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死男诗人-烟舞-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烟舞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1096.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酸死男诗人

已有 763 次阅读2010-7-12 22:58 |个人分类:艺文乱侃

 

    十几年前读伊沙的《饿死诗人》,拍手叫快,那才叫阅读之爽。那时“长短句散文”(意指无结构、无玄幻、无嚼劲的诗)洪水一样淹没读者,更像催情药一样迷惑着有知或者无知的女性。文弱书生一旦被称为“诗人”,哪怕口袋里分文没有,哪怕自身生存都成问题,依然成了女性的座上客。更出格的诗人,干脆就扎起马尾巴或蓄起长胡子,以示自己诗人身份的与众不同。就这模样,还被人报以“另类”的崇拜眼光,惹得手上挽着的姑娘换了一个又一个。那时的诗人可不会饿死,相反,只要自尊许可,众女崇自然会赐给几顿饭或是银两几许的。

   诗人一旦泛滥,这样说吧,当长短句散文泛滥时,当“面朝XX,春暖花开”、“挥挥衣袖,不带走XX”等诗句被人狂热地引用、借用、改用时,就是活该饿死诗人的时候了。有人说是读者的觉醒饿死诗人,我却想是不是当时经济大潮的涌起,让女崇们把眼光转向口袋里银两装得满满的“成功男人”,才至诗人于饿死地步的?总之,当女崇们在心里暗忖“养一条狗可以看家还是养一个诗人一无是处”时,真诗人另类得玩自杀了,伪诗人羞愧得溜进工厂打工了。

   从此“诗人”成了最文明的骂人话,圈子里谁若不识趣地介绍XX是“诗人”,包管不少人捂嘴暗笑。以前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若深究一下,是否可改为“千无一用是诗人”?以前若在聚会中出现个扎马尾蓄长须的男诗人,那个吸引力绝不亚于现在的“春哥”,可现在谁敢在正儿八经的场合这样另类,不被众人的眼珠子嘲笑至极、羞愧至死才怪。

   别人认为诗人不正常或许是因为诗人的言行举止另类,而我认为的不正常却是行文表述的另类。想想一个男人,中国文字一大堆,任你随意组合怎样也可以扬洒千言吧,偏就喜欢吞吞吐吐地把一段话分成几段、一句话分成几句,写出一些似是而非、拿腔捏调、酸不可耐的所谓诗作。我就想这类诗人若不是被生活欺压得胆怯心惊说话不顺畅,就是口袋干扁说话心虚,或者根本就是小便功能不好导致写文字像失禁一样点滴不尽?

    现在这社会饿死诗人是不行的,诗人也是不会饿死的,这么好的社会主义制度饿死人那还了得,这不是给社会主义抹黑嘛,所以伊沙的那句响亮的“饿死诗人”在当今已经不适应了。饿不死诗人,却会酸死诗人。看男诗们吟风颂花的软绵劲,看那些明里赞赏女性实质是意淫女性的所谓赞美诗,看现实中、报刊杂志里、论坛上、博客上打着诗人的旗号诱惑女粉的男诗们,那一股股像夏天放坏了的菜散发出的一阵阵酸味,实在是倒人胃口。

    以前曾对一位写作的朋友说:你若敢写诗,就离我远点,因为我怕酸气。所幸这位朋友不写诗。也曾对一位朋友说:你若敢公开写些酸酸的文字诱惑女粉丝,我会不客气地羞辱你。所幸这位朋友文笔再好也不写,只专注于事业上的发展。

   说什么现在酸雨越来越严重对人类不利,男人们也该争气点多学点阳刚气,别老发酸气出来污染环境,最后被你自己的诗作酸死。有闲功夫就创创事业炒炒股票爱爱老婆教教小孩,实在是闲得慌就修修光管通通下水道,至少让女人觉得有用。像谁、谁、谁一样整天抱着部电脑在博客上写些酸不可耐的粉艳诗作诱得一群群的女粉们争风吃醋,你好意思享受你家人也不好意思承认你是家长吧?

