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大伯-浅唱低吟-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浅唱低吟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515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邻居的大伯

已有 1279 次阅读2016-10-12 15:22

邻居的大伯

  每次回到老家的老房子里,目睹邻居的房子,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伤感。邻居的大伯大妈早已离世了,那老房子从堂屋中央倒塌下来,却也有一棵泡桐树从屋中央的泥土里生长出来,年复一年长得老高老高。叶落花开间,叙说着山村那如烟往事。

  邻居大伯的老房子里住着两户人家,堂屋是两家共用的,左右各一侧各一家住着,那右边一家是一个老阿婆住着。老阿婆年纪很老,还抚养着她的外甥女读书,读完高中后。她的外甥女外出打工了,过了几年那老阿婆过世了。就留下大伯大妈住着。

大伯的身体不是很好,大妈有驼背,她不能挑担,也不能生育。后来他们通过一些朋友去隔壁一个乡镇去领养了一个女儿。从十岁开始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大伯他们很疼他们的养女,时常有好吃的都要留给她;做农活的时候也都会让她少做一些。当年大伯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大伯会帮人家盖瓦,就是有的人家屋顶上的瓦被损坏了需要换过新的。他会走很远的路去帮人家修理。有一次,他去了一个很远的村庄做事。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那天也奇怪的。路上有一具尸体,他晚上也没有看清楚,没有避开直接走过去了。谁知道那鬼魂却跟着他回来了,到了家他没有发作;第二天他却糊言乱语,村里人都感觉很吓人。都来他家看他,可是那鬼魂却附在他身上,他时不时摔家里的东西,还说一些很不寻常的话语。村里人提意让他的养女去喊他,但是还是没有醒过来。那时我还很小,是秋天的时节;听村民说着他那个样子,我也怕去他家看看。到第三天,村里有人说找几个力气大的壮年人把他抬到水塘里看看,后来他们把他扔在水塘里后,把他捞上来后就醒过来了。说些这样的事情也感觉好蹊跷,但是如今过了很多年;有时想起也感觉不可思议。但是也让我们知道晚上少走夜路,没有什么紧要事情还是不要走夜路。后来的几年,大伯还是去帮人家修补屋顶上的瓦。他在家里也种了一些稻田,但是种的少。大妈只能做一些轻的活,像做饭菜,洗衣,也会去山上砍柴。那时我家里种了很多田,有时他们还会来我家帮忙。像在山村里,很多人家都是互相帮忙做农活的。

 

    大伯的养女没有读到多少书,只读完了小学就没有去读了。后来跟村里的人去了广东打工,她也很懂事,有时也会从广东寄钱回来给他们用。因为春节时坐车很挤,而且路费又贵。她也是平时回家,每一次回家他们都会很高兴,有着说不完的话。那时我在家里的时候,也会去他们家玩。就在隔壁,几步路就到了。那些年,大伯还在村里放牛,就是把村里家养的牛赶到山坡上去吃草。到了晚上再赶回来,中午在外面吃饭。有养牛的人家一家一家轮着来放牛,一天也要有一家找一个人去放牛。虽然辛苦,但一年也有一些钱的。记得那时山村里的人家种田是用耕牛的,基本上每家每户都养了牛。放牛也是很辛苦的,有的牛喜欢乱跑,中午牛休息时还要看好以防它们走散;晚上回来的时候还要看过牛有没有少。那些年,我也经常和他们去看牛,那些牛走过村口那条河沟,再去到那些山坡上。山坡上有很多草丛,也怕牛去稻田里吃掉人家的稻子。那时山村里的人家都会去远处的田野里开荒种田。大伯在村里看牛看了也有快十年吧,这十年间,我也跟随他去放牛,走过山里的很多山坡,有时还会采到野果吃。不过当他们年纪大了,他的养女说不要去放牛了,身体上吃不消。后来村里人家养的牛也少了,他没有去看牛,村里就只能这样。每一天由两家人家各派一个人去放牛,由一块木板上贴上名字,轮到哪家就哪家去放牛。

 

大伯家的养女在外地打工多年后,和隔壁村里的一家儿子结婚了。当时大伯大妈很高兴,出嫁那一天,那时是冬天,天气很好;冬日里的暖阳照射在大地。前些天还是下雨的很冷的天气,出嫁那天,大伯大妈也都哭了。山村里出嫁都会哭的。养女嫁出去后,春耕的时候,他们的女婿来帮他们耕田。过了几年,他们的年纪大了,就去了敬老院。那些年我外出打工了,也很少回家很少再看到他们了。只记得2003年7月的时候,我从广东回家过一次,在家里看到过大伯,我喊他的时候,他很高兴的说你回来了。之后当我2007年7月回来的时候,大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间。话说回来,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又过了几年,当我在年底回家后,在去山上给祖先祭扫时才看到通过祖母的路上,新添了坟墓。一看才知道是邻居大妈也过世了,看着坟墓上的遗像,心里竟生些许悲伤。他们的一生虽然短暂,虽然过得很辛苦,但是他们却也让我懂得生活,无论如何都要过这一生;无论过得如何的艰难也要向上拼搏。

他们的养女如今在老家的县城打工,生的孩子也读初中了。有时在老家也会看到她,互相打个招呼,匆匆忙忙里感怀那些逝去的时光。当我在老家的老屋经过,邻居的房子早已破败不堪,那些旧时的鸟窝早已不再,只是那窗户上还有一把旧镰刀,记录着那些年曾经劳作的时光。

 

如今的山村早已没了往日的繁华,那些旧时的弄堂里,长满青草,还有一些树枝伸向高空。大伯他们走了,只留下记忆在心底萦绕。多年以后,我还能从山村里寻找到什么?这些被荒芜的村庄,那些远去的乡愁,又有多少温情在心底漫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