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深。南北(十月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秋深。南北(十月一组)

已有 4001 次阅读2019-10-25 11:31


《秋深》
          
是微微润湿
一堵墙
青砖排列
眺远一长廊
 
是缓缓洇染
一道霜
叶脉斑驳
绿枝映红黄
 
是波谲云诡
一涌浪
天幕如海
楼群立帆扬

是逝水华年
一掬伤
时光不负
灯火暖夜凉




《人间》

多久没睡过这么长的午觉?似乎很沉,又似乎很浅,仿佛是在穿越一条无限长的隧道。

隧道有光,有图片,是流动的、交幻的。嗯,原来梦也长了脚。

看到很多人感叹无锡的高架桥侧翻事件,有人提到袁泉去年在《朗读者》
的一句话:你在路上随便碰到的一个路人,都是别人做梦都想见到的人。

是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每一个人都很重要,纵然他们于我们可能只是路人。

却惊闻无锡今天又出事,燃气爆炸造成9人死亡,10人受伤。又不知多少人梦碎?真是不知道明天和意外,终究哪一个会先降临。

是吧,让我们多看看天,每一朵流云都重要,都在装点天空,都有人惦记,都维系着日月星辰。

让我们和亲人、和朋友、和同事,和我们认识或路过的每一个人都尽量好好相处。

很幸运,起码我们都还拥有,这个可能。




《如洗天蓝》
          
是经雨水
才能洗出这样的蓝
阳光下  叶子哗啦啦
笑得正欢
 
是经年月
才懂享受这样的寒
晓风里  胳膊刺棱棱
针扎体感
 
我用大长杆
往记忆的深处探
多少个这样的晴日
砌成钟情无处搬

我上尖高塔
往未来的远处瞰
多少回这般的净洗
成就从容和勇敢




《明月》
          
你说过会在
山坡的枝桠盛开
嗯  是这时候了么
痴望着你的  光芒似海
 
你说过会在
岁月的深处等待
嗨  是这时候了呀
欣喜着你的  胸怀敞开
 
当然知道并不是山坡
都市的尘嚣静夜还在徘徊
只是有什么要紧
我看着  看到了相思成灾

当然知道不是在等我
我没有斧子也看不到桂树
只是有什么要紧
我听着  听到了心的节拍




《秋读》

秋云悠闲,映着斑驳的老照片。叶已红,装点着街心小公园。

读《门孔》,是余秋雨写谢晋:他在中国创建了一个独立而庞大的艺术世界,但回到家,却是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天地。

他与夫人徐大雯女士生了四个小孩,脑子正常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谢衍。谢衍的两个弟弟就是前面所说的老三和老四,都严重弱智,而姐姐的情况也不好。

阿三还在的时候,谢晋对我说:“你看他的眉毛,稀稀落落,是整天扒在门孔上磨的。只要我出门,他就离不开门了,分分秒秒等我回来。”

谢晋说的门孔,俗称“猫眼”,谁都知道是大门中央张望外面的世界的一个小装置。平日听到敲门或电铃,先在这里看一眼,认出是谁,再决定开门还是不开门。但对阿三来说,这个闪着亮光的玻璃小孔,是一种永远的等待。

他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因为爸爸每时每刻都可能会在那里出现,他不能漏掉第一时间。除了睡觉、吃饭,他都在那里看。双脚麻木了,脖子酸痛了,眼睛迷糊了,眉毛脱落了,他都没有撤退。

爸爸在外面做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阿四不像阿三那样成天在门孔里观看。他几十年如一日的任务是为爸爸拿包、拿鞋。每天早晨爸爸出门了,他把包递给爸爸,并把爸爸换下的拖鞋放好。晚上爸爸回来,他接过包,再递上拖鞋。

