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的二月兰(外一则)-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树下的二月兰(外一则)

热度 1已有 4062 次阅读2017-4-11 11:05 | 二月兰

 

《树下的二月兰》

 

它没在枝头翩跹,桃花正红,李花正艳。
 
它说这挺好,你来,我们在树下流连。

 

枝叶舒着眉,树杆耸着肩;
杨絮舞着圈,春风打着旋。
 
树下的二月兰开了,开在了,人的心田。
 
我是去球场的呀,又被牵绊住了脚步。

树下的二月兰开了,开来了,最绚烂的,春天。

 

 

《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子》

 

又拍花写花,要笑话我了吧。
 
但阳光出来了啊,每一朵它们,都在热烈招手,热舞翩翩。
 
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子。
 
我的?你的?他的?
 
看到了吗?停工的工地,二月兰肆意呼吸,守场的汉子,嗅着兰的气息,抚笛声远……

好了,不班门弄斧了,请出这个老人吧,他最能读懂,二月兰的语言: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我在燕园里已经住了四十多年,最初我并没有特别注意到这种小花,直到前年,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且冲云霄,连宇宙都份佛变成紫色的了。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是花们好象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的。应该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一切顺其自然,自己无所谓什么悲与喜。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子。

 

我想弄清楚,什么叫“悲”?什么又叫“欢”?如果没有老祖和婉如的逝世.这问题本来是一清二白的。现在却是悲欢难以分辨了。我想得到答复,走上了每天必登临的小山,问三十多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二月兰,她却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7-4-12 08:12
有时,听会欢快有节奏的音乐多好: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