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九月一组)-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凭栏(九月一组)

已有 2085 次阅读2019-9-16 15:42


《凭栏》

好久没读诗了,肠肥而脑空,是为中年油腻。

庸琐生活中读到好诗,就象穿过人群、跑过黑暗中的棚户区,一条洒满月辉的大河,赫然出现在眼前。

又象飞机苍茫中穿行,机头突地一抖,啄开云层,万家灯火,扑面闪烁。

读她,李清照,婉约词派的代表,偏有豪迈挥洒的这首:《题八咏楼》: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八咏楼,原名元畅楼,在宋婺州(今浙江金华),是当时的临观胜地。

当时汴京沦陷、北宋灭亡,南宋朝廷的驻跸之地建康、杭州也先后失守。这让诗人慨叹,大好河山却丝毫没有安全保障,唯留予后人,代咏悲愁。

后两句“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是说水道密集可以深入江南三千多里,战略地位足以影响江南十四州的存亡。

这里借用了晚唐诗僧贯休诗中的“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贯休正是婺州兰溪人。

“十四州”是用典,据说钱镠称吴越王时,贯休投诗相贺,但钱镠意欲称帝,要贯休改“十四州”为“四十州”,贯休留下“州亦难添,诗亦难改”,拂袖而去。

这样写,明显是讥讽南宋朝廷恬不知耻,竟不惜国土丧失。李大姐重黎明百姓,痛山河破碎,实不让须眉!

是以这首诗距今虽已近千年,但余韵不绝,读来让人深感豪迈!

又去想那句:“壮志未酬,岂能空自悲切?有几人中流击楫?有几个能借古人史笔,书写当代?当代呵当代,人们只谈风月。” 

哈,今人啊今人,何颜悲愁?!


《秋夜》
          
秀几条线
墙壁红了脸
枝丫共摇呢喃
看树影翩跹
 
弹一束光
亮出弯弧圈
夜幕泛成瀚海
藏繁星点点
 
排一队列
风细凝刀剪
薄脆如贴窗花
修出景无边

矗一高塔
指点千机变
茅草欲舞凉露
谓此心可鉴



《一束光》
          
一束光
头顶上
从年少的江畔泛起
在记忆和现实间摇晃
 
一束光
在流淌
它会讲故事
再暗的心绪也随着亮堂
 
一束光
照远方
它爬上机翼
跟着风儿去流浪

一束光
束束光
远远近近排成行
是我肩胛  隐形的翅膀




《机场素描》
          
与橙色汽车交错而去的轻轨
风儿有点微醉
它们刚刚拂过
高山和流水
 
在蓝色网箱争相探起的鱼嘴
珊瑚有点后悔
它们刚刚错失
和水草的约会
 
隔落地玻璃安静排列的机队
丽阳有点小累
它们刚刚擦亮
红字和紫穗

沿传送履带疯狂奔跑的双腿
少年噙着泪水
他还手捧花儿
去将爱人追回





《留晚照》
          
火球掉进了灯罩
夕阳在延续美妙
我刮掉胡子
凝望中变老
 
高楼连接了天桥
路面竟有些寂寥
风停下脚步
厮磨中吐槽
 
枝叶似要被烤焦
天幕却起了烟涛
又是那只眼睛
竟觉了浩渺

总沉迷留住晚照
随你们尽情嘲笑
最丰富的人生
是坚守爱好




《白露不凉》

山哥这样写秋天:“金桂耐不住了,把一个春夏的阳光,全化作温软的色,温软的香,在初秋的清凉里,到处宣示,耳熟能详的表述,不易察觉的差异,终究成为满院的渲染。
        
诗人说:万物都有欲言又止的悲伤。同人说:忍耐的意思是,你做当下的事,来年开春自有答案。
        
说得这么好。如果她们说的都是秋节,刚好说中了你的节奏,那是因为你正起伏在节奏。
        
如果她们说的就是节奏,刚好又拍中了你的律动,那是因为,你在秋天。”

喜欢这样的文字,它们不象是写出来的,是在心里酝酿着,酝酿着,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汩汩就流出来。

可惜我没有这样的功力和耐性。嗯,我以量取胜。

白露已至,有点匆忙,象是赶来参加某一个庆典。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若以单句论,这是千百年来我最喜欢的诗句。 

白露,看到这个词就深感浪漫而惆怅,白露为霜,怀人路惘。看, 诗人们都坐不住了:

李白说,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杜甫说,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还有王勃:月明白露澄清光,层城绮阁遥相望……

可惜今天的天气却是不赶趟,最高居然有三十六度。云层也深厚,伴着热辣辣明晃晃的阳光。

多想有深隽如洗的蓝天,诱使目光和灵魂,脱离身躯尘俗,无限升腾,向上,向上。



《漂移》

同看秋露白,南北皆过客。

赶上了末班机。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灯光清晰,到迷离,又到清晰。

恍惚间睡去,今夕何夕?