好几天,爸爸的包和鞋都在,人到哪里去了?他有点奇怪,却在耐心等待。突然来了很多人,在家里摆了一排排白色的花。白色的花越来越多,家里放满了。他从门孔里往外一看,还有人送来。阿四穿行在白花间,突然发现,白花把爸爸的拖鞋遮住了。他弯下腰去,拿出爸爸的拖鞋,小心放在门边。

这个白花的世界,今天就是他一个人,还有一双鞋。

陈忠实点评这些文字:

著名导演谢晋先生的情与痛被余秋雨先生娓娓道来,让我们领略到:谢先生的胸襟、柔情和慈爱是如何的既同于常人又超越了常人。余先生的笔墨则因节制而更为饱满,因平淡而更为深切。

因节制而更为饱满,因平淡而更为深切。嗯,余先生写得真好,陈先生也点评的真好。

我又走出庭院,走进秋阳,走进这,从容而澄净的天。




《日子》
          
秃了枝枯了藤
苦恋秋风
一抹
细云陈
 
抹了墙红了枫
还守晨昏
小花
挺精神
 
一亭萧瑟
一桌木纹
一心牵挂
轻着尘

一窗燃灯
一漏更深
一人犹问
粥可温



《传话》
          
你不是秦砖汉瓦
古典而精致
阳光拂过年月
你们  还有枝丫
 
你不在海角天涯
玲珑而静谧
秋风拥吻天地
你们  还有野花
 
是生命
就坦然开谢于四季
是行者
就从容跋涉于霜华

有晴日
就不怕多有寒雨洒
暖意弥漫古今
我们  还有人家



《图景》
          
墨枝淡描柔云
正温馨
好一张
秋日图景
 
铁环托起红影
耀花鬓
盈一腔
难舍浓情
 
小树俯瞰院庭
从容劲
探一臂
自在凋零

蔚蓝更衬银杏
天已净
回一眸
驻留初心




《短长》
          
一念短长
一念很短
一念很长
何处觅天堂
 
夜雨寄光
夜雨疏狂
秋池漫涨
归心怎阻挡
 
蓬莱水凉
蓬莱天荒
青鸟殷勤
霾起又苍茫

厨房奔忙
厨房叮当
饭菜飘香
秋味在故乡




《影踪》

魁哥评我今天的短诗:月亮很圆,就会遥想。我回他:酒醉微醺,就当归乡。

酒不是好东西,但常常的,它给我们抚慰,让我们浮想。

又见夕阳,在尖塔边,在树梢上。雾霾的天空染了色,象粉红的纱,飘飘漾漾。

是吧,人言落日是天涯,没有碧山,暮云也是透的,我应该心安,心安是家。

终于踏进小区旁边的这个健身房,开卡一周了,今天才得以开启新的健身征程。

最喜欢跑步机前的这排电视墙,轮番播着不同的电影,我一下盯上了这部,《当幸福来敲门》。

这是我很喜欢的片子,仅次于《肖申克的救赎》。很多感人的细节,最让我触动的是这个:

加纳没钱交租,大半夜被赶了出来。他和儿子游荡在午夜的地铁站,哄着儿子说是乘着时光机器到了远古时代,为了躲避恐龙,和儿子嬉笑着,钻进了“地洞”。那是地铁的公厕,加纳紧紧地楼着昏昏入睡的儿子,目光悲呛而坚毅。

当晨光透进来,有人在外面不停地推门,加纳用脚顶住门,坐在满地的卫生纸上,捂住仍在沉睡的儿子的耳朵,眼泪无声地流淌。

这是一组让人心碎的镜头,又是火焰,在内心灼烧和升腾,让人坚信,这样的男人,无坚不摧!