    那些已婚已育的男诗们,一天到晚写着心仪谁暗恋谁喜欢谁的诗句,虽说感情无罪,但你敢把这些诗作坦而皇之地呈给亲爱的老婆大人看吗?料想写这些酸诗的男人,也都是怕老婆的角色,就因为怕老婆,才偷偷摸摸地开一个老婆不知晓的博客写些酸软的诗作意淫自己也意淫着女崇们。

 (今晚重读伊沙的《饿死诗人》,捧腹大乐,所以写下此感悟。)

    声明:此贴所说的只是写酸软诗作的诗人,不在此列的诗人不必套进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回复 周小娅 2010-7-13 09:12
哈哈又一次感受小烟文字的劲风疾雨! 我一直以为,真正的诗人是天才. 天才不一定是诗人,但优秀的诗人一定是天才! 可是,平庸的诗人中,酸才泛滥....
回复 周小娅 2010-7-13 09:18
我不擅诗,并不意味着我就可以在此向酸诗人们落一石. 文人里,酸臭的也多了去了! 给自己喷香水是没有用的. 只是,常常嗅一嗅自己:今天,我酸了吗? 哈哈,常常的结论是:无大碍,小酸矣!
回复 黄洁端 2010-7-13 11:21
我不是诗人,但有时也写写诗,而且有时也“有点酸”。 如果按弗洛依德说法,“酸”是艺术家的天性。 所以,我不戒“酸”,但也不希望太“酸”,所以当不成“优秀诗人”。
回复 麦田 2010-7-13 11:50
哈哈,写得太好了!
回复 烟舞 2010-7-13 13:08
以下引用周小娅在2010-7-13 9:12:00发表的评论: 哈哈又一次感受小烟文字的劲风疾雨!我一直以为,真正的诗人是天才.天才不一定是诗人,但优秀的诗人一定是天才!可是,平庸的诗人中,酸才泛滥.... 哈哈,我是一边写一边笑。
回复 烟舞 2010-7-13 13:08
以下引用周小娅在2010-7-13 9:18:00发表的评论: 我不擅诗,并不意味着我就可以在此向酸诗人们落一石.文人里,酸臭的也多了去了!给自己喷香水是没有用的.只是,常常嗅一嗅自己:今天,我酸了吗?哈哈,常常的结论是:无大碍,小酸矣! 我也酸,但我想我是女人,酸点是可以原谅的。
回复 烟舞 2010-7-13 13:09
以下引用小秋88在2010-7-13 10:24:00发表的评论: 说得好!!!这样男诗人多如牛毛,并且多如牛毛自费出了诗集也卖不出,送人还要倒贴邮费,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看。 跟小秋一样的观点。
回复 烟舞 2010-7-13 13:09
以下引用黄洁端在2010-7-13 11:21:00发表的评论: 我不是诗人,但有时也写写诗,而且有时也“有点酸”。如果按弗洛依德说法,“酸”是艺术家的天性。所以,我不戒“酸”,但也不希望太“酸”,所以当不成“优秀诗人”。 出名的话,酸也是名气。 当然,不是说黄老师。
回复 烟舞 2010-7-13 13:10
以下引用麦田在2010-7-13 11:50:00发表的评论: 哈哈,写得太好了! 让麦田见笑了。
回复 郁夏 2010-7-13 14:38
虽然偶也偶尔写点诗歌散文什么的,但一向认为自己就是个偶尔码点字表达心情的农民工,不敢自认诗人什么的。别人一旦把我放到诗人的行列,偶就诚恐诚惶,生怕自己污了诗人们的名头。那些风花雪月的诗歌,偶是不太写得来了。只好偶尔写几首硬骨头的诗歌,偶尔敲打一下,以为作乐。 其实偶内心里还是蛮佩服那些写几首风花雪月的诗歌就能迷倒大片女性的诗人的。偶也心向往之,但这事儿,偶还真干不来,不是那块料,嘻嘻!
回复 luoyu 2010-7-13 15:19
说到酸,有时候还真觉得写诗是一种酸味的泛滥,虽然偶尔也写写诗,发发感慨,但是像这样去细品其中酸味的时候还真不多。楼主真的厉害,能把酸味写得这么好。。。。。。
