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住着一个女神-历香-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历香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16004.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厕所里住着一个女神

热度 1已有 913 次阅读2017-5-15 09:30

     妹尾河童有一个习惯,在旅行之际,每间住过的旅店他都会精细地画下其俯视图,房间的门、窗、窗帘、床、茶几、电视、电话、桌椅、卫生间,甚至一个水龙头……位置与尺寸都按比例与方位画得非常清楚,下面标注旅店的名称、房间编号、电话号码,详细得如同产品说明书。因此之故,在《窥探厕所》一书中,我们才有幸看到那么多厕所的精巧结构。

     此书每个章节大概两三页文字,再配上一两页这户人家的厕所插图。拜访的对象多是日本名人,有作家、艺术家、画家、相扑手、歌唱家等等,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会对作者敞开心扉,谈谈自己的厕所情结,而以前在上厕所方面的奇闻异事,真的会影响到他们今后的生活习惯。

     在书中,无论是对几十位日本名人家厕所的采访,还是择要介绍东西方厕所的历史演变,甚至太空飞船上的高科技厕所,妹尾河童都又一次展现了其不同寻常的魅力,不仅让一个常常被人忽略甚至羞于谈论的话题变得生动有趣,还让那些作家、学者、艺术家、文化评论家、建筑师、棋手、投资家、企业家、探险家等名流贤达,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生活中最隐秘的角落和细节,以及他们各自对厕所的理解乃至与之有关的种种怪癖花样,一一昭示天下。

  用聊天的方式,采访对象娓娓道来,很多故事特别搞笑,让人忍俊不禁。一些上厕所的生活细节,我也常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比如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会先找到厕所在哪里。

       艺术家池田满寿夫关于厕所的回忆最有意思,战争年代曾经使用过那种一个缸上搭两块木板的厕所,天寒地冻两脚一滑掉到粪坑里了。有次坐超满的火车,费好长时间挤到厕所里发现,大便已经漫出来了。憋得没法的他只好踩在马桶边边上,偏偏这时候火车停了,由于惯性作用他一屁股坐下去,嚎啕大哭。

  指挥家岩城宏之小时候经常生病,都是护士给他擦屁股,他老是拜托护士“再擦一次啦”护士总说“不用了很干净啦”。中学寄居在叔叔家,那时用报纸擦屁股,他比别人多用好几倍的纸。婶婶生气地说“自从你来以后一个月得请人挑粪三次”,从那以后上完厕所他把纸装进袋子,心情惨淡的带到外面丢掉。

     我对人名记得不熟,还有一位以前到沙漠工作,想大的时候得走很远,然后面对营地蹲下,碰到远处有人来就大声咳嗽。那时用的粉色的手纸,走在沙漠里经常扬起一片沙尘,粉色的碎片漫天飞舞,每个人都很尴尬。

      还有一位回忆说在一个小岛上的厕所,管子通向很远的地方,每次大下去,没有一点回应,很幽深的感觉,屁股上只有吹来的凉风,毛毛的。他有次亲自挖建了一个厕所,把茅坑挖了一条水道通往小溪里,利用洗手的水来冲大大,每次大完,过来洗手,就能看见自己的大大被冲走了,这真是很有意思。

     看了太多有关吃的书籍,突然发现,其实“出”也是很重要的事情,这些名人的厕所装饰都有很多个人的喜好,作者把它们精细的画在图里,用文字标注,有意思的地方还会特别放大出来。常人看来不雅的东西,作者写得自然风趣,也非常严谨,关于厕所的发展变化,他也认真在考究。正像出道6年始终默默无闻的日本女歌手植村花菜那首《厕所女神》所唱的,奶奶常对她说,厕所里住着一个女神,好好打扫厕所就会像“厕所女神”一样美丽。干净温暖的厕所是精致生活的开始,河童晤访的这些厕所,也开示着作家名流们的人生禀赋。

     演员岸田今日子的厕所里,挂着过世的影迷亲手做的刺绣;艺术家池田满寿夫,到今天还保留着的对厕所的记忆,则是八岁时候住在中国的张家口,冬天里有次掉到粪坑里头,差点死掉;而广告人仲(火田)贵志这句“说到屁股,就好想洗喔”的马桶文案,就是在亲身体验了TOTO的温水洗净式马桶,与对方探讨了“这15万日圆的价值”才灵光一闪想出的。
     而在诗人高桥睦郎家里,妹尾河童甚至要面对一种特殊的要求,“我要你把米变成异物,留在我家后,才让你回去”。而诗人的厕所,也“果然是诗人的厕所”,明信片写着拉丁格言,还摆放着堆粪虫和猪摆饰,一种把大便滚成圆球的昆虫,理由是古埃及人把那颗粪球看做太阳,因此捧着太阳的堆粪虫就成了象征复活和创造的神祗,而猪摆饰则是在北京琉璃厂买的汉朝陪葬品的复制品,因为猪和厕所渊源甚深,把猪围起来就成了“圂”,即厕所之意。
     与中国人对待厕所的态度不同,日本人对其有着精致有趣的生活观。在日本,不精致的一切都难以想象,比如没有完美包装的礼品,不经过装扮就上街,擦肩而过却不鞠躬微笑,在这个国家流传至今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上,人们一直在与一切不雅致和粗鄙的细节相对抗。所以,日本人在马桶上发明了洁身器这个使如厕更舒适的设施之后,又在洁身器上安装一个只在日本才见得到的按钮:音姬。他们认为,如厕声音是非常不雅的,所以需要遮盖。
     富裕之后的国人开始讲究起生活方式的品质和细节,厕所这种功能性的污秽之地,渐渐也被意识到它精致有趣的审美一面,毕竟谁都要天天上厕所,而且上厕所之时又不单单是在上厕所,在那里你身体的本能和精神的本能一起被打开,你不但有回忆,也有向往,既能灵光一闪,也能俯仰天地。旧时传说中,“紫姑”是湘西地区的厕神,民间每年都有祭厕神之俗,多在大年初一早起,在厕内布灯、焚香。紫姑神的信仰六朝已有,唐宋两代盛行,至清不衰。 
     今天也许我们都忽略了,每间厕所都住着一个女神,无论是坐便厕读、随手涂鸦还是遥望窗外,都能让人释放出心头所愿,正如柏杨所说:“人生最大的享受,莫过于去厕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7-5-16 01:05
是小说吗,俺转 读世界长短小说多.
回复 历香 2017-5-16 08:55
羊大: 是小说吗,俺转 读世界长短小说多.
不是小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