片子看完,也锻炼完了,走出大楼,黛青已浓。大吊车挑起灯火,邀舞夜风。

嗯,这种东拉西扯的文字,我写起来最觉得过瘾,是随意的笔触游走,又藏一些梗,有人懂高兴,没人懂也暗喜,是象了恶作剧之后,躲过大人目光的小童。

哈,又想到大佬东多年前的评述:当心,此人的文字善于营造梦境,看进去,不知不觉,就自己也模糊了,影踪。



《约会秋季》
          
我看见
阳光和树梢在耳语
述说着
秋的旖旎
 
我听到
树叶变黄的痕迹
淅沥沥
呼唤又一场秋雨
 
我想做一支
描绘灿烂的画笔
当笑容一点点映照
秋之华衣

我想存一怀
碧蓝澄净的希冀
当年轮一圈圈转过
铅华尽洗




《剪影》
          
剪影
剪出宿命
剪出柔树枝
楼间妙音
 
剪影
秋水不定
是风在暗处
脉脉含情
 
剪影
以光之名
含蓄与炽烈
相偎相应

剪影
欲述无凭
呱噪与安静
共染双鬓




《莫道君行早》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增广贤文》中这个哲理句子,到了毛泽东笔下,顿时有了磅礴的气势。

《清平乐·会昌》: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东方将露曙色,但请不要说你来得早。我遍踏青山仍正当年华,这儿的风景最好。会昌县城外面的山峰,一气直连东海。战士们眺望,遥指广东,那边更为青葱。

一直以为如此豪迈的诗篇,应该书写于主席志得意满之时,查资料才知道,《清平乐·会昌》写于1934年。当时中共和红军由博古,周恩来和德国人李德“三人团”领导,毛泽东被排挤出了领导集团,在会昌“养病”。

伟人就是伟人,主席并不气馁,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埋头于做调查研究、读书、向中央提建议。“踏遍青山人未老”就是这种精神的艺术写照。

他说:“1934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然而他内心又升腾燃烧的火,笔触激越昂扬,语言雄奇,反映了积极乐观的状态和坚韧不拔的意志,让人极受感染!

写罢这首词,毛泽东很快就离开了会昌。他接到来自瑞金的急信,要他赶回去。

就在他登上会昌山那天,中共做了重要决定,发布了《给六军团及湘赣军区的训令》,派遣任弼时、萧克、王震率红六军团向湖南西南方向突围西征。这预示着,空前绝后、举世瞩目的长征,就要开始了……

哈,温故知新,膜拜伟人,我也在征途呢!我去看晨星,去看远天。

喷薄而出,豪情漫延。



《南北》


当然是靠窗的座位,只要有可能。


今天不拍云,要拍山。机翼下,轮廓清晰,秀美而雄壮的山。

用心,不是用眼,去俯瞰。

南北的温差,读不懂暑寒,换短袖呗,人再无感,也得随了衣衫。

广场是一片璀璨,如此喧嚣,又,如此阑珊。

小蛮腰,也是闪耀斑斓,它是南国秋夜,色彩的承担。

哈,中间拥一幅紫荆图,逆光,墨色尽染。

这是南国秋冬怒放的生命,越冷越精神,诠释浪漫,还有果敢。




《暖流》

这一周要提速,争取每天都去健身房,出差也要去, 中午能抽出半小时去跑跑也好。

喜欢住这个酒店,跟这里的健身房也有关系。不大,但我需要的都具备了,时间也开得长,早上七点半,一直开到晚上十点半。

中午忙完,看时间许可,匆忙换了衣服过去,前台却没人。我没带毛巾,自己绕进前台,在柜子下的筐里翻。

每次出差都住这里,都来跑步,我也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正翻着,感觉到了目光的注视,抬头,管健身房的小伙子正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我。