一天忙碌,间隙喜见秋阳。

花间,树下,黄叶旖旎,在如茵绿草上,惬意地休憩。

更见蜿蜒小径,也托着黄叶,沐着秋阳呼吸。

尽收悲喜。





《善解》

将圆的月,照高楼,如映宫阙。

奔涌的云,聚塔尖,晓风不烈。

古榕矜持,小灯守缺,大圆陶罐,硕掌与天接。

又见秋阳,枝丫间洒落,盆景上涂抹,是秋天的眼波,妙语善解。

还落碧池,鱼儿追光,戏耍水面的叶。

还染古建,雕柱飞檐,安静而祥和。

再灼了远天,是信念的火,永不泯灭。





《最美的景,最真的情》

从高处看那阳光洒下的图案,剪影很有型, 丰富了生命。

立交桥的簕杜鹃又红了,它和高塔,和天上的云,遥遥呼应。

夕阳理了理云鬓,空地里、草地上、榕树旁,它流淌,它泛黄,鲜活了风景。

到夜晚,彩灯助兴,最喜红,蓝,白的星星,是在竖耳,将夜风聆听。

还有老友,讲到当年中学,买不起饭票,两个好兄弟,故意嫌弃学校的餐食,就是要把饭票丢给他。

人生就是这样吧,最美的图,最真的情,都留内心。





《昼与夜》
          
挥一挥衣袖
作金边天幕的别
不带走一片云彩
安静走过南国的街
 
凝一凝眼眸
融白墙炽灯的烈
辗转过多少脚步
驻足抚摸北方的夜
 
蹙一蹙眉宇
失日月星辰的约
留多少惆怅心头
寂寥呆守中庭的阶

抒一抒胸怀
寻山川大河的解
叹几许闲愁自找
笑展庸常生活的结


《中秋》
          
蓄一汪水
秋草肥美
顽童用树枝
撩起秋风醉
 
盈盈倒影
落叶思归
游子用遥望
平复欲奔腿
 
秋云浅堆
花红不褪
总是少一人
鬓毛黯成衰

再眺天际
宏图待绘
牢记父老恩
男儿志不悔





《圆缺》

到夜深,终于守来了清月。

真的是清月,不是月朗团圆的感觉。

它和夜风相约,时而吹散浮云,时而聚来月晕。

风是凉的,满月,也因了云影幻变,似有了圆缺。

月下楼群也是清冷,大多灯火已睡去,更渐老,滴露空阶。

我是要在找寻什么,月未落,霜未冷,哪有江枫渔火,伴我心绪,明明灭灭。




《夜泊》

昨晚对月写《圆缺》,结尾是引用了从小就读的一首诗,再读读呗: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月亮已落下,乌鸦啼叫,寒气满天,江边的枫树和渔火,是两张模糊而深沉的脸,对望着,对望着,直到忧愁而眠。

姑苏城外,寂寞清静的寒山寺,半夜里又敲起了“分夜钟”,声声传到客船,清越而缱绻。

纵观景物的挑选:前两句的落月、啼乌、满天霜、江枫、渔火、不眠人,后两句的城、寺、船、钟声,有静有动、有暗有明,江边岸上,景物的搭配与人物的心境,达到了高度的默契与交融。最妙的是把“江枫”和“渔火”拟人化,寒钟敲心,清霜如晤。

而我到过姑苏,却是与枫桥,与寒山寺,擦肩而过的。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过客。是吧,于苏州、于北京,甚至于这世界的每个角落,谁人不是错误,何处才是归程?

或许以后梦里就会有姑苏城外的野花,到处都是乌瓦白墙的两层小楼,那些花儿,红的黄的,小小的花瓣,大片大片地洒在楼前屋后。

就是甚至不曾做寒山客舟上的不眠人,只是过客,不管曾经,也如何伫立痴绵。

又去想和凯哥一起去过的金鸡湖,写过那篇《一面湖的三世三生》,每每还会在静夜里回想,这也是一种夜泊吧,让心灵,在记忆里栖息:

姑苏城外,金鸡湖暖。没有寒山寺,没有钟声,只是一面湖,金鸡湖。入住时已是静夜,在消灭了数十只螃蟹和数十瓶石库门后,一行人踉跄着脚步,哪顾上多看湖水一眼。

早起,拉开窗帘,这才看见楼外的美景。临湖而居,湖畔绿草垂柳,湖面烟波袅袅,有如仙境。望湖的餐厅,人影已寥落,倒一杯酽酽的茶,叩一叩因残酒而隐痛的脑门,享受湖光雾霭中,这个方醉方醒、似梦似真的早晨。

再回来已是傍晚,站在落地窗前,看湖面的暮色一点点变浓。几乎缭绕了一天的烟雾已散尽,视线能一直看到湖的对岸。彩灯亮起,辉映湖光星影,象藏着一双双调皮而深情的眼睛。那些眼睛,她们在说着什么?隔窗问湖,湖水不语。不语亦浓啊,回应不回应,美景就在那里,寂静欢喜。

再一天晨起,薄阴,但有风,吹开了旷远辽阔的水面。遥远彼岸的高楼,象隐忍深情的男子,矜持伫立。

姑苏城外,金鸡湖暖。没有寒山寺,没有钟声,只是一面湖,金鸡湖。三天,转瞬即过的三天,仿佛见证了这面湖的三世三生。


《一棵秋天开花的树》
          
一棵秋天开花的树
呼应着天高云舒
它定格的背景
是千家和万户
 
一棵秋天开花的树
从读过的诗行跳出
我没去佛前许愿
只在这尘间祈福
 
一棵秋天开花的树
枝叶傲风不愿平复
我虽然身影肥硕
也想随它们欢舞

一棵秋天开花的树
花朵八方鸣放叮嘱
我已经饱尝流离
只想休憩于尘俗




《致晚霞》
          
你烧了多少年
从海角到天边
从洪荒到眼前
都是最妙的遇见
 
读了你多少遍
从双眸到心田
从丰富到极简
都是最美的光线
 
一直把你挂念
从实景到照片
从阴雨到晴天
都是最浓的缱绻

一直伴你翩跹
从山巅到庭院
从时尚到古典
都是最深的痴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