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于天地(外八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人于天地(外八篇)

已有 3522 次阅读2019-10-9 09:53


《幽蓝似海》
          
夜幕幽蓝似海
没有浪涛
没有回忆
只有温暖的存在
 
轩窗柔光洒外
不要浓妆
不要喧嚣
只听夜风的告白
 
高枝流光
是挑上楼端的金钗
远灯溢彩
是晨昏轮回的不败

且莫感慨
人生总被际遇剪裁
屏息静气
期待心花的盛开




《组合》

一只葫芦,一丛红花,一抹流云,它们,都是有来生的吗?

两天,落日抹墙的对比,不完全相同的时间段,一个炽烈,一个温柔,象性格迥异的双胞胎。

相同的电线,颤颤悠悠,是连接起了,过去和未来。

它们又满载能量,笑向渐暗的夜,去点燃,灯花盛开。

再经历什么轮回?天空又蔚蓝如海,浓枝却是帐帏,要遮蔽弧型的阳台。

去拥抱季节,去偿还日月星辰的债?

去探深秋的月季,渐黄的叶子,仍托出花蕊,娇嫩不败。

还是跃上杂乱车丛之后,那灯牌?做一只林间的鹿,伫立回眸,或是从容收蹄,竖高傲的角,任都市扑来喧嚣,安静等待。





《道理》
          
你说要诠释秋季
狗尾草阳光下游弋
不需要任何修理
留住秋的印记
 
秋树挺天而立
不为了见证奇迹
它就是告知季节
斑驳就是回忆
 
还是夕阳唏嘘
它不烦我还让我容已烦的你
它点燃万物
它深拥塔基

它说人生需要沉积
但沉积不是沉寂
加速
才是最大的道理





《风景》

秋日的天穹,温和而沉静,又不失热烈,染了韵飘了红,旗帜舞风。

浮雕尽显玲珑,金樽畅享激动,排成行漫了街,大巧不工。

大圆柱,也着华装,灯光点点,灿若星空。

还看夕阳,橙色的世界,温暖眼眸,与人的心底相通,浪漫,而隆重。

又去找寻风景之外?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整理单车的师傅就象园丁,辛勤的双手,飞舞于多彩的花丛。

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精神矍铄,端坐在街心公园的石凳,告知游客她和新中国同龄,脸上洋溢的自豪与欣喜,让人动容。

嗯,原来这些更是风景,温暖的,定格于红尘之中。




《见证》

楼顶、车头、孩子的手,到处都是红旗,大大小小,都是豪情漫溢。

我从午后,一直看到夕阳和灯光,给长安街披上了舞衣,嗯,一切都有了韵律。

还有回忆,弥漫在澄净,而深情的天际。

我想到国庆五十周年前夜,奉命来京的你,忙完来看我,要回去时街上已封路,遂留在我的住处。第二天还有重要任务,两人以茶代酒,指点江山,谈笑间东方渐白,朝霞散聚。

是,我只愿记住更多的欢喜。借用今天刷屏的那一句:“山河已无恙!这盛世如你们所愿。”鸿哥,愿你安息。

又去想六十周年,我也在这里,使劲地昂高头,昂高,去看天空,看那些拉着彩带,呼啸而过的飞机。

嗯,今夜,今夜我也在这里。

过一会,忙完所有事情,在我们的小院子,木亭下,藤蔓边,让我们拉出灯光,摆下筵席,为祖国庆生,举杯,敬我们用汗水和智慧浇灌的,际遇和友谊。




《人于天地》

人于天地中,似蝼蚁千万?

只是视角吧,于天地,我们似蝼蚁,甚至微尘,而于蝼蚁,我们又是神一般的存在。

有什么要紧,人于天地,人与万物,总是一种存在,又终只是过客。

太白的散发弄扁舟,东坡的江海寄余生,抑或范文正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都不过是人交予天地的答卷。

还有些什么?

看似普通实含禅机的商家广告:广厦迎佳客,和风即故人。

小孩对着飞过的小鸟招手,兴奋地叫着:哈罗!

更有这汇聚万户千家的楼,风云下、暮色里,长臂探日月,塔尖指方遒。最是秋阳又升,深拥楼顶,墙上光动,灵若鱼游。




《如歌》
          
斜阳染天河
一道潋滟泛金辙
都道北国秋正好
红旗来贺
 
白塔远定格
数抹残红水瑟瑟
且遣飞檐衔朱丹
凭栏拍和
 
柳岸舟不遮
繁花斗艳正时刻
遥望又冪青松顶
烟色渐合

琼岛瑞难舍
春阴还待来年得
最是一桨捞落日
岁月如歌




《在萧瑟处》

假期最享受的就是打球和读诗,躲开人山人海,在萧瑟处,与自己的身体及心灵对话。

是,已然萧瑟了,落叶铺满了小径,我在光影中举起手机,于是也成了风景。

是,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今天却来读他内心最孤寂的一首:
 
倦枕厌长夜,小窗终未明。孤村一犬吠,残月几人行。衰鬓久已白,旅怀空自清。荒园有络纬,虚织竟何成。

漫漫长夜最是难熬,窗户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光亮。荒寂的孤村中间传来狗吠声,却依稀只有一只。

我有过这样的生活经历,万籁寂静不是最安静,若多一些狗一起吠,虽招烦,也不至于这般悲凉入骨髓。

几个行人在残月下赶路。夜深人静,他们是要去哪里?眼睛里可是正燃烧着倔强和憧憬?

坡公慨叹:我已经年老了呀,离家太久、太远,眼前荒园,阡陌纵横,蟋蟀声声叫个不停。而空叫鸣,又哪能有功成呢?

这果真是坡公所写?哪有一丝他的烙印?其实当然是他,这首古诗写于1099年,当时的苏轼已经63岁,远在海南儋州,夜深人静,他真正面对了自己最脆弱的本心。

还想昨天日成兄弟评论时引用的那个典故,也是差不多时候,在儋州的事情:

某日坡公拿着锄头准备出去干农活,路上遇一妇人,妇人说:“看你以前应是人中之龙,养尊处优,可是这一切都是浮云而已。”

是吧,又有什么大不了呢?“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还在千秋万代,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的,情怀与胸襟。




《于无声时》
          
于无声时
不要惊雷
倦云染了天幕
有点黑
 
于无声时
秋雨微醉
细密啮过手背
有点贼
 
我也去接
落叶坠
清霜透了叶脉
不思归

我也去杠
虫子嘴
胳膊犹呈寒风
不白给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