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同(外一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异同(外一篇))

热度 1已有 815 次阅读2017-9-25 11:05

 

 
 
《异同》
 
“异”不用找,拿自己去和木心类比,显然十分可笑,老爷子若在,会不会骂句小赤佬,然后朝我的肥臀来上一脚?
 
却还是忍不住去找“同”。结合华东师大张柠教授的观点,找找啊。
 
一,超时代的串烧。
 
张教授说:木心的随想录的特点,是超时间的生命感受的表达。他的随想有很多对先贤哲人观点的转述和零星点评,尼采的转一点,蒙田的转一点,把这些东西串在一起,像是生命感悟的“串烧”,名人观点的“串烧”。这种串烧再加上他比较清晰干净的文字,读者很快就能理解和接受。因此他有可读性,有市场,但这不代表他有多高的文学价值。木心的作品不能满足对文学阅读要求稍高的读者。
 
我没有系统读过木心的文字,因此不敢对张博导的观点再去作评述。让我心惊的是,张教授调侃的,不正是俺老刘的写法吗?
 
二,分行的随感。
 
张教授说:他诗歌中的机智、机灵、幽默还是有点可爱的,不过他的诗歌跟他的随感录很相似,因而是分行的“随感”,不像诗歌。
 
我又一次心惊,莫非张教授潜进我的朋友圈了?我这一天天,一篇篇写的,不都是“分行的随感”吗?
 
教授没提到的是,我和木老爷子都有好的诗词功底(当然我和他的“好”也是云泥之别),意境提笔自来,所以分行就分行,四不象就四不象呗。
 
三,风铃般脆响的“老清新”。
 
张教授说:现在流行“小清新”,木心有点“老清新”。小清新的特点是,直接面对物来议论,而不是对物所处的历史脉络和人文环境进行总体把握。比如,看见一朵开放的花,传统现实主义的写法,首先是环境描写,然后再写这朵花。但小清新是,没有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直奔这朵花。比如这朵花开得真美,摘回家放在花瓶里,然后我睡觉了,第二天醒来发现水干了,花死了,我哭得一塌糊涂。花的命运本身变成了历史事件,但没有告诉你这朵花在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中的遭遇。

木心这种小机灵也蛮好,就像是风铃一样,叮当作响,很惬意,但“木铎金声”才令人震撼的,不是风铃的那种叮叮当当。
 
好吧,张教授,我把您这段当成褒扬了,我还想补充的是,木老爷子说过:“我是一个人身上存在了三个人,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作家,还有一个是画家,后来画家和作家合谋把这个音乐家杀了。”我啥家都不是,但我也酷爱音律,所以谢谢您张教授,我斗胆替木老爷子应您了,叮叮当,叮叮当,这风铃的脆响,落进了我们的心底。
 
其实有多大分别?名满天下还是寂寞终老?老爷子曾说:“诚觉世事尽可原谅,但不知去原谅谁。物是人非,那些人也早已化为烟尘,究竟该原谅谁呢?”,他留给尘世的最后一句,居然是“叫他们不要抓我”。
 
写的越多心里越是清醒吧,每天都还有写的欲望,还有人愿意看,就很好。

 

 

 
 
 
《归回》 
 
帆哥说:阅尽千帆,不失赤子之心。

我说:人近百岁,又听棹桨声回。
 
想人的归回。
 
想刘亚洲将军的笔触,踏着夕阳归去,便是人在天涯,是孤旅,也是断肠人。
 
木老爷子,您呢?
 
能在家乡乌镇,听着棹桨之声仙去,或许是这薄情世间,给予您,唯一深情的拥抱吧。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7-9-25 19:33
人是化身,从出生至死,化为千万,如陶注入电子 火山未爆发前先引爆,熔浆如此河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