵
漫归途
 
楼高影绰
直接天幕
哝语
邀仙姑
 
相逢大笑
把盏难住
华年
尽可书




《初雪》
          
他们说北京
下了雪
朋友圈
都在欢呼雀跃
 
洁白的精灵
是飞舞的蝴蝶
快乐得
就象是过节
 
我却还在南方
守着温暖的街
看立交桥上的灯火
明明灭灭
 
我在南方啊
遥望北京的初雪
请帮我多看一眼
不管相聚  还是离别



《果真》
          
果真飞旗染韵
彩霞传音
北方的黄昏
早早梳理云鬓
 
果真滴水成冰
冽风耐品
北国的寒夜
楚楚展露身形
 
果真白雪留印
残草犹青
山坡的炽灯
暖暖沐浴生灵
 
果真继续奔波
南北不定
桀骜和热情
深深烙进生命

《宿雪洗天》
          
宿雪洗天
不仅是个概念
这不  蓝天露出了
洁净的笑颜
 
不知一宿
涤洗了多少遍
是哩  反正看到了
无限的辽远
 
我和阳光
踏着窗户攀援
红尘多少纠葛
始终还是依恋
 
我和枯枝
昂扬向上许愿
季节几度轮回
冷暖都是人间


《冬夜》

在京定居多年的东北老哥,发了老家山村的雪景。

被其中一张扫中了心弦:山野、斜屋顶、木栅栏,白茫茫一片,远处驶来的绿皮火车也披上了白衣,侧耳,似有汽笛穿越苍蒙,清脆而痴绵。
 
不禁又去想那段话,是,关于雪的场景描述,我始终最喜欢安妮宝贝的这段: “我想与你在一个落雪沉沉的村庄小住几日,晚上喝些温热的酒,晨起携手去看腊梅树。 时间太短,时间不够,但一切都来得及。” 

终还是格格不入了,流离半生的中年,莫不是应该让心房,长上更厚的茧?

是啊,行走于雪后,寒风骤强,劲风轻而易举地穿透大衣,云乌赛铁,恍惚间,都市的大街,竞如了丛林旷野。

还是去找寻光亮,那万家的窗台,天幕遥挂的弯月,更有那数梢后的灯火,流动的黄金一般,蔓延开,燃点凄清寂寥的夜。
 
又忍不住再次去八卦:为什么安妮宝贝要改名叫了庆山? 再想到“有人与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似乎明白了一点。

