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的风车-晓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晓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家长的风车

已有 5857 次阅读2017-12-4 01:30

家长的风车

 

我家客厅有带架子的黑板,上幼儿园的儿子乱布设的一个平台(道具);私心地说,是为了防止他在墙上到处涂乱画。黑板不过是墙壁和画纸的替代品。

 

有一天,我发现小黑板上写了好些汉字:入木三分、争先恐后虽然歪歪扭扭,但字迹清晰,笔画无误,甚至可以说有板有眼有章有法。

 

我问孩子,是不是你同妈妈一起写的?

 

孩子妈说,是他自己独自写的。

 

感到吃惊。

 

因为迄今为止,除了他的名字,我们没有教过他写任何汉字,包括最简单的一二三四。我们觉得对一个幼儿园小朋友来说,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真正学习写汉字应该是小学阶段的事,没必要超前学习;弄不好就可能拔苗助长,反而会挫伤他学写字的积极性

 

于是问孩子是怎么写的。

 

他拿出幼儿园的本《蒙童学语》,说是照书上写的。

 

难道在幼儿园学的写字?印象中老师从来没有说过教写汉字啊。问孩子,也说老师没教过,是他自己学着写的。

 

我让他现场再写一次。他拿起粉笔,一笔一画认真起来,虽然笔顺有点乱(他不知道先左后右先上后下),但依葫芦画瓢还是挺准确的,收笔一看,妥妥的汉字,一目了然。

 

这么说,是他自己有兴趣,自发学的咯。

 

我突然觉得矛盾:既然他有兴趣,要不要趁热打铁教他写多汉字,或者,至少教会他写字的笔顺

 

然而,教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写汉字,显然与我之前的理念相冲突。我对“超前教学”有着很敏感的警惕,生怕陷入拔苗助长的泥淖,总想让他多玩点;他妈妈给他报一些兴趣班的计划,也屡屡因为我的反对而搁浅。

 

 

又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有一天,孩子突然指着路边一块“中国梦”主题公益广告牌,问我上面写的那个是不是“梦”字。我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的?

 

孩子说是他看电视剧《熊出没》时记住的一个字。

 

原来他看电视时并非如我想的那样只看动画,而是连字幕也没放过,从中记住了不少字,包括复杂“梦”“藏”之类的字。那时候,我犹豫着要不要教他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

 

认字,写字,都是他自己的兴趣。对他来说,那并不是学习,而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一件好玩的事。

 

这让陷入迷惑。

 

一种流行看法是,过早地让孩子学太多东西并不是件好事,拔苗助长的教训就摆在生活中——多少孩子因为各种繁琐的“学业”而负重前行毫无乐趣。童年应该是人生最宝贵最快乐最自由自在的时光,应该少一点束缚他们,让孩子自由地发挥天性,尽情地玩,放飞自我

 

与此同时,更为流行的做法是,家长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前,就到处给孩子报名参加种种兴趣班,琴棋书画,歌舞柔道,不一而足,孩子的玩耍时间被无情占据、剥夺

 

这似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

 

可孩子的举动让我意识到,事情本来可能并不是这样的。如果学习也是人的天性——正如玩是人的天性那么,当孩子对某种我们认为还不适合他学习的东西产生浓厚兴趣,主动去学,愿意去探索,成年人难道不应该在一旁加以辅导、协助么?对孩子来说,他也许并没有“学习”的意识,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但事实上他们从中不停地长知识。

 

确实需要成年人的合理引导。

 

这种引导应该不是拔苗助长——即使我们觉得这种学习超出了孩子的接受能力。

 

他乐意学,家长顺其自然,何乐而不为?

 

不过问题并不止于此。

 

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当我们把“学习”与“贪玩”对立起来的时候,是否质疑过这种思维的合理性?也许,这对矛盾根本就不存在,学与玩本就不是对立的关系,它们很有可能是同一回事。只是我们依据成年人固有的把问题复杂化的思维,强行将这同一件事掰成两个概念,并使之成为一对矛盾所以就有了“寓教于乐”这个成语。这个成语本身就有个潜台词——教(学)与玩(乐)是两件对立的事,而高明的做法是将这两件事有机结合起来,让它们成为一对兄弟、一对好伙伴。

 

现实告诉我,玩与学也许根本就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一体的,是同一个现象的两种对立描述方式而已。

 

这个想法在最近一次户外亲子活动中再次得到印证。晴朗的冬日,我带着孩子去爬高山。很喜欢其中的一段登山道,因为道旁三四米高、几乎与地面垂直陡峭山崖,被孩子们攀爬得“寸草不生”,光溜溜的就像孩子的屁股,露出红红的泥土本色;山崖上被攀爬的孩子们手脚并用“掘”出不少小坎。因此,这山崖就成了孩子们“攀岩”的好去处。也是我儿子的最爱之一。还记得第一次攀爬的时候,是看了别的小孩在“攀岩”,心里痒痒的,想爬,却又担心摔下来。试一试,却怎么也爬不上去。我也担心他中途掉下来,只好跟着爬,一手托着他的屁股,帮助他向上,同时防止他摔下来。练过几次,他就学会,动作虽然笨拙,但终究能独自爬上去了。

 

爬多了,孩子的胆子便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娴熟,速度越来越快,嗖嗖嗖一下子就爬上去了。

 

自然,这样的“攀岩”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玩耍,是农村孩子很“野”的一种玩法。然而,这种玩耍何尝不是学习?在“攀岩”过程中,孩子不仅体验了探险带来的快乐,还学会了攀爬技巧,锻炼了胆量。显然,这是心智都得到锻炼的一种快乐游戏,它既是自由自在的“野疯”,也是正儿八经的锻炼和学习

 

为什么一定要把学与玩对立起来?

 

如果玩耍与学习本为同一个东西,那么长期以来被人们认的一对所谓矛盾,根本就是一架不存在的风车,当我们成年人为此犹豫不决甚至殚精竭虑的时候,不过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罢了

 

也许,是该同这架风车拜拜的时候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