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住证的记忆-浮生如梦-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浮生如梦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3591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暂住证的记忆

已有 9830 次阅读2016-1-1 09:27

暂住证的记忆

 

当今年代,订火车票出行需要用到本人居民身份证,找工作需要学历证,有的工种需要资质证。那是一个时代的产物,相对于这些永久性的证件,在我的记忆里,暂住证有更多难以忘怀的事情。

 暂住证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一些沿海地区,为了维护社会的治安,稳定居民的生活环境实行的一种证件。外地人来到了打工的地方,厂里会帮工人一起办暂住证,在外面的农民工也会去当地派出所办理暂住证。有了暂住证出行才不会被抓去,有了暂住证就说明你在当地有暂时居住的权利。不过办理证件是要等一些时间的,有时候出去逛街因为没有暂住证,那些城管会把你抓住,我们会说厂里还没有办下来。他们会问我们是哪一个厂,我们跟着他们的车辆回到厂区,问过厂里的负责人,才把我们放行。

 外出没有带暂住证,有时也不会那么幸运的。记得2000年的时候,我和村里的儿时伙伴一起去浙江温州打工。那是我初次出远门,坐火车到金华站,再转火车到温州。想起来也觉得很辛苦的,但是为了生活也是无奈的。到了温州城区,进了老乡上班的工厂。每天上班也是很忙碌的,有时候也会想周末休息时去外面逛逛。因为在工厂里晚上加班要加到九点多,加班晚就不出去逛街了。特别是晚上抓暂住证的更多,我们就不出去。在工厂里上班上了两个多月了,还没有去外面的集市上看过,那种心情是不好受的。不过有时我喜欢在宿舍里看书,我从老家带的一些书,有时也会想想家。那一个周末,厂里难得放假,我们几个老乡就迫不及待的想去外面逛街了,早上匆匆吃过早饭,就一大群同伴有说有笑的走出厂区了。到了市区,我们看着那些高楼大厦,那些装修极为漂亮的店面,都忘记了自己是在哪里。我们一行人开始是感觉周末是没有城管来抓暂住证的,在大街上玩得很开心。一路上几个人步行,周末的大街也有很多人流,外来的打工者虽然乡音不同,但行走在大街上的心情是同样很快乐的。当我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出现了一些骚动。原来是一些城管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他们实行突击检查。我们几个同伴赶忙逃跑,一起向站台边的公交车方向跑。但是有一个同伴年纪大,他跑得不是很快;但路边有一辆的士停在他旁边,还把车窗摇下来了。他没有反应过来,就那样被抓到了。我们在公交车上还看到了他被城管带上了他们的车辆上。当我们回到工厂,和厂部负责人说过这件事情。第二天,厂部去派出所把他接回来了;但也是花了一些钱的。后来我们厂里帮我们办了暂住证,之后每次我们几个同伴去外面游玩,随身携带着暂住证,心里就有很大的底气了。但是也时常看到一些外来工被抓去,那时听人说有的抓去了或是派到一些偏远的地方做苦力活,想想也是感觉好后怕的。

在温州打工的生活,辛苦却也没有多少收入。那年年底我坐火车回老家,回到老家的感觉就不一样。虽然没有挣到多少钱,但家人还是对我嘘寒问暖。过完年后,我和表姐她们去了广东东莞,那时坐火车也是很挤的,在老家的火车站上火车,那时候很多人选择坐火车,所以人流过多。有的人为了赶快,都从火车半掩的车窗爬进去车厢里去。到了东莞,表姐打工的工厂当时还不招工;我只好去外面找厂。当我一个人行走在东莞的大街小巷,那些工厂里热闹的机器声,那些工人在厂区搬运着货物,那些情景都让我想到要尽快找到一个厂做事。我坐着公交车穿梭在东莞的一些乡镇工业区里,找了很久,有的工厂需要熟练工人;有的工厂需要年纪大的工人。不过我还好在东坑镇找到了一份工作。那是一个小厂,生产一些塑料花的。进厂上班后,就一心想着做快些,好让自己熟悉这里的工作环境。那时候的工厂都是周末休息一天的,很少有休息两天的工厂。那天周末的晚上,我们厂里没有加班;很多同事都出去逛街了。我在工厂宿舍里和一些同事聊天,大家都是从天南地北聚在一起的,就有更多可以聊的话题。当我聊得很开心的时候,突然厂外面一阵响动,我们赶忙把宿舍门关紧。可是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很大声的敲门,我们开始不开门。但是听到外面一声查暂住证的时候,我们还是不情愿的开门了。那些城管说刚刚在大街上抓到几个没有暂住证的,他们跑到我们厂里了,应该是我们厂里的工人。他们很敬业的,找不出那几个人,就一间一间宿舍找,女生宿舍也一样的找。实在找不到了,就把我们厂里的人一起召集到厂门口;用一辆大车把我们载到东坑的派出所,那时的派出所在那山坡上,我们厂里总共才六十多个人,走在通往派出所办公区的阶梯上,心里的滋味是很难受的。特别是晚上,山上的风很大,我们都感觉好冷。派出所的人和我们说了好久的话,具体也记不得是说了什么;也就是要我们出示暂住证。后来厂里的经理来了派出所,和派出所里的负责人说明了;我们才得以放行。不过这一次没有车辆坐了,我们几十个人在东坑的大街上,在那些路灯光下行走着;一路上也是有说有笑的。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到了厂区大家都各自回宿舍了。在宿舍里,我们还在谈论这一次查暂住证的惊魂经历。第二天经理开会和我们说晚上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出去太晚,说过几天给我们办暂住证的。

从那一年起,广东地区就很少针对外来工查暂住证了,因为治安环境好了,外来工的工作环境相对稳定,也很少有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后来广东很多地区还实行了积分入户制,就是外来工达到了一定的积分就可以有广东的户口了。这也说明了广东有更多的接纳外来工的举措。

 前些天和一个以前的同事聊天,说起暂住证的事情。他却给我一个很大的惊喜,他说他还保留着当年他在广东打工办理的暂住证,当我看到那本证件,却也有更多感怀。时隔多年,那些证件陪伴我们,也有更多酸甜苦辣的往事。

 当我多年以后回到老家工作,那些记忆有时也会让我感悟生活。老家的山村有很多贵州人生活,他们在老家的山野种田,他们在那些荒田里辛勤劳动,在秋天收获果实。他们在老家种田挣的钱回去建房子,有时候我们村里的人会把那些旧衣服给他们穿,有时候也会和他们聊天;哪家有好吃的也会留一些给他们。老家山村的老房子,住着很多贵州人。他们很吃得苦,农忙做农活。闲时就去割一些草藤卖去做中药。

 那些年的有关暂住证的事情,有时候想想也会有更多的感触。那个年代有那个年代的局限,有那个年代的特有的环境。不过如今沿海地区经济更发达,很多外来工在务工的地方买了房子买了车子,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