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语有时也扎心-晓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晓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笑语有时也扎心

热度 2已有 667 次阅读2018-3-9 10:34

笑语有时也扎心

——戊戌闲话(2

 

 

鸡年除夕下午,黄昏将至,隐隐听到远处的鞭炮声,年夜饭的香味依稀飘溢在街头巷尾;路上的车流越来越稀。我因事滞留在一家三甲医院,在唯一开放的收费窗口前排队。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群人,是来办同一件事的。看样子是一大家子,三兄弟及其妻子孩子们,一起来结账,一边排队一边有说有笑,个个神色轻松,脸上露出新春的喜悦之情。

 

等到他们办事时,我才知道他们办的是家属“出院”手续,不过办完后还要另外办一张证明。原来是他们的母亲病逝后“出院”,只有办了出院手续、交了费用后才能办死亡证明。

 

整个过程,那伙人都谈笑风生;唯一的不愉快是发生在老大与收费员之间的几句争执,大概是关于发票什么的。因为他们几兄弟要根据发票来分摊费用;关于具体如何分摊,中间的几个妇女(看样子是妯娌)显得比较在乎,纠结于一些细枝末节问题,谈话的声调因此也抬高了好几度,在空旷的收费大厅里回响。

 

应该是这么回事:就在除夕,他们家的老母亲不治离世了。也许已经病了很久,久病床前无孝子;也许他们早就渴望着解脱,而今终于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解脱了——办完后事、算好账务,回去还能过一个相对完整的新年。

 

他们走后,说笑声还回荡在大厅。

 

他们的家事与我没有一毛钱关系,然而一旦笑语与死亡联系起来,就难免像钉子似的扎心,哪怕你是个旁观者。

 

又想起卡夫卡,想起他的《变形记》。在那部小说中,主人公格里高尔一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甲虫,从此由家庭顶梁柱变成全家人的累赘,给家人带来沉重的经济和心理负担。受尽人间冷遇后,格里高尔最终在孤独痛苦中撒手人寰。他死后,全家人都显得兴高采烈,迫不及待地去郊区游玩散心,一路笑语盈盈,还愉快地谋划起未来的好日子“……他们乘电车出城到郊外去。车厢里充满温暖的阳光,只有他们这几个乘客。他们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谈起了将来的前途,仔细一研究,前途也并不太坏,因为他们过去从未真正谈过彼此的工作,现在一看,工作都满不错,而且还很有发展前途。”

 

医院里发生的一幕与卡夫卡的描述多像呵,简直是翻版,是再生!

 

卡夫卡写下了他那个时代的荒诞。

 

时间已过去近百年,然而卡夫卡式的荒诞依旧在这个世界顽强地活着,仿佛一条没有尽头的蜿蜒小路,在人们的脚下延伸。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雪夜弯月 2018-3-9 14:40
卡夫卡式的荒诞依旧在这个世界顽强地活着,仿佛一条没有尽头的蜿蜒小路,在人们的脚下延伸。
现实如此!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