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高(重阳前后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不登高(重阳前后一组)

已有 3273 次阅读2019-10-12 11:47


《暮色里》

暮色里的花儿,因了镜头带的光,没显出藏青色。

也没了飘飘漾漾,嗯,是的,暮色本来是动的,我在院子里跑步,它们浅一块、深一块,追随着我。

暮色里的青砖,应该不会孤独。我沉重的步伐“咚咚”锤击着它们,其实它们张开怀抱,在和花儿一起呼吸,也律动欲舞,煎熬,而幸福。

我跑出院子,去追逐风起云涌的天幕。
 
我看到空气如杯子里的水,被滴进了溶液,一点点化开,一点点,浓烈了起来。

灯火恰时赶到,它藏于树荫,它守在楼角,它冲我眨眼,安静的,安静的微笑。

我又跑回院子,此时暮色已老,象一幅油画,终于确定了所有的色调。

是还有些什么心愿,要放在院子,放于暮色,放进花丛,随夜风飘。





《秋阳》
          
你把人间扮成
绚丽的舞台
你跃上高楼
甩出一条条彩带
 
你让远山幻作
金色的大海
你打翻丹炉
灼烧每一颗尘埃
 
你是大雅
足迹踏遍古今中外
你是大俗
执意将万家烟火博采

你很从容
从不辜负眼眸的期待
你很急切
执拗把所有心门打开






《秋之遐思》
          
温度是屋檐间
上蹿下跳的白兔
跳跃的步幅
裸露的皮肤最清楚
 
时光是密林里
时隐时现的松鼠
身影的匆匆
眯眼笑笑装作糊涂
 
我是总难
合理增减衣物
球场上挨帽
咬牙再来总学不会服输

我是又看
新一天的日落日出
眼眸里燃烧
走过四季永远人在征途






《我不登高》
          
忆兄弟还是至田家
插茱萸还来话桑麻
我不登高  我总是少的那人
还来就菊花
 
流水淡还是碧天长
凭栏望仍见路茫茫
我不登高,我只是难舍思量
绿树间疏黄
 
薄雾浓还是暮云愁
玉枕纱难抵凉初透
我不登高,我只盼把盏望乡
炊烟又暖眸

对青山还是整乌纱
看归雁还弹玉琵琶
我不登高,我只待西风白发
斜阳点寒鸦





《重阳絮叨》

一早看到“还来就菊花”,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句重阳诗词之一,另一句是“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之前几年写的都是“少一人”,便想着今天有空写写“就菊花”。后来见刘姐发图配重阳诗词,巧了,她挑的也是这一首。

到中午忙完,开始构思,却发现有点收不住,一口气从古句中偷来了不少意境。

眼尖的小友,一下就从中读出了孟浩然,王维,李清照,晏殊,最厉害的是把我别出心径找来的元代张可久也揪了出来。赞一个!

到傍晚还看人继续聊重阳诗词的话题,却话第一名该属毛泽东的《采桑子》: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廓江天万里霜。

细读,深以为然!战地风光之鲜明爽朗、人生态度之豪迈奔放,脱尽古人“悲秋”之窠臼,哲思丰韵,独步诗坛。

反思自己,心既乏豪迈,又不够沉静,还是需要环境支持。闭上眼去过电影般数小院的风物,很多种花果,葫芦数过,有将近一百个。石榴是隔壁院子的,咧着嘴探墙过来。

嗯,真是特别感谢他们,两个老丁师傅,还有单位里这些深喜花木的兼职园丁们。

再去追一个新闻,“扫地僧”原来是郎平。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上映,7个故事,7个主题,每个故事都能让那个时代的人找到属于当年的激动回忆。

《夺冠》篇导演徐峥在微博自曝,拍摄时郎平指导来探班,“我说好希望您出个镜,但又不能露脸,因为1984年的郎平应该是在球场上。”所以,郎平客串了画面后方的大高个子“扫地僧”!

网友惊呼:这个彩蛋埋了大概也就有8848米那么深!

嗯,扫地僧果然永远是最厉害的!日月星宿,世上没有白走的路,没有被辜负的汗水和苦心。继续走,永在征途。






《暖意》

膘厚扛不过秋凉,幸有秋阳,在楼端,枝叶是墨色,凉意象是慢慢融化,慢慢淌。

走几步,树枝迎向阳光,虽已有枯黄,但因了秋阳的相拥,暖意徜徉。

继续走,走过白昼,感受明亮。走到黄昏,暖意依窗、偎灯、上墙。

更暖的是听到的这个,三个月前发生的故事。一群人在打篮球,一个年龄较长的大哥突然休克,心脏竟然不跳了!立马有人扑上去,用力按压,并嘴对嘴呼气。
 
打电话去急救室,对方唧唧歪歪说我们只为首长服务,打电话的人怒吼:你们这里现在谁主事,叫他马上给老子听电话!

