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吟-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少年吟

已有 7702 次阅读2017-9-26 18:12

 
经过旁边办公室,循笑声而入,有同事在分送自己熬的银耳莲子汤,我的嗓子正哑,接了一杯,喝完,又去讨。
 
同事说来来来,给你倒,再多弄点银耳!
 
嗯,银耳莲子,它们还在汤中翻滚,硕大的壶,还呼呼冒着热气。
 
突然觉得真好,窗外有风,院子有花,屋里有欢声笑语、大口分食着糖水的同事。
 
但其实,今天想写的内容是沉重的。昨天写外公外婆,又想到他了,我的小舅。
 
“只有面对死亡,一切虚浮的鼓噪的假象才会被剥离开来。看到痛惜,痛彻心肺的挽留。 ”
 
关于小舅,最记得三个瞬间。一个是六岁,他哄我抽烟,刚抽了一口,呛得大咳,母亲闻声而出,抬手就打,小舅扑过来,把我护在了怀里。
 
一个是小学,第一次去广州,大舅开车,那时路还很窄,两车交汇,车速快,对面车刮飞我们的倒后镜,朝着我的脑门直飞过来。又是小舅,是他在两车交汇的刹那,见势不妙,先扑过来护我。倒后镜划过他的脸,流好多的血。我抱着他大哭,他却笑,笑得很暖,很轻。
 
那年,消息传来时我也是在广州,老乡聚会。是雨天,来访的朋友有急事要走,小舅要送,朋友说别了,你累几天了。小舅坚持:你有事,我开摩托很快的。
 
老乡说:啊,你不知道?最后时刻,你舅打方向,把朋友甩向路边,他自己撞向那辆疯狂失控的卡车。
 
是,我居然不知道,三天了,母亲怕我接受不了,居然一直瞒着我。我起身,去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木木地站着,木木地,然后突然趴在水池,歇斯底里地吐。
 
二十多年过去,为什么这些细节,不褪去,甚至愈加清晰?
 
是因为小舅,他一直陪着我吧,他的怀抱一直护着我,不管走多远,不管如何颠沛流离。是,又看到他了,他在云端,对我说阿勇你好好的啊,去吧,去跟你的朋友们一起欢愉。
 
然后他笑了,一如当年,笑得很暖、很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