回复 烟舞 2010-7-13 16:09
以下引用郁夏在2010-7-13 14:38:00发表的评论: 虽然偶也偶尔写点诗歌散文什么的,但一向认为自己就是个偶尔码点字表达心情的农民工,不敢自认诗人什么的。别人一旦把我放到诗人的行列,偶就诚恐诚惶,生怕自己污了诗人们的名头。那些风花雪月的诗歌,偶是不太写得来了。只好偶尔写几首硬骨头的诗歌,偶尔敲打一下,以为作乐。其实偶内心里还是蛮佩服那些写几首风花雪月的诗歌就能迷倒大片女性的诗人的。偶也心向往之,但这事儿,偶还真干不来,不是那块料,嘻嘻! 郁夏最大的优点就是直爽、坦白,不像有些人喜欢把缺点
回复 烟舞 2010-7-13 16:11
以下引用luoyu在2010-7-13 15:19:00发表的评论: 说到酸,有时候还真觉得写诗是一种酸味的泛滥,虽然偶尔也写写诗,发发感慨,但是像这样去细品其中酸味的时候还真不多。楼主真的厉害,能把酸味写得这么好。。。。。。 欢迎MM来访。 女人发发感慨是很感性很可爱的,这不,我也常发感慨的。 男人若写通无病呻吟酸酸软软的文章、诗作,真的看着难受。
回复 东江大曲 2010-7-13 16:19
俺平时不写诗,但每次喝多了就会胃酸澎湃,既而冒出几句来。烟舞这文章视角独特,有趣!
回复 沧海一声笑 2010-7-13 18:33
或者根本就是小便功能不好导致写文字像失禁一样点滴不尽? _______笑死我了。明天,俺就去写诗。
回复 郁夏 2010-7-13 19:26
以下引用烟舞在2010-7-13 16:09:00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郁夏在2010-7-13 14:38:00发表的评论:虽然偶也偶尔写点诗歌散文什么的,但一向认为自己就是个偶尔码点字表达心情的农民工,不敢自认诗人什么的。别人一旦把我放到诗人的行列,偶就诚恐诚惶,生怕自己污了诗人们的名头。那些风花雪月的诗歌,偶是不太写得来了。只好偶尔写几首硬骨头的诗歌,偶尔敲打一下,以为作乐。其实偶内心里还是蛮佩服那些写几首风花雪月的诗歌就能迷倒大片女性的诗人的。偶也心向往之,但这事儿,偶还真干不来,不是那块料,嘻
回复 苍梧 2010-7-14 00:11
细数了一下,我认识的诗人还真不多。这或许是一件幸事。
回复 烟舞 2010-7-14 08:49
以下引用东江大曲在2010-7-13 16:19:00发表的评论: 俺平时不写诗,但每次喝多了就会胃酸澎湃,既而冒出几句来。烟舞这文章视角独特,有趣! 大曲兄什么时候传上来欣赏?
回复 烟舞 2010-7-14 08:50
以下引用沧海一声笑在2010-7-13 18:33:00发表的评论: 或者根本就是小便功能不好导致写文字像失禁一样点滴不尽?_______笑死我了。明天,俺就去写诗。 是啊,写写吧,看你写的酸不酸。
回复 烟舞 2010-7-14 08:51
以下引用郁夏在2010-7-13 19:26:00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烟舞在2010-7-13 16:09:00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郁夏在2010-7-13 14:38:00发表的评论:虽然偶也偶尔写点诗歌散文什么的,但一向认为自己就是个偶尔码点字表达心情的农民工,不敢自认诗人什么的。别人一旦把我放到诗人的行列,偶就诚恐诚惶,生怕自己污了诗人们的名头。那些风花雪月的诗歌,偶是不太写得来了。只好偶尔写几首硬骨头的诗歌,偶尔敲打一下,以为作乐。其实偶内心里还是蛮佩服那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