是吧,如果是安妮宝贝问:“亲爱的,粥的温度可合适?”,总有点矫情,而如果是庆山喊一嗓子:“老公,粥够烫不?”,似乎就有了烟火气。 莫名的,还多了喜感。


《枯枝》
          
不要笑我
杂乱无章
我是用自己的笔触
书写诗行
 
不用怜我
衰老沧桑
我会在蓝天的怀抱
轻舞飞扬
 
不要痛我
无泪有伤
阳光会陪伴
抚摸每一扇心窗
 
不用忧我
孤独彷徨
晨风在召唤
朋友四面八方




《晨昏》
          
我在冬日
相逢一团太阳
它折射我的心河
温暖流淌
 
我在静夜
怀抱一襟月光
它遥挂大厦楼角
夜风轻扬
 
我在清晨
与一棵枯树相望
蓝天下的剪影
甜蜜忧伤
 
我在晨晨昏昏啊
守流年的窗
历数古今中外
万卷微凉


《琳琅》
          
又是夜航
透过椭圆舷窗
去看小蛮腰
还有满目琳琅
 
又是游荡
灵魂和身体
能否留一个
不要都在路上
 
又见丽阳
它们炫亮枝桠
温柔涂抹
乳白色的墙
 
又沐芬芳
它们唤醒记忆
南国的冷
总是裹着温润流淌




《当》
          
当窗格
遇上了夕阳
条框竟象是
更加剧了激荡
 
当残红
抹进了机舱
是安静停泊
更在蓄势待航
 
当遥望
凝聚了霞光
是远山静默
更听长歌嘹亮
 
当岁月
布满了离伤
他说你的灵魂啊
其实永在故乡


《看》
          
看黄叶微卷
透过枝桠间的天
是深秋不舍
老去的容颜
 
看石阶蜿蜒
探向山坡的飞檐
是初冬白雪
新培的缱绻
 
看蔚蓝水面
深拥丽阳的光点
是心绪万千
碧波的潋滟
 
看变与不变
承载光阴的翩跹
是不止求索
岁岁至经年




《定格》
          
昨晚有月
与地上的灯火连接
夜虫们跃跃欲试
穿上了七彩的舞鞋
 
晨起有烟
跟着朝阳向上攀援
那是供热的气体
带来了如春的房间
 
近午天蓝
衬得黄叶格外好看
飞机在枝桠间穿行
安静的世界铅尘不沾
 
未来有路
有目标就不害怕吃苦
挺直自己的腰杆
学习这棵桀骜站立的树




《大雪》

大雪对应归人。

又想到柴扉,这个词突然跳出来。伸指,作轻扣状。再跳出完整的一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我迪迪的马蹄,该怎样,踏破离伤?

老同学去惠州出差,说今天到了惠州一中,惠州离广州的车程也挺远的,你每次到广州不是也回不了家乡?

我说:一百多公里啊,北京广州经常是24小时内往返,很少能回惠州。
 
老同学感叹:家中父母知道你回广州肯定很希望能见着你。我愣了一下,苦笑:也都习惯了。

其实真有那么难吗?更多还是自己懒了。而父母,嘴上说着别回来别回来,报个平安就好,但父亲每次楼前树下的等候,母亲每次不厌其烦地翻找我留在家里的各种物件,都是更真实的答案啊。

继续读诗吧,诗可寄情,尽管人到中年的叨叨,有点滑稽,有点傻。 

清代黄景仁《别老母》: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写的真是直抒胸臆,黄景仁参加举人乡试,屡试不中,无奈之下离开家乡到外地谋生。风雪夜,满头白发的老母亲独倚柴门,在渐渐暗下来的夜色中,任凭风吹雪打。 

此时此境,有子不如无,还要你何用?字字如锤,敲击着人心,令人不忍卒读。 

忘忧草,忘了就好啊,《博物志》中有载:“萱草,食之令人好欢乐,忘忧思,故曰忘忧草。”

古时当游子要远行,萱草作为忘忧之草,就会被种植在北堂前,希望能以此减轻母亲对孩子的思念,让母亲忘却烦扰。 

大雪无雪,晴冷的夜,在心里种一株萱草吧,青青河畔草,静静等,天荒地老。


《光阴的故事》
          
前天昨天今天
天空不同的容颜
它不是三岁孩童
可也控制不住情绪的改变
 
水库柔枝山巅
白雪深拥着残垣
它就是冬的使者
越冷越以温暖的姿态出现
 
晨阳飞霞雾浅
都是光影的盛宴
它永远默默起舞
洞晓却从来不需要语言
 
安静凝望素笺
弯月总这么痴绵
它贴近红尘的窗沿
在把每一颗心灵抚遍




《灯的光年》
          
灯在枯枝间
没有月落乌啼
渔火难见
不对愁眠
 
霜是落心田
追目光的翩跹
瑟缩枝叶
不休指尖
 
灯影夜海面
望天帷幕已掩
莫掀重帘
不寻炊烟
 
勾是冷月延
追消失的光年
仍守尘恋
不怕路远

《不要分离》
          
太阳出来了
它对晨霜说
不要分离
湿漉漉都是你的痕迹
 
太阳升高了
它对屋顶说
不要分离
尘滚滚见惯太多散聚
 
月亮出来了
它对薄暮说
不要分离
花非花正演绎着凄迷
 
月亮升高了
它对窗台说
不要分离
雾非雾还相守着四季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