现场主事的还算是个明白人,马上派出了救护车。救护车听着电话指挥,抄最近的道风驰电掣过来,其中一个地方高度不够,驾驶员一脚油门,崩掉顶灯,闯了过去。

到现场,医生接手做按压,没反应,说不行了我们尽力了。立马有人怒斥:你尽啥力了你凭什么在球场就说不行?!又有人大声接话:快往医院送,继续做按压,你累了我们来!

于是七手八脚抬上车,一路不停按压、人工呼吸,到医院,生生抢救了过来。

何等惊心动魄,如惊险的电影;又何等温暖从容,如秋阳,莫急莫慌。

我惊叹: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淡淡回我一句:只因为我们不仅仅是同事,还是战友,是至亲的,兄弟!






《浓淡》

秋云有些淡,秋树在视野,凝立静站。

凝立的,你们懂多少暑寒?

嗯,今天却想写浓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在两个地方热泪盈眶,一是结尾,无数青年合唱,这是对祖国最有力度的热爱,他们是祖国、是我们真正的未来。

另一次在张译的《相遇》,很多人说这个故事说得太苍白,好吧,是我肤浅了,我就是哭了。
 
张译几乎全程戴着口罩,只能用眼神演戏,却演出了契阔之际的悲情。有两幕令我印象深刻:一幕在开头,他被高压水枪冲洗,血缓缓地从他的口罩中晕染而出;另一幕在结尾,他和女友在汹涌的人潮中被冲散,他摘下口罩,对视的一笑成为了最后一面。

我们为什么会对历史上的宏大事件产生感动?是真的,多久没有流泪的我,要多努力去控制,要背身去抹眼角,不想让人看见。我们的感动,并不来自于集体的光辉成就,而是来自无名者的默默隐忍。

我们凭什么享受安宁和平?我们凭什么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根源就在于他们,在于他们牺牲小我,牺牲爱情,成就的,冉冉升起的蘑菇云!

唯一遗憾的是对于张译牺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没有太多说明,其实只要一句,比如告诉观众,因为你的冒死返回,保住了所有实验数据,我们起码又赢回了十年!

高压水枪冲刷,口罩里渗出的血,是我们共同的心痛,痛惜的心情;汹涌人潮中对视,澎湃的,是我们五千年的心!

好吧,是我矫情,我为祖国骄傲,我和他们一样,时刻准备着,为祖国拼命!






《句子》

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句: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这是我最喜欢的文字风格,对状,意境微凉、豁达而悠远。很认真去想,它出自哪里?就在嘴边了,特别熟悉的,却陷入了一片空白。

去问度娘,果真是特别熟悉的,曾经啊,竟是《滕王阁序》,如今到嘴边马上能说出来的,居然只剩了一句“秋水共长天一色”。

再跳出一句: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这句熟悉,出自陈寅恪《忆故居》,特别喜欢“四海无人对夕阳”这样的情境,满眼萧瑟,又染了无边秀美,是遗憾,是感伤,但一定没有后悔。

还是忍不住对比。曾以为喜欢夕阳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悲剧倾向,直到有位兄弟笑道: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毛泽东爱夕阳,就了无悲观气象。          

是啊,努力多学些豪迈吧,是男儿,纵不能胸怀百万甲兵,也该笑看烟云荡阴郁,一襟晚照映豪情!






《我想》
          
我想有一个巨大的肺
吹开尘灰
还一角湛蓝的天空
与风同醉
 
我想驾驭着白云飞
飞到荒漠
种一片茂盛的树林
柔枝轻垂
 
我想扬起锐利的锤
迎向生活
绽一个轻松的笑容
困苦俱碎

我想掬一捧甘甜的水
浇灌心田
将所有的干裂修复
温润和美







《暖一下》

地铁站的清洁工,一早忙碌,我经过的时候,他应该是刚忙完这个阶段的工作,正坐在台阶上喝水。

空气有点凉,风从台阶的高处下来,他打开了保温杯握在手里,热气袅袅升起,象是和冷风交汇共舞,我的眼眸和心底,突地,都暖了一下。

去走路,走过小木箱里的小花,箱子上系着结,是馈赠路人的礼品。路口的红灯有点长,在我身边的人和自行车慢慢增多。各色的服饰,各种的表情。

人生真是奇妙,此时和我肩并肩站一起的他们,一会又将融入人潮,继续走,很快或晚一会或再晚一会,就完全没了关联。嗯,还是为此时的肩并肩,暖一下。我们也共同,路过了这些花和叶。

去理发店,自从开始中午走路,干脆在这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在这个小店开了卡,二十天或一个月,走到这里就停下来修剪一下为数不多,稍长就杂乱不堪的头发。

这店是几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凑钱开的,他们跟我都已经非常熟络,带头的我们都叫他胡子,他最爱跟我侃球。进店,他们都在,七嘴八舌地叫着哥。我坐下,看着从小窗户漏下来,微微摇晃的光影,微微的,心又暖了一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