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当年那个儿童节-阿波罗-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阿波罗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245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想起当年那个儿童节

已有 693 次阅读2011-6-2 08:42 |个人分类:随想杂文

想起当年那个儿童节
.

/曾宁

.

    “六.一”到了。让我想起当年那个令人心悸的儿童节。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读小学4年级。

    六一儿童节那天,学校要组织我们去革命烈士陵园搞活动。同学们都早早地来到学校,每人清一色的装扮:白衬衫,蓝裤子,胸前挂块“忠字牌”,胸口别枚毛主席像章。那时我是班上的副班长,班长是一位比我长的帅气、高大的男同学。我俩住的很近,常常是一同上学,一同回家,对班务工作配合的相当默契。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坐上自己的座位,等待完成每日必须的“早敬”仪式。那个年代,“早敬” 要远比现在去庙里拜神庄重的多。那场景,现在想起来,实在感觉有点搞笑和愚昧。“早敬”的形式是全国约定俗成的。当值日生一声“起立!”所有的人都必须起身立正,手捧毛主席语录在胸口,神情严肃地伫立在毛主席像前,等待值日生领呼“敬祝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大家便挥动“红宝书”,异口同声地三呼:“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值日生又领呼“敬祝林副统帅”,大家又高呼“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呼过之后,全体齐声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最后是念经般地集体背诵“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在这个“神圣”的仪式上,谁都要表现的非常虔诚,任何人出了差错都有可能立马从“革命队伍”中清洗出去,归为另类。

   
可悲的是,我的班长就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就在这个神圣的仪式上出了差错,使他顿时从全班的“最高首领”沦为全班的批斗对象。那天早敬时,值日生刚喊起立,因为座位空间较小,他在起身时移动了一下桌子,不小心把摆在桌子右上角的“忠字牌”掉在了地上。他慌忙走出座位,想蹲身去捡,却鬼使神差地一脚踩在了忠字牌上。这一幕让全班同学傻了眼。站在教室门口巡视的工宣队老师立刻青筋怒爆,他打着背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班长面前,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怒视班长,历声喝斥:“站起来!”本已异常恐慌的班长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两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低垂着头,任由工宣队老师训斥。“你把伟大领袖毛主席打翻在地,还踏上一只脚,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工宣队老师以其“纯朴”的无产阶级感情和“领导阶级”无比敏锐的政治觉悟,一下就把问题上纲上线到了喜马拉雅山的高度。须知在那个年代,只有牛鬼蛇神才有资格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如今班长敢让毛主席享受这种待遇,那不是撞到了枪口上,找死吗?果然,工宣队老师不容分说,果断做出三项决定:一、撤销班长职务,由我接替班长;二、停止参加“六一”活动,留在教室写检查;三、下午召开全班批判大会,视其认识错误的程度再做进一步处理。

   
整个上午,全班同学都去过“六一”儿童节了,唯独他一人守着空空的教室在写检查。活动完了,我跑回学校,看见他一边哭成泪人似的,一边不停地在纸上写几个字又撕掉,撕掉又继续写。我理解他此时的委屈和恐惧,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要承受如此大的打击和压力,是一件非常残酷和痛苦的事。我什么话也没说,也不知道该给他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陪着他,等他写完后一起回家。

   
下午的批判会,我主动要求做主持。因为我知道,我不做主持,肯定会被点名上台去带头做批判发言。而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去批判我这个童年好友,况且我做主持还可以适当控制会场的情绪。批判会上,先由班长自己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他声泪俱下地做了一个极其深刻的检查。我适时做了定性的点评,为最终获得大家的谅解通过定下了调调。接着是同学们上台发言批判,工宣队老师给这种“学生斗学生”的批判活动做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注解,美其名曰是“从悬崖边上挽救同学”,动员大家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打到谁。于是,那些一心想找机会表现自己思想进步的人,那些平时被班长批评过,对班长心存过节的人,都争先恐后纷纷登台,借机发威,像模像样地学着大人的口气,扣帽子、打棍子,什么“思想反动”呀,什么“背叛无产阶级,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帮凶”呀,什么“世界观没有改造好,阶级感情出问题”呀,如此等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班长只能可怜兮兮地站在台上,低着脑袋任人指手画脚,不能反驳辩解,最后还要面对毛主席画像鞠躬认罪,才算了结。

   
这一天我在日记中记下:一个令人心悸的儿童节!

   
有趣的是,二十几年后,我的班长成为了一名著名的肿瘤科医生,而那位当年的工宣队老师却患了癌症,又正好成了他的病人。班长在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总算老天有眼,现在轮到我挽救你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左岸词宗 2011-6-2 09:02
往事历历啊……
我居然没当过红小兵,红卫兵就更甭提了!
回复 无声的世界 2011-6-2 11:01
嘿嘿,那时还有跳“忠”字舞吧?那时的言行举动都得十分小心,稍有失误,就会变成“反革命分子”或者“叛徒”,那就要受罪咯。 [s:500]
回复 无声的世界 2011-6-2 11:04
哈哈,看来李老师大概是“身份不好”或者是“表现不好”,所以不可以加入“革命队伍”。
回复 周小娅 2011-6-2 12:36
那是个产生疯子的年代!
回复 周小娅 2011-6-2 12:37
我也什么都不是,学都没得上了...
回复 阿波罗 2011-6-2 16:54
每当过红小兵,幸福呀。
回复 阿波罗 2011-6-2 16:59
瘸子跳“忠字舞”,哑巴唱“语录歌”,举世无双,空前绝后。当年有句话,叫做:跳的好不好是水平问题,跳不跳是态度问题。这个态度有如高压线,谁碰谁倒霉。
回复 阿波罗 2011-6-2 17:00
所幸没产出我这个疯子。
回复 黄洁端 2011-6-7 14:13
“告密者”也是集体潜意识中的心理原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