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短章-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归乡短章

热度 1已有 779 次阅读2018-2-25 15:12


《归期》

 

庆幸航班上终于不用关机,可以捕抓住,光影的旖旎。
 
蜿蜒向远的大河,象玉带,象丛林的小溪。仿佛探身仍可捞到冰棱,是在倾述,冬将离去的消息。
 
夕阳染云,染机翼,甚至染上了发动机。云朵薄薄厚厚,都是乡愁的散聚。
 
归去,归去,挑起夕阳,挑动记忆。
 
又一年的游走啊, 终迎归期。








《短章》

 

这里的春天,已经喧闹了枝头,紫荆花、红木棉,争先恐后。
 
这里的江河,永不停歇地奔走,霞染韵、跃层楼,共谱风流。
 
这里的老人,哦不,是全国的老人,今夜都温润了眼眸。
 
菜摆满、酒管够,欢庆聚首。

 


 



《守候》

 

轻风不走,雾失惠州。
 
不是手抖,是实景。树梢塔尖,迷离倩影,来路远岸,唯余粘稠。
 
到午后,雾散云柔,鹅城象浓睡初起的女子,懒梳妆,却已滴溜溜睁开,水波流转的眼眸。
 
花枝细展,霞染亭楼,更有浓枝中,耀目跃出的夕阳,是木讷的汉子,将这千年古城,深情守候。







《鹊踏枝》

 

晨起,窗外林木葱茏,真有雀儿,跃上枝头,点着枝桠轻漾,再一阵风,不见了影踪。
 
影影绰绰,楼下的东江,竟有白色的飞鸿,扑闪着翅膀,掠过水面,没入对岸的草丛。
 
真替家乡的亲人高兴,如此美景,如此真实地遍布于,新老城区之中。
 
不仅东坡,那个擅填《鹊踏枝》的词人,晏殊,到此也会极欢喜的吧。
 
你曾写尽游子的伤: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极天涯路。
 
也曾尽数痴绵的情: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瞧,这里也有小园,也有花阶,江水又已,拥住了斜阳的美目。你是否也学坡公,迷离了,归途。





《笑忘书》

 

如流沙滑过指缝,那些日子,呼啸去远。
 
却也留下许多,经年不变。
 
比如妈妈做菜的味道,比如海边老友送来的,家乡特有的海鲜和干料。
 
又想那年,从广州奔深圳、东莞,行程很紧,出门时匆匆抓来三张CD,居然都是她,而且都有这首,《笑忘书》。
 
一路王菲。一路笑忘。 其实那一路离我出生、成长的城市很近很近,甚至就餐的餐具,依稀就是我孩童时期的款样。
 
车轮飞驰,两旁的树挺拔而茂密。开了窗,咸咸的海风,不容抗拒地扑面。皓白的鸥,在树梢轻盈翻腾,划过一道道无痕而幽雅的弧。
 
是,人真正应该珍惜的,是一旦剥离财势和地位,还不能忘、不敢忘的,是人与地、人与人的情分。
 
也如今晚,这几个从小共同长大的,年近半百的汉子,在风云掩映的球场,和我一起挑战小鲜肉,一起挥汗如雨地,将这个主题诠释。
 
是,感动地要哭 /很久没哭 /不失为天大的幸福
 
纵使,我不再是二十岁、三十岁,而是离乡,三十年。





《雨后春》

 

雨后的南国,春天流淌在滴水的枝桠间。
 
雨后的南国,春天涌动在江面的水浮莲。
 
阳光透过新绿,乍隐乍现。
游人又聚西湖,倩影翩跹。
 
人归处,雨润故园。
心归处,声声啼鹃。

 

 


《合江楼》

 

城市有水就灵秀,比有一条江更好的,是有两条。
 
两江在此合拢,有楼名曰合江楼。
 
海山葱茏气佳哉,二江合处朱楼开。蓬莱方丈应不远,肯为苏子浮江来。
 
这是坡公到岭南的第一站,本来以他贬官的身份,是不能住进号称“广东六大名楼”之一的合江楼的,但当时的惠州太守詹范对坡公非常敬仰,坚持把他安排在了这里居住。
 
坡公于此住了一年零一个月,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而我一介俗夫,自从父母五年前搬来这附近居住,也有幸在每年假期,学着坡公,吸两江之灵秀,扩云天之胸襟。
 
最喜入夜,江面流转七彩的光,合江楼也披彩衣,它展眉,它舒展腰姿,和两江一起,畅快呼吸。
 
我又想到,春节更是“合”吧,归家绕膝,挚友相聚,人生至此,最旖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8-3-1 17:36
手机功能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的,俺越早完蛋。高智能犯罪越来越高。俺时不时索性关机。
回复 桶爸花园 2018-3-2 12:38
羊大: 手机功能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的,俺越早完蛋。高智能犯罪越来越高。俺时不时索性关机。
羊兄继续天马行空啊!元宵节快乐!
回复 羊大 2018-3-3 11:02
桶爸花园: 羊兄继续天马行空啊!元宵节快乐!
歌:就这样流浪。 海子三毛诗人作家-----,就这样流浪。几年前的驴友大部分老去了不上镜 ,俺也只能就这样流浪。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