见我抬头,他摆个手势,示意我继续。

心底蓦地腾起一股暖流,我冲他笑笑,迅速抽出毛巾,步履轻快地跳上了跑步机。

嗯,温暖的感觉真好。还有早起赶去开会的路上,高楼比邻,路牌上熟悉的地名,秋阳明媚,满眼的簕杜鹃,争相开放,分外温馨。




《谜弟》

好吧,我就是小迷弟,我早早来到这个地方等你。

小蛮腰倒映着追忆,最难得的是有水,倒影过往的依稀。

好吧,我不想讲太多过去,向日葵、薰衣草,城市客厅,漫天灯火,诠释新时代的奇迹。

而我还有多少希冀?陪我一起的兄弟,说你是偶像,顶礼膜拜,只为当年的际遇。

你再叫来的旧友,却也是我们共识。他说记得我写的,关于你的一切。

记得炉火,那冰天雪地的相遇,记得北京初冬的严寒,你车尾箱为我备的寒衣。

我更记得《四月》,我走在四月的春风,看见你种下的树干已冒出了嫩黄的芽,我曾经怀疑树干能否种活,你说只要用心什么都可能发生。树干也有心,所以活了。 

我走进四月的面馆,又是人潮熙攘。我想起那天,也是没有位置,我们一人端一碗排骨面,蹲在门口大嚼。我说你这么大个干部,不怕熟人看了笑话?你瞪我:人的本事在脑里,傲气在骨里,再虚荣老子踹你。 

我走入四月的人群,无数张冷漠的脸,隐藏无数热情的故事。这世界真的很大,人真的很多,擦肩而过的人一定也很多。可是我还是不愿接受已经分开的现实。我对你说要继续跟着您,您又瞪我:你小子怎么还这么没志气。我不是母鸡,更不愿你永远张不开自己的羽翼。 

我走回四月的树干。我在嫩黄中远望。迷离我的眼睛的,一定不是记忆,不是感动。是沙,只是沙,这四月的,无措的精灵。

一起醉吧,四月还是十月,共此起始,共此追忆。





《一束光》
          
那是一束光
朔风撕扯天幕
拼力透出
暖眼橙黄
 
那是一束光
机翼探远修长
河川蜿蜒
云若涌浪
 
那是一束光
灯塔遥望铁网
日夜兼程
处处疆场

那是一束光
信念更添倔强
心有坚守
从不彷徨




《霜降。故事》

霜降,传说掌管霜雪的青女,每逢九月十四都下凡来到人间,在青要山顶,手抚七弦琴,清音徐出,霜花便飘然而下。

一候豺乃祭兽,豺狼们开始到处捕猎,屯好粮食,为过冬做好准备。

二候草木黄落,大地也感觉到了深秋的寒意,树叶们瑟瑟发抖,纷纷从枝头枯黄掉落。

三候蜇虫咸俯,天凉了,连蜇虫也躲在洞中一动不动,沉浸在步入冬眠的梦乡中。

是真切感受到冷了,早起出门只有6度。之后又下起了雨,是北国少见的那种瓢泼大雨,雨滴聚在车窗,盈盈似有话语。

其实这个时间段北国是最冷的,再晚一些就有暖气了。现在更多要看我们自己,或彼此,去相互取暖。

想到那个故事,男人深夜归家,发现阳台里的灯还亮着,他以为是妻子忘记关了,就进去想要把灯关掉,但被妻子拦住了。

他很好奇,他的妻子就指着窗外让他看。他看到窗外的路边,有一辆装满垃圾的三轮车,车上坐着捡垃圾的夫妇,他们正沐浴在自家阳台投射的温润的灯光中,边说笑边开心的吃着东西。

看着灯光中的那对夫妇,男人与妻子相视一笑,静静退出了阳台。窗外那对夫妇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生疏的城市中,有一盏灯是特意为他们点亮。

真是温暖的故事,温暖眼眸,温暖人心,温暖霜降后,我们面向寒冷的,点点滴滴。




《秋歌》
          
是风云的涌荡
天地摆开激烈战场
却又在耳鬓厮磨
迸发温柔光芒
 
是秋歌的悠扬
云彩是谁的翅膀
丝丝缕缕怎系
还有投射热情的墙
 
是水洗过一样
嫩黄又澄净的夕阳
高塔再累也不会睡去
它和远方相互守望

是无限的幽蓝接壤
静谧而华美的地方
空气就象醇美的汤
让我放肆品尝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