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归回-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冬之归回

已有 2966 次阅读2017-12-24 18:32


《相见欢》

 

终于全部秃了枝,冬天舞树作笔,书写萧瑟的诗。
 
天蓝如洗,香烧心字。
 
又是一年,雪讯来迟,红尘世,犹有多少,未了事。

未了事,此心知。天下再大,最系父母颜慈。
 
南飞雁,归共卮。







《归来,就仿佛我们从未离开》
 
归来  就仿佛我们从未离开
我看见窗前的枝桠
一夜间
葱茏了姿采
 
归来  就仿佛我们从未离开
我听到门口的小河
哗啦啦
陪着我感慨
 
归来吧  就仿佛我们从未离开
我翻出童年少年青年的印记
一张张
凝结了情怀
 

归来吧  其实我并没有长大
父母一左一右  拥我入怀
我一直是那个目光懵懂的少年啊
从未离开




 

《遇见》
 
狭窄了许多的街道、寥落了不少的车流告诉我:这里不再是大都市,是你内心,最深的痴绵。
 
柔和了许多的清风、记载了故事的场景告诉我:这里是南国,你的故里,你梦牵魂绕的,相连。
 
浮云过来,融融不知话语的边。
 
紫荆过来,球场外渲染故园的缘。
 
是吧,这就是故园。还有什么值得计较呢,当我拼完一场球,于几十年老友,又一起的,遇见!
 
 
《号码牌》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听见,冬天的离开?
 
这简直就是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蓝天深拥着云彩,从不察觉寒意的花朵,枝头树下,都在盛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不愿醒吧?宝塔凝立,象在回味,与江岸的对白。飞桥威武,那是检阅的元帅,他的将士,江畔的栋栋广厦,正沐浴丽阳,严阵以待。
 
还有呢?黄叶醉舞红花,是倾述怎样的,相思成灾?我等的,是在多远的,未来。








 
《归乡》
 
陪同母亲回她的故乡,东江边上,依山傍水,迤逦秀丽的村庄。
 
拥挤的羊群,咩咩咩,挡住我们的去向。
 
山村的野风,吹吹吹,吹暖傍晚的斜阳。
 

果实缀满了枝,美味堆满了桌,母亲曾在村里当老师,她的学生,学生的儿子、孙子,熙熙攘攘,挤满了一堂。
 
最是这入夜的乡野炉膛,现拔的萝卜,切丝作馅,裹以虾米肉干,熊熊炉火,灼烧成,幸福满足的模样。
 
幸福满足的模样,我伸手烤火,我装饼入囊,我歌,我笑,风渐悄,夜未央。







《噢》
 
噢,原来你是这样的西湖。冷风扫净了天空,清冽了湖边。红花耀眼,似与宝塔、与广厦,隔远相连。
 

为佳节赶制的灯船,已经浮出了水面,若干日子后的鱼龙舞、星雨落,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噢,原来你是这样的东江。你是如此深爱,漫天的斜阳。层云叠嶂,可是你,踏韵而舞的霓裳?
 
小小的机船,是你的信使?去远渐恍,直到没入碧涛荡漾,没入与天共色的水光。
 
噢,原来你是这样的南国。中国结、红绳索,万家灯火,江岸闪烁。
 
光韵粼粼,倒影逐波,故园柔情,竟是如此盈盈,不堪一握。








《柔软时光》
 
浮云游子意,最暖父母心。
 
那楼群相挑的云,象展翅的凤凰。更多的云,染了斜阳,是温柔的鱼鳞状。
 
鸟归巢,是要享受父母羽翼下,无比温暖的时光。
 
这几天天冷,每次出门,母亲都要张罗给我添加厚衣裳,看到我穿得圆滚滚象个球的模样,笑容就象朵怒放的菊花,盛开在母亲的脸庞。
 
母亲新学了一种做鱼的花样,见我喜欢吃,她每天早早就去菜市场,买来最新鲜的鱼和佐料,还有各种我爱吃的菜肴,总把餐桌挤得满满当当。
 
过马路,总有父亲或母亲急急伸来的手。抓住他们温暖的手掌,侧身,迎向来车的方向,心里甜蜜而忧伤。
 
是吧,我还是那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切,一切的一切,恍惚犹在,最柔软、最温暖的时光。
 
 
《神偷》
 
三哥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重新写个高兴点儿的。
 
大佬东说:每次相聚,都温柔的做一个圆滚滚的乖孩子。
小蔡说:能否停留在这偷来的岁月,从此不醒,不归?
 
是吧,圆滚滚的孩子,你偷来的,要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还回去?
 
在这应该高兴、再高兴的日子,你还想说些什么?偷点什么?
 
对碧水环绕的拱桥说?在绿树触拥的蓝天偷?对残荷?对冬日丽阳中,摇曳生姿的紫荆花?
 
“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而明日,明日又隔天涯。









《步点》
 
写的太多,拍的太多了,却还是忍不住写,忍不住拍。
 

写这细细碎碎,拍这山山水水。
 
想到自己多年前的话语:如果说北京、广州的公园很美,是城市的精华所在,这样的赞美一定不适用于惠州。整座惠州城就是一个公园,半城山色半城湖,处处都是留驻脚步的精华美景。         
 
近十年过去,城市更靓,山水更美,让游子流连,让游人忘归。
 
而游子,终是要游、要走,就把这一次,最后的步点,留给一直舍不得重游的旧地,荔浦风清吧。
 
七号楼、八号楼,早已没了踪迹。天蓝得象梦,水清见底,散发极致的蛊诱。
 
长长的枝干,探向亭子,探向,湖心的小洲。
 
可惜我不能等到斜阳流淌再走,留点念想催归呀,那斜阳,会是荔浦风清,最深情的凝眸。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