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之殇-浅唱低吟-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浅唱低吟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515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文学之殇

热度 2已有 3711 次阅读2016-8-30 16:55

文学之殇


 很久未写些文字了,看着布满灰尘的电脑,我的心里似乎堵塞了一些东西。想想也是,为了生活四处奔波,为了自己的生计委曲求全,哪还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哪还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像去构思。但是想想自己年少时期的梦,心里还是很有感触的。那时候我怀着纯真的心怀,怀着美好的憧憬,我期待自己能够在文学梦里追求更美好的精神生活。

 当我们自己的梦想被现实生活冲击后,我们没有更多的心思去追寻梦想;所以我们就有更多的遗憾。当我们再回首那些往事,心里是否有一些隐痛,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悲伤。不为别的,只为自己曾经有过的对梦想的热望与那一份执着的心。

  那几天,我在老家整理抽屉里的东西,抽屉里有很多杂物,还有一些纸质的信件,有一些被虫子咬过的书籍。我心不在焉的整理着,闻着那些潮湿的味道,看着那些纸张,心里五味杂陈。当我不经意的看到一张泛黄的纸张,那些字迹让我很熟悉,我仔细的阅读着那些文字,那是二姐在读中等师范学校时写的一首诗歌。是一首关于父亲的诗歌,我看着那些已经蒙过灰尘的字迹,那些旧时的碳素墨水写下的字迹,在时光的远去里也渐渐有些模糊,但我还是可以看出整首诗的文字。在那些文字里,可以看出那些岁月里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文字诉说。在那些朴实无华的文字里,二姐写下自己的心情,写下对父亲的尊敬与感恩。在诗歌的末尾,二姐还留下备注,说是让我也看看多学学一些文学作品。当时光恍惚远去,当时光在你不在意的时候溜走了,当我们逐渐生长逐渐成熟,那些远去的梦想在心底也能泛起圈圈涟漪。那些不曾远去的梦想啊,时不时令你感触良多。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还在读初中,但我也喜欢文学喜欢写些风花雪月的故事,写些不着调的诗歌。二姐那时考上了本县城的中师学校,她从小也喜欢写作,喜欢写些心情散文,写些随笔。那时候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人对文学津津乐道的,对青年诗人还是很有褒奖的。那时候有很多文学爱好者喜欢参加文学沙龙,谈论当下的诗歌动态,谈论当下的文艺动态。那时候满大街上都是买报纸看买书买杂志看的行人。二姐在学校里加入了黄洋界文学社,经常参加一些采风活动。在学校的广播站做记者,有时也会跟随老师们去深入基层采访。那时候学校里办了一份校刊《东华关》,是由学校老师和学生自办自主编辑的刊物,一般是一年一期,刊物有诗歌散文微型小说,还有文艺评论文章。在我的记忆里,二姐那时候好像有找到组织的感觉,她全身心的投入到追寻文学梦的路途上。她读书时很少回家,经常在课余时间写作;我记得她经常有诗歌或是散文刊登在校刊上,有时也有文章发表在《中师语文报》上,相对于一个普通中等师范学校的学生来说,也算是对文学有着无比的热爱与虔诚了。二姐时常会和我们几个弟妹说,要努力学习多培养自己的其他正当的爱好。她会指导我写作,指导我多看一些文学名著。那时候我觉得文学梦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就有很多人在跋涉着,在文学梦的道路上奋勇向前。

 不过世间很多事物都有一些变化的,当二姐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她在一所小学教书育人。也许是生活环境的改变,或许是自己的意志有所松懈,她在文学梦的路上没有了更多的努力。她很少再写些文字了,包括她从初中就喜欢写的日记写的随笔,都没有了。当我从中专学校毕业后,我去了南方打工,在打工的生活里,我没有忘记我的文学梦,我在枯燥的打工生活里,继续追寻着我的文学梦。喜欢写一些短小的散文,喜欢写一些有关生活感悟的诗歌。我在广东惠州的政府网站上建立了一个博客,写一些文字,有时报社的编辑也会刊登我的文章。有时我就会在QQ上和二姐聊天,和她说起我的文章刊登在报纸上了。她会淡淡的鼓励我几句,然后她说已经多年不动笔了,已经对文学陌生已经渐行渐远了。在我浩叹之余,我也有更多唏嘘,发自内心的垂叹。有多少梦想可以延续我们生活的信心,又有多少人会为梦想忍辱负重为梦想跋山涉水。二姐的文学梦,就在那些繁琐的事务里茫然了她多年追寻的梦想,就在那些家务事里冷落了曾经有过美好回忆的文学梦。

 对于文学梦,追寻的人很多,而真正坚持的人不多。对于文学,需要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需要一份虔诚与忠贞的心情。我们不奢望有太多的鲜花掌声,只求在梦想里寄托自己的心灵归宿。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名利,只为做文艺女神缪斯垂青的一个默默耕耘的行者。当我日渐成熟,当我在本土作家QQ群里感知到更多的文学追梦者的事迹,我才有更多的认知与感触。多年以前在永新师范就读的中师生,如今有很多奋斗在文学创作的路上,有更多的业余爱好者。他们写出更多的文学作品,出版更多的书籍;向世人展示一种对文学的热爱和永不停息的追寻。

而当我时隔多年,在老家老屋里陈旧的抽屉里翻看到那些年二姐所写下的诗歌。那些字迹如此熟悉,那些文字所倾诉的心绪如此令人感叹。时光远去了,梦想也在默默灰飞烟灭。我重新找寻遗忘的记忆,去记录那些年那些文学爱好者所讴歌所寄托的心灵梦想。文学之殇,在心中留下淡淡